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这是围脖 - 春野小神医

第六百零三章:这是围脖

海西市机场。 林大宝穿着一身帅气的修身小西装,拉着旅行箱走进候机大厅中。在他是身旁神采高挑的苏梅。她穿着一身驼色呢绒大衣,过膝长筒黑靴,显得整个人神采非常高挑。两人一在机场出现,俊男美女的形象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林大宝好奇地环顾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对苏梅道:“我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呢,等一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苏梅难得开了个玩笑:“不要一直盯着空姐看就行。” “那要是空姐盯着我看怎么办?” 林大宝在过道的镜子旁照了照,陶醉道:“这么帅气的模样,我怕那些空姐真的会爱上我唉。” 林大宝今天穿的这套小西装,是杨翠花为他新设计的,穿在身上特别显精神。这段时间杨翠花设计了很多衣服,别墅的众女每人都有两套。就连药王貂,也被贴心设计了两件小马甲。不过最多的还是以林大宝为原型,量身定制的男装。这次是林大宝第一次出远门,杨翠花生怕他在北方受冻,于是通宵达旦替他把衣服赶制了出来。从大衣到西装,一件不缺。 苏梅白了林大宝一眼,面无表情道:“这是因为翠花的衣服设计的好。” 林大宝得意洋洋反驳:“那也要我底子好啊。” 说话间,几个空姐拖着行李箱从两人身旁经过。有个女孩子毫不掩饰地盯着林大宝看,还凑到其他人耳边叽叽喳喳说了几句。其他人也纷纷扭头看着林大宝,然后“咯咯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林大宝挑衅地看着苏梅,得意道:“你看吧。像我这么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就像是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话还没说完,那个空姐就跑了过来,脆生生对林大宝道:“先生……” 林大宝打断她,叹气道:“我知道你想要我的联系方式。但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的微信号是……” “不是。” 空姐打断林大宝的话,脆生生道:“先生,您鞋底粘着卫生纸。” “啊……” 林大宝连忙尴尬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鞋底果然有一段卫生纸。自从自己进入机场大厅后,这截卫生纸就跟着自己一路飘啊飘啊。 “呵呵……” 林大宝面不改色,将卫生纸扯下来扔进垃圾桶:“最近感冒,所以用的比较多。” 空姐朝林大宝甜甜地笑了笑,转身蹦蹦跳跳走了。 苏梅面无表情:“果然好帅啊。” “呵呵……” 林大宝心里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突然抬高声音骂道:“药王貂,死哪去了?” 话音未落,身上穿着一套小马甲的药王貂就从不远处的KFC里钻了出来。它肩膀上扛着一根新奥尔良烤翅,胳肢窝里还夹着一把薯条,步履蹒跚朝这边走来。 药王貂似乎怕林大宝生气,于是把新奥尔良烤翅递到林大宝嘴巴。它小爪子不停比划,告诉林大宝上面没有口水。 林大宝接过烤翅吃了一口,苦口婆心劝道:“你好歹是药王貂,是神兽啊。你能不能有一只神兽的觉悟?自从你住到别墅里以后,连药材也不吃了,天天就跟着吃鸡腿吃猪蹄。菜没肉不吃,菜里有辣不吃,你还不吃香菜!再这么下去,你都要变成哈巴狗了你知道吗?” 药王貂耐心听完,又呵呵把薯条举到林大宝嘴边。 林大宝叹了口气,特别没骨气地接过薯条吃了起来。目前在天柱山别墅中,药王貂才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幸运儿。它憨态可掬的模样,毫不费力就征服了这些女人。特别是柳乔伊和许思辰,都恨不得抱着药王貂睡觉。 每次林大宝见到药王貂被她们抱在胸间的模样,心里嫉妒地直痒痒。这种待遇,可是连自己都没有享受过啊。 戴着口罩墨镜的柳乔伊也跟着药王貂从KFC里走了出来。她把药王貂抱在怀里,心疼道:“不就是吃个KFC吗,有没花你钱,你凭什么骂它。” 林大宝顿时就怂了。在天柱山别墅中的食物链是这样的:药王貂克众美女,众美女克林大宝,林大宝克药王貂……换句话说,这有点像是一段不伦的三角恋…… 柳乔伊担忧道:“按规定宠物是不能上飞机的,必须要在行李舱里托运。我可不愿意药王貂躲在行李箱里受苦。大宝,你快想想办法,等会儿咱们怎么把药王貂带上去?” “为什么不能带上飞机?” “怕给太乘客造成危险吧。而且行李舱的温度很冷,别把它给冻坏了。” 林大宝眼珠一转,胸有成竹:“小事一桩而已,你看我的。” 说着,林大宝接过药王貂率先往安检口走去。安检口的女保安把林大宝拦下,指着他脖子上药王貂道:“宠物不能上飞机,麻烦请托运。” 林大宝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这不是围脖,不是宠物啊。” “这是围脖?你他妈的是在逗我吗?” 女保安白痴一样看着林大宝。他脖子上的药王貂有头有尾巴,还穿着一件红色小马甲。而且它全身还是暖乎乎的,皮毛也非常有光泽。这玩意儿要是围脖,自己把头拧下来当足球踢。 林大宝看着女保安眼中的疑惑,呵呵笑道:“不行吗?要不你试试看知道了。” “试?怎么试?” 女保安看到药王貂身上锋利的爪子和獠牙,顿时也觉得有些心虚。要是自己真的被挠伤了,那可就没地方说理了。 “摸一摸吧。这真的是围脖,不会有任何个损伤的。。” 林大宝把“围脖”摘下来,递给女保安笑道。女保安鼓足勇气,手指头轻轻碰了碰药王貂的皮毛,然后触电似的马上就缩回来了。 “咦!真的没反应哎!” 女保安大喜,抓起药王貂就在手边蹂躏起来。药王貂被揉得面无血色,差点口吐白沫。 不过它还是直挺挺地躺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林大宝都暗地竖起大拇指,果然是好演技。 “真的是围脖,过吧。” 女保安玩腻了,把药王貂扔给林大宝。她不忘对林大宝喊道:“你这围脖是在哪卖的啊?下回千万记得告诉我。” 林大宝笑着连连点头。 没多久,众人纷纷登机。药王貂还是直挺挺地抱着林大宝的脖子,把自己当成围脖不肯松手。 三个小时后,飞机到达燕京城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