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去而复返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一十八章:去而复返

“妈,你怎么了!” 严秋雨见到这一幕,连忙紧张上前,伸手想要扶住严母。没想到她刚伸出手,就被林大宝拦住了:“别动她!” 严秋雨满脸紧张,紧紧拽着林大宝的手:“我妈这是怎么了?” 林大宝脸色如常,笑道:“阿姨久病在床,所以体内积累了很多毒素。我刚刚用针灸帮她把毒素清理出来。这是好事,你别担心。” 严秋雨将信将疑:“真的吗?” 话音刚落,严母又发出惨叫,张口吐出几口鲜血。这些血液呈暗红色,而且还散发这腥臭,看起来就像是凝结在伤口上的血痂一样。 严母虚弱地摆摆手,对严秋雨道:“秋雨你别担心。大宝说的没错,我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严秋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紧紧抓着林大宝的手。林大宝宽厚的手掌心散发出温度,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严秋雨心中一阵恍惚,甚至有些不愿意松开他的手。 似乎只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牵着手,所有的困难都会烟消云散。 一直以来,严秋雨都是一个特别独立的人。要不然她当初也不会不顾父母的要求,跑去念了最冷门的古建筑学专业。后来,她又自学摄影,独自一人在全国旅行。这所有的一切,严秋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依靠男人。可是这次事情之后,严秋雨才明白自己其实是这么的无助,自己是有多么希望可以有一个宽厚的肩膀可以倚靠。 严秋雨使劲摇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脑后。而后,她才悄悄松开手,对林大宝小声道:“我妈已经没事了是吗?” 林大宝摇头,正色道:“哪有这么快。阿姨卧床太久,必须要慢慢恢复才行。等会儿我会开一张药方给你,你照着药方抓药就行。另外,这三天我会每天过来替阿姨针灸,帮助她把体内的淤血拍出来。” 林大宝走到门口,摇头叹气道:“还有一句话。燕京城的空气质量真的是太差了,处处都是雾霾。如果长期生活在这里,对身体恢复并不好。尤其是像阿姨正处于恢复期,最好还是要找一个空气清醒的地方才有助于恢复。” 严秋雨拿出纸笔,飞快记下林大宝叮嘱的东西。确认无误后,她才对林大宝小声道:“我家里其实有不少药材,不知道行不行。” 说着,严秋雨将林大宝带到隔壁一个房间中。刚推开门,林大宝顿时就愣住了。这个屋子里摆满了药材,而且很多药材还颇为名贵,可是却被胡乱堆在地上。幸好燕京城的空气比较干燥,因此这些药材并没有受潮。 林大宝随手拉出一个纸箱,里面竟然装满了藏红花。而且看这些藏红花的品相,全部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品。另外一个箱子里则装满了何首乌,也被随意丢在墙角。 林大宝忍不住问道:“你家怎么会有这么多药材?” 严秋雨苦笑道:“我家以前是做药材经销生意的,生意做得还很大。这些药材都是我妈生病以后,我让人从公司搬来的。后来公司被我哥输了,这些药材也没派上用场。” 林大宝顿时一阵无语:“然后你就把药材这么扔在地上?” 严秋雨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我不知道该这么保存这些药材。公司被我哥输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药材,所以就先扔在这里了。” “这真的……” 林大宝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药材都是上乘品质,如果打包出售的话至少可以卖几十万。可是严秋雨却任凭这些药材发霉,自己竟然还跑去卖房子。 看来有些女人确实够迷糊,没有半点经济头脑。 严秋雨小心翼翼问道:“这里的药材,可以给我妈配药吗?” 林大宝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随意拿出来几种药材。他点头道:“药方中的药材里面都有。不过其他药材堆在这里实在是太浪费了,要不还是赶紧卖了换钱吧。” 严秋雨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不知道去哪里卖,也不知道该卖多少。” “你……” 林大宝翻了翻白眼,道:“我有个朋友刚好要大批量采购药材,回头我让她来联系你。至于价格方面你就放心好了,肯定是参照市场价来的。” “行!谢谢林总!” “叫我大宝就好了。等你妈的病痊愈,你们愿意去美人沟村吗?” 严秋雨扭头望向严母,有些犹豫。严母轻笑道:“女孩子以后肯定是要嫁人的。至于我,以后还是跟着你。” “行!” 严秋雨闻言猛点头,脸上布满笑容:“等我妈身体好一些,我就去美人沟影视城上班。” 听到肯定回答后,林大宝重重松了一口气,心里一大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他叮嘱了两句,然后转身离开。刚刚走到胡同口,一辆面包车疾驶过来,在林大宝面前猛地停下。 车门拉开。 严三带着几个混混从车里跳下。他手里拎着一根棒球棍,指着林大宝骂道:“小子,你刚刚不是很牛吗?老子现在弄死你!” 严三刚刚从四合院离开后,很快就后悔了。没想到妹妹严秋雨竟然勾搭了一个男人。这样一来,这四合院岂不是更没有自己的份了? 想到这里,严三就恨得牙根直痒痒。他再次打电话叫来人,准备给林大宝一个教训。在他看来,林大宝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外地人。要是自己真的连一个外地人都搞不定,那还有什么脸在道上混。 其他几个混混也从车里跳下来,凶神恶煞将林大宝围在中间。那家房产中介的老板也狠狠道:“三爷,你妹妹刚刚打电话来说四合院不卖了。这小子坏了我们一大单生意。” “小子,我弄死你。” 严三怒上心头,手中的棒球棍狠狠向林大宝头上砸去。没想到眼前的林大宝身体一闪,便从眼前消失了。紧接着,一个戏谑的声音在严三身后响了起来:“就凭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