第六百四十四章:病好了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四十四章:病好了

江红绛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妩媚动人,风情万种的模样。可是经过那天晚上以后林大宝才知道,江红绛竟然连初吻都还在,根本不是什么老司机。她之所以总是摆出这副妖魅的造型,很大程度上也只是朱雀小队的一种策略而已。 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大宝总感觉到现在江红绛在自己面前似乎有一些拘谨,有时候没说两句还脸红了。 江红绛转移话题,道:“听说你来燕京城了,宁致武赵燕关等人都准备近期回来跟你聚一聚。你看什么时间合适?” 林大宝问道:“他们都不在燕京城?” 宁致武的113小队,赵燕关的苍龙都是常驻燕京城的。而且在北方军区还有不少特种部队,都是之前军区大比武的熟人。照理来说,他们听说林大宝北上,肯定会来见面叙旧的。 特别是徒弟宁致武,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到。 “最近外面有些不太安稳,他们都在外面执行任务呢。不过你放心,他们很快就能回来了。” 林大宝好奇问道:“不太安稳是什么意思?特种部队遇到了麻烦事情?” 江红绛轻描淡写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特种部队本来就是为了应付特殊情况的。具体事情属于机密,你不用问了。等他们过来聚会以后,我也该出去执行任务了。” 江红绛向林大宝交代了几句,然后离开。 …… …… 第二天一大早,林大宝照例去严秋雨的四合院里替严母治病。这次江红绛给林大宝派了一辆造型粗犷的悍马H2越野车。车上挂着军区牌照,那叫一个威武霸气。 关键是油钱不用自己出,于是林大宝油门更是踩得无比痛快,一点儿都不用心疼。其实之前狼牙大队也给林大宝配了一辆军车。不过油费要自己出钱,大排量SUV一脚油门就是一块钱,让林大宝心疼的很。 林大宝停好车子走到小胡同口,一眼就看到严秋雨站在四合院外面翘首张望。见到林大宝出现,她连忙欣喜地迎了上来。 林大宝好奇问道:“你在等人?” 严秋雨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没有啊,我在屋里闷得慌,出来透透气。” “透气?” 林大宝大呼惊讶。现在是冬天,燕京城的温度都零下好几度了。这个时候不在屋子待着,反而跑到外面透气? 真没看出来严秋雨的身体素质这么好。估计是心火太旺,等会儿给她把把脉,开个药方。 林大宝道:“那我先去给阿姨看病,你接着透气吧。你这属于虚火,回头我给你抓付药吃。” 严秋雨一愣,嗔怒道:“不透气了!” 说着,气呼呼地转身就进屋子了。 林大宝在后面一头雾水。明明是她自己说要透气的,这会儿怎么又自己气呼呼回去了?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啊。 林大宝连连摇头,然后走进屋子里。严母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不用搀扶可以在屋子里自由行走。不过她卧床太久,四肢肌肉萎缩,所以身体还是没有什么力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严母见到林大宝以后,也停下笑着打招呼道:“大宝来了,昨天跟秋雨出去玩的怎么样?” 一提起昨晚的事情,严秋雨自己反而脸红了。昨晚两人是假装情侣出场的,而且行为举动还颇为亲密。就算是今天早上回想起来,严秋雨还觉得脸庞发烫,心惊肉跳。 而且林大宝昨晚力压何彪等人,将众人从危难中救了出来。后来更是得知林大宝竟然是华夏国最年轻的少将。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严秋雨现在还恍恍惚惚,仿佛是在做梦。 直到今天早上,严秋雨的微信中还不停跳出消息,都是那些同学想要加她好友。还有许多人直言想请严秋雨,想借此机会结识林大宝。 甚至连那些从不曾联系的同学也纷纷主动来打招呼。很多人还提议要再举办一次同学会,务必请严秋雨把林大宝带去。 严秋雨一一拒绝。 林大宝先给严母针灸,而后又用巫皇真气替她梳理了经脉。严母满目含笑看着林大宝,连连欣慰点头。那慈爱的眼神,就跟看着自家女婿一样。 林大宝诊疗完,对严母笑道:“阿姨身体基本没有大碍了。这两天可以去外面公园走走,帮助恢复。” 严母笑得连连点头:“等天气暖和一点,阿姨就去你们美人沟村住。对了大宝,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啊。” 林大宝笑笑:“就是一般的农民。” “农民好,农民好啊。农民淳朴,不像外面的人那么有心机。” 严母又瞥了眼严秋雨,假装无意道:“大宝,你在老家结婚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严秋雨也竖起了耳朵,偷偷看着林大宝。 林大宝摇头道:“还没呢。” “没结婚好!” 严母闻言喜上眉梢,然后追问:“女朋友有了吗?” 林大宝想了想:“算是有了吧。” 目前美人沟村有这么多美女,而且有“亲密关系”的也不少。这算起来,应该是有女朋友的吧。 听到林大宝的回答,严秋雨眼神顿时黯淡了几分。 严母猜中严秋雨的想法,爽朗大笑道:“算是有女朋友?看来关系还不稳定嘛。没事的,只要没结婚就行。” 严秋雨眼中燃起希望,连连点头。 三人聊着家常,外面突然响起了喇叭声。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秋雨、嫂子,在家吗?” 严秋雨和林大宝连忙出门,看到院子里来了不少人。为首是一个两鬓斑白的半百老头,大步流星往这边走来。 严秋雨脸上浮起笑容,连忙迎了上去:“葛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葛杨存笑道:“这两天得空,过来看看你们。嫂子今天身体怎么样了?” “进来说吧。” 严秋雨笑着带着众人走进房间里。一进屋,众人就看到严母正独立在屋子里溜达。她走路虽然不快,可是非常稳当。而且连精神和气色都很好,完全看不出是旧病在床的人。 葛杨存一愣,难以置信道:“嫂子,你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