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来者不善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零五章:来者不善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让几人均是一怔。特别是方坤,更是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神经紧绷,做出了战斗姿态。 刚刚他眼睛余光已经看到林大宝出手了,只是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身为曾经的兵王,方坤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绝对的自信。像林大宝这种角色,是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就算是想触碰到自己的衣角,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让方坤没想到的是,林大宝看似慢吞吞的动作竟然避无可避。他的速度并不快,但却仿佛看穿了自己所有的动作。不管自己往哪个方向撤手,都逃脱不了被林大宝掌击的命运。 “你是谁?” 方坤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林大宝想了想,答道:“见义勇为的雷锋。” “哼!” 方坤没等林大宝说完,再次伸出左手向苏梅手腕抓去。他的右手张开,宛若一只虎爪。如果林大宝敢再次出手阻拦,那么他的右手就会毫不犹豫抓向林大宝的胸口。方坤的外号叫“奔雷手”,意思就是出手速度极快,甚至可以一击毙命。 “啪!” 突然,方坤的瞳孔猛然收缩,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林大宝又是轻描淡写,歪歪扭扭一掌拍出。他方坤却觉得避无可避,就仿佛周围空气中全部都是林大宝的手掌。他整个身体甚至往后退去,重重靠在身后的车门上。 几顿重的奥迪A6,车身竟然随之摇晃了好几下。而方坤的手腕上,赫然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如果是上次方坤被打手,还能勉强称之为是大意。那么这次方坤则是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可让方坤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连对方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 方坤十五岁参军,十七岁破格进入特种部队,二十岁就已经成了全军闻名的兵王。这些荣誉,都是方坤依靠自己的本事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可以说,方坤对自己身手有着绝对的自信力。 自从退伍之后,方坤跟在老首长身边,一身内家拳更是已经如火纯清。就算对方是宗师境界的高手,自己都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但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伤的年轻人,竟然让自己有了一种无力感。就仿佛自己的所作所为,在他面前就仿佛是小孩过家家一样无知可笑。 难道这个年轻人也是一名宗师高手?这显然不太可能,毕竟在 关键是方坤没有在对方身上感知到任何高手的气息。 苏梅打破沉默,淡淡道:“你回去吧。等老爷子九十大寿的时候我会回去的。在这之前,我跟朋友住在外面。” 方坤还是摇头,沉声道:“带你回去是我的任务。” “你烦不烦?” 林大宝往前一步,挡在苏梅的身前。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方坤,冷笑道:“穿成这样,就当自己是高手了?要是在我们村,煮饭大妈都能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林大宝说的不是假话。美人沟村的村内终日都生活中灵气之中,身手和悟性都远高于寻常人。要不然上次余化龙也不会被牛婶等人堵在臭水沟里揍了一顿。 “你可以试试!” 方坤脸上涌起了熊熊战意。他往前一步踏出,林大宝就觉得周围蓦然刮起了冷冽的寒风。方坤的拳头裹挟着寒风,猛然砸向林大宝的胸口。 “砰!” 正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冲了出去,两步就窜到了方坤的肩膀上。下一刻,方坤膝盖一软,整个人重重半跪在地上。膝盖下的地砖,马上裂成了几块。方坤咬牙想要站起来,可是肩膀上却仿佛有千斤重量压着,怎么都站不起来。 林大宝惊讶:“大过年的你这么客气干啥?你看我也没准备红包,多不好意思啊。” 话音落下,药王貂已经跳回到林大宝肩膀上。它不知道又从哪找来一块KFC新奥尔良烤翅,啃得满手是油。 “怎么回事?” 方坤阴沉着脸,根本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药王貂的速度极快,他压根儿就没看到动作。更何况药王貂这么小,任谁也不会想到是它。 “叭叭叭!” 前面出租车喇叭声响起来,黑脸司机探出头没好气问道:“走不走啊,别耽误我做生意。” “走。” 林大宝朝苏梅使了个眼色,呵呵笑道。苏梅同情地看了方坤一眼,叹气道:“算了,我跟他先回去。你们自己找地方住,晚点我再来找你们。” 林大宝关切问道:“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这一路上,林大宝已经明显感受到苏梅对苏家的抗拒。如果她一个人住在苏家,肯定是不会开心的。 苏梅苦笑着摇摇头:“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再说了,你不是在燕京城嘛。应该会随叫随到的吧。” 林大宝点头,将自己在飞机上雕刻的龙形玉珏放到苏梅手中:“老规矩,贴身带着。就算是洗澡睡觉也不能摘下来。” “流氓……” 苏梅的脸突然变得羞红,听话将玉珏贴身佩戴起来。她关切问道:“你们打算住哪个酒店?” “咯咯咯……住什么酒店啊,当然是住我家啊。” 旁边一阵妩媚的笑声响了起来。接着,一身红衣的江红绛款款走来。一股迷人的香味从远处飘来,几乎让人心醉。机场中来来往往的行人,纷纷迷恋地看着江红绛。这哪里是人,根本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狐狸精啊。 江红绛来到林大宝面前,自然而然挽住他的胳膊,嗔怪道:“到燕京城也不来找我,难道不知道我会心痛的嘛?” “江红绛!” 方坤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这位大小姐可是燕京城出了名的大麻烦,几乎有她在的地方就没什么好事。关键是,对方还偏偏有让人心悸的实力。 就算是方坤,在面对江红绛的时候也颇为头疼。毕竟一直以来,江红绛和苏梅都是死对头,从来不缺明争暗斗。 “你来了。” 没想到苏梅朝江红绛笑着点点头,淡淡道:“先住你那里也好。我先回去,晚点再来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