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代价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四十二章:代价

“我可以保证,柳乔伊小姐的演唱会可以在飞星体育馆顺利巨星。” 叶伟朝站在林大宝对面,言之凿凿保证道。他感受着林大宝身上弥漫出来的巨大压力,后背也冒出了冷汗。但他却依旧面前站直身体,没有像苏图一样卑微跪在地上。 从这点看,他比苏图确实厉害很多。 柳乔伊听到叶伟朝的话,马上开心地拉了拉林大宝的衣袖。 林大宝朝她笑笑,淡淡道:“就这样?” 叶伟朝一惊,马上下意识回答道:“当然不是!从从今往后,乔伊小姐每次演唱会所需要的体育馆都是免费提供的。不管是哪个时间段,只要提前一个月通知我,我保证可以全部搞定。而且我会安排好安保、交通、医护等各方面的关系,保证演唱会能够顺利举行。” 林大宝偏头转向柳乔伊,笑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柳乔伊开心地直点头:“可以了!谢谢大宝!” 她这次来KTV见苏图等人,就是为了搞定演唱会场地事宜。没想到林大宝一出手,就解决了所有难题。而且从今往后所有的体育馆都是免费提供使用,这已经大大出乎柳乔伊的预料了。 要知道,燕京城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而且各种关系又非常多。有时候在燕京城开演唱会,解决场地问题才是最头疼的。既然有叶伟朝这个专业的二代子弟帮忙,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林大宝这才点点头,转向叶伟朝:“记住你今天的话。如果敢有任何违背,我会让你死得很惨。” “咔嚓!” 叶伟朝的手臂突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显然是已经断了。 “别怀疑我有这种能力。” 随着林大宝话音落下,包厢中的温度马上下降了好几度。特别是叶伟朝,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寒意包裹住了自己,甚至连眉头上结出了冰霜。 叶伟朝捂着受伤的手臂,几乎哆哆嗦嗦保证道:“林总放心。我……我肯定……肯定全力帮忙。” “那就好。” 林大宝展颜一笑,包厢中的那股寒意瞬间消失。叶伟朝只觉得笼罩在全身的压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叶伟朝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向林大宝点头:“多谢林总。” 林大宝转头望向柳乔伊:“咱们走吧?” “好!” 柳乔伊马上起身,亲密挽住了林大宝的胳膊。林大宝心里苦笑,这丫头喝醉酒以后,胆子大了不少啊。 随后,几人一起离开包厢,登上余娜的车子前往朱雀小队。 …… …… “砰!” “我要杀了他啊!” “谁都别拦着我!姓林的,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啊啊啊!” 天一阁包厢中,传来了剧烈砸东西的声音。一个近乎癫狂的身影在包厢中疯狂肆虐,将所有手边能摸到的东西都砸得粉碎。短短几分钟时间,包厢里一片狼藉,就跟被牛犁过一样。 叶伟朝坐在唯一完好无损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眼看着苏图发疯。 苏图两眼猩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掏出手机,狰狞道:“我要女人。” 电话拨出。很快,蜜桃组合几个女生又小心翼翼返回包厢。她们看到垃圾场一样的包厢,顿时吓了一跳。田薇薇鼓起勇气,小心翼翼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过来,趴下!” 苏图将田薇薇拉过来,推倒在地上。他猛地撕开田薇薇的衣服,一具洁白且凹凸有致的身体出现在面前。望着癫狂的苏图,田薇薇恐惧地身体颤抖。不过她仍是扭头,嗔怪道:“苏少,你好坏啊。” 苏图穿着粗气,飞快脱下裤子:“抬起来!” 田薇薇依言趴着,抬起身体。 苏图贴身而上,可是没想到却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根本就立不起来。他努力了几次,依旧还是软塌塌的。虽然美色当前,可林大宝的形象却如同恶魔一般,在苏图的脑海中挥洒不去。 苏图脸上怒气更甚,一巴掌拍在田薇薇的屁股上。顿时,翘挺的屁股上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田薇薇只觉得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她敢怒不敢言,反而乖巧问道:“苏少,要不要我先用嘴巴……” 还没等田薇薇说完,苏图就把她的脑袋按了下去。田薇薇嘴巴卖力工作了许久,可是东西还是软塌塌的,完全没有挺直恢复的迹象。 以田薇薇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玩意儿恐怕是废了。不知为何,田薇薇心中竟然涌起一阵幸灾乐祸的快感。她不知道的是,林大宝的一缕巫皇真气早就彻底截断了苏图作为男人的本钱。 她抬起头,“善解人意”问道:“苏少,今天是不是太累了。” “滚蛋!” 苏图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无能。他站起身体,一脚将田薇薇踹翻。他喘着粗气,朝她们疯狂咆哮道:“滚蛋!都给我滚蛋!” 众女站在一旁瑟瑟发抖,胆怯地望向叶伟朝。 叶伟朝朝她们点头,然后挥挥手。 田薇薇等人这才从心底松了一口气,飞快离开包厢。 此刻,包厢中只剩下两个人,终于安静下来。苏图双目猩红,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但是情绪看起来已经平静了很多。 叶伟朝这才打破沉默,淡淡道:“发泄够了?” 苏图扭头望着他,声音沙哑质问道:“你竟然眼睁睁在一旁看着他羞辱我,羞辱我们苏家!” 叶伟朝冷笑一声:“难道我要跟你一样跪在他面前,这才叫讲义气?” “那你也不能妥协,承包了柳乔伊以后所有的演唱会!” 叶伟朝语气稍缓,沉声道:“当时的环境,如果我不给出筹码,下场可能比你还惨。这个林大宝,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加神秘一些。” 听到林大宝三个字,苏图再次癫狂起来:“我不管,我要他死!我要所有的美人沟村民都为他陪葬!” “苏图,够了!” 叶伟朝抬高了声音,冷哼一声道。 苏图见状,再次安静下来。他沙哑着喉咙,咬牙切齿道:“但是这口气我咽不下!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让他付出代价的方式有很多,只要你肯用脑子去想。” 叶伟朝在包厢里来回走了两遍,旋即冷笑一声道:“你们家的阿权死了。他那位师父,是不是应该有所反应?我记得林大宝说过,他要亲手捏断阿权师父的骨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