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银针治病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一十七章:银针治病

看到林大宝取出针盒,严秋雨忍不住脱口而出:“林总,你真的是医生?” 她原本以为林大宝只是美人沟影视城的老板。可后来又发现他竟然又有点像传说中的黑老大。再往后,他怎么又变成医生了? 这三个截然不同的身份,怎么可能会统一在一个人身上。 林大宝笑道:“我这人比较好学,什么都懂一点。其实我还会做饭。以后等你去美人沟村工作,我给你露一手。” 严秋雨还是有些犹豫:“林总,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妈的病比较复杂,可能……” 严秋雨的话没说完,可是言外之意却很明显。她并不是很放心林大宝的医术,担心他会帮倒忙。 林大宝闻言点头。这种心情确实可以理解。 没想到反而是她母亲微笑看着林大宝:“大宝,你真的略懂医术?” 林大宝点头,“谦虚”道:“不是略懂。我是我们那的神医。” 严母看着林大宝,越看越喜欢:“那阿姨信你。你来替阿姨治病。” “妈!” 严秋雨闻言,连忙上前抓住严母的手焦急说道。 严母收起笑意,对严秋雨正色道:“你放心,妈还没老糊涂呢。你想想,妈的病情已经是这样了。就算是大宝医术不够,没有把我治好又能怎么样呢?妈是鬼门关里来回过几次的人了,早就看开了。” “更何况,妈相信大宝的医术。” 严秋雨紧紧咬着嘴唇,心中天人交战。终于,她松开手退后一步,对林大宝正色道:“林总,麻烦你了。” “好。” 林大宝微微一笑,走到严母身旁。严母的年纪大概有五十多岁,虽然早已韶华远逝,但眉眼间依稀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候是个大美女。此时的她虚弱靠在床头,由于久病卧床,早已骨瘦如柴。而且她的皮肤上布满针孔,惨不忍睹。 严母微笑看着林大宝:“是不是吓到了?” 林大宝呵呵笑道:“没有啊。我见过的病患比阿姨您严重多的都有。” 说着,林大宝笑道:“阿姨您把手伸出来,我替您把脉。” “把脉?” 听到林大宝的话,严秋雨母女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显然没想到林大宝竟然还懂这个。现在去医院,大多都是通过各种仪器检查,才能得出病因。而像书中、电视上那种望闻问切的手法,估计都快失传了。 估计也就只有为数不多的老中医才会懂这个方法。没想到林大宝年纪轻轻,竟然也会。 严母笑道:“看吧。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严秋雨也是眼露欣喜。 林大宝笑而不语,手指搭在严母脉搏上,悄然注入一道巫皇真气。这缕巫皇真气如同灵蛇游走,沿着严母经脉悄然运转一周。旋即,林大宝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来严母的病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她体内的经脉已经有多处阻隔,有一些甚至已经完全滞碍了血液流动,从而丧失了运动能力。就比如她的双腿,此时早已皮包骨头,几乎看不到一丝肌肉。 注意到林大宝的神情变化,严秋雨连忙焦急问道:“林总,我妈病情怎么样了?” 林大宝正色道:“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一些。阿姨由于卧床太久,所以身体很多机能都已经退化了。就好像一台机器,如果每天使用,反而比较容易保养。可如果长时间不用,反而会容易生锈、损坏。” 严秋雨母女一听,顿时露出哀伤的神情。严母更是拍拍严秋雨的手背,轻声安慰道:“傻姑娘,你不用伤心。这些事情,咱们不是早就应该知道了吗。” 严秋雨紧紧咬着牙关,哽咽道:“那我妈还能撑多久?” “撑多久?” 林大宝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你刚刚不是说我妈病情严重吗?所以还能撑多久?” 林大宝摇头笑道:“病情严重,并不代表我不能治。照我看来,阿姨再撑个三五十年应该没有问题。” “三五十年?怎么可能!” 严秋雨母女齐刷刷怔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大宝。严母更是语无伦次道:“大宝……可能……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大宝点头,正色道:“阿姨,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从来不瞎说。当然,三五十年的前提是您要配合我的治疗。” “配合,阿姨肯定配合!” 严母心中重新燃起求胜欲望,迫不及待说道。 “好。” 林大宝转头对严秋雨道:“去端一盆热水来。” 严秋雨飞快去了,很快端着一盆热水放到林大宝面前。 林大宝打开针盒,里面井然有序放置着几十枚长短不一的银针。他取出一枚银针,足足有十公分左右。林大宝正色道:“阿姨,由于你的经脉闭塞,所以第一次针灸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你要忍一忍。” 严母点头,毅然道:“尽管来吧。阿姨当年创业的时候,吃过的苦可比这多多了。” 林大宝捏起银针,缓缓刺入严母的神庭穴中。神庭穴位位于额头之上,与头部两边太阳穴呈拱卫之势,是人体最重要的穴位之一。随着银针缓缓进入神庭穴,严母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颤抖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很快就把衣领打湿了。 “妈!” 严秋雨连忙关切抓住了她的手。严母手背青筋暴起,将严秋雨的手掌都抓住了红印,可见她现在承受的痛苦有多大。 林大宝速度极快,不多时已经将十多枚银针刺入严母身体。他看了眼严母惨白的脸色,关切问道:“阿姨,要不要先停一停?” 严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没事的,继续。” “好!” 林大宝轻喝一声,加快了速度。很快,剩余的银针全部刺入严母穴位之中。此时她身上密密麻麻扎着三十多枚银针,看起来非常恐怖。 林大宝右手抬起,手心的巫皇真气分成三十多缕,进入严母的身体之中。这些巫皇真气就犹如巨浪狂袭,冲刷着严母体内的顽疾。原本晶莹的银针,颜色竟然逐渐转深,最后竟然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哎哟!” 正在这时,严母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张口吐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