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三十三章:余娜身份 - 春野小神医

六百三十三章:余娜身份

余娜是个急性子。林大宝的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本来林大宝还想跟她说不用来接了。毕竟在KTV发生纠纷,如果传出去对朱雀小队的名誉不太好。可是听这丫头刚刚说话的语气,林大宝却有点捉摸不透。她是生气?听起来不像。但说她幸灾乐祸,也有点牵强。刚刚余娜的话里话外,似乎带着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见到余王飞向自己走来,严秋雨连忙躲在了林大宝身后。这堵宽厚的肩膀,就仿佛城墙一样让人安心踏实。不管所以的危险麻烦,都能被挡在身外。 “滚开。” 余王飞瞥了林大宝一眼,冷冷骂道。一排保安站在他的身后,气势汹汹看着这边。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又往嘴巴里丢了一颗瓜子。 “山鸡”上前,提醒道:“余哥,这小子是个练家子。刚刚冯贺都被他打倒了。” “竟然能打倒冯贺?” 余王飞眼中浮出一丝惊讶。不同于“山鸡”这个白痴,余王飞对于冯贺的实力还是略有了解的。冯贺身为内劲高手,在圈子里小有名气。毕竟就算是在燕京城,内劲高手也不是随处可见的。更不要说冯贺学的是内家八卦掌,在内劲武者中也属于高手之列。 内劲高手再往前一步就是半步宗师,再上一步则是宗师。冯贺现在不过三十来岁,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谁能笃定他以后没有机会踏足宗师境界?所谓一入宗师便成龙,那时候冯贺可就真的就前途无量了。 那些恐怖的大家族,肯定会将他招揽到旗下的。到时候就算是余家家主,在遇到冯贺的时候恐怕也要主动打招呼。 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农民,竟然能够打败冯贺? 余王飞忍不住问道:“两个人打了多久?” “山鸡”响起之前两人打斗的场景,于是答道:“冯贺一直都压着他打。后来这小子走运,一脚把冯贺踹飞了。” 余王飞望向冯贺。冯贺也脸色铁青答道:“野路子,但是力气很大。” “明白了。” 余王飞心中有数。看来这小子也只不过是走运而已。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懒洋洋道:“赶紧滚,要不然我让你永远消失在燕京城。” 林大宝转头对严秋雨笑道:“玩够了,咱们回去吧。” 其他人闻言面面相觑。现在谁不想回去啊,关键是走不掉啊。那些保安凶神恶煞地堵在门口,恐怕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本来以为摆平了那个“山鸡”就好了。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拉出一个更牛逼更横的家伙过来。 余王飞狞笑道:“你今天要是能走出这个大门,我把名字倒过来念。” 那些同学闻言,个个都叫苦不迭。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打死也不来这种地方了。不对,打死连同学会都不参加了。 已经有人心里把同学会的组织者何彪骂了千遍万遍。 “呵呵,余王飞你的口气挺大啊。你妈知道吗?” 正在这时,包厢外面传来一声清冷的冷笑声。紧接着,门外的保安齐刷刷喊道:“大小姐好!” 包厢门被两名保安推开。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她环视了眼包厢,对林大宝莞尔一笑,旋即来到余王飞面前:“告诉我,是谁给你的胆子在KTV里乱来。” 林大宝微微一愣,竟然是余娜。 “表……表姐……” 原本凶神恶煞的余王飞,此时竟然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他眼神畏惧,看着余娜解释道:“表姐……这……这是他们闹事!” “对,是他们闹事!” “山鸡”连忙也上前恶人先告状。相比起余王飞来说,余娜才是正儿八经的余家接班人。余家,是余娜的父亲余威一手壮大的。包括余家名下的各种娱乐场所,各种关系网络,全部都是余威亲手建立的。相比起来余威,其他余家人不过是依附他生存的寄生虫。就比如余王飞,正是因为是余娜的表弟,所以才当上了皇朝KTV的老板。 不客气的说,只要余娜一句话,余王飞就得从老板的位置上滚蛋。因此他见到自己的这位表姐,才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更不要说余娜还是朱雀小队的副队长,本身实力不俗。朱雀小队那可是燕京城有名的特种部队,里面的人前途不可限量。队长江红绛更是江家嫡系,是真正的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就算余家家主余威,见到江红绛都要客客气气,礼让三分。 “山鸡”义愤填膺告状道:“这几个人在包厢里消费以后不肯付钱,所以才起了冲突。这个何彪是跟他们一起来的,可以作证。” 何彪一听叫到自己的名字,连忙殷勤跑了过来,猛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我虽然跟他们是同学,但是也看不惯这种行径。” “何彪你少放屁!” “明明是你们抢人在先的。” “是你请我们来KTV消费的。” “跟你这种人当同学真是恶心,倒霉!” “……” 听到同学们的指责,何彪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被这些平头老百姓骂几句,身上又不会掉几块肉。眼下最重要的是,就是要给余王飞和“山鸡”哥留下好印象。以后跟着他们混,那就算是在燕京城里出人头地了。 何彪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同学不对。我代他们向余少表示抱歉……” 何彪话没说完,就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眼前这个叫余娜的大佬看着自己,就仿佛看着一名白痴一样。 “说完了?” 余娜冷笑一声,对何彪说道。 何彪下意识点点头:“说完了。” 余娜转向余王飞:“当初让你来经营KTV,是想让你上进。没想到你竟然还是烂泥扶不上墙,身边都是这种狐朋狗友。看来你应该会乡下去打工,不适合留在这里了。” 余王飞一听,顿时着急辩解:“表姐,这件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是他先来KTV闹事的。” “他闹事?” 余娜冷笑一声,道:“你说我们朱雀小队的林教官,在我家的KTV里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