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治病 - 春野小神医

第五百八十八章:治病

“这是什么情况?” 池芸芸刚说完没多久,就看到一只小松鼠和一条小黑蛇从路边钻出来,把刚刚林大宝提到的那些药材扔在了面前。这只小松鼠也就罢了,池芸芸之前就见过,知道它是林大宝的宠物。可是这条小黑蛇是几个意思?现在是大冬天,难道蛇不用冬眠的吗? 而且这条蛇在林大宝面前殷勤地摇着尾巴,就像只小哈巴狗似的。池芸芸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你是蛇,不是狗啊。还有没有点身为蛇的自尊了? 药王貂肩膀上扛着一株灵芝,就跟背着把雨伞似的,摇头晃脑来到林大宝面前。小黑龙活脱脱就是药王貂的小跟班儿,亦步亦趋跟着它。 池芸芸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大宝,这是怎么回事?” 林大宝笑了笑:“这是我养的宠物,特别聪明。我让它们送点药材过来,它们能听懂的。” “真的吗?” 池芸芸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放在药王貂面前:“握个手啊。” 药王貂白了池芸芸一眼,没搭理她。林大宝见状,眼睛一瞪。药王貂马上就老实了,“呼哧呼哧”摇着蓬松大尾巴,小爪子紧紧抓住了池芸芸的手。 “好可爱啊。” 池芸芸马上抱住了药王貂,欣喜道:“这可比那些贵宾犬啊波斯猫啊什么的好玩多了。” 林大宝笑而不语,而是收拾药材开始替陈廖诊断。陈廖的病情其实并不严重,只是发生得比较突然。林大宝用银针刺破陈廖脖子上的静脉,将堵塞的淤血引流出来。随后,林大宝飞快将药材混合提炼,用瀑布中混杂这巫皇真气的灵水帮助陈廖服下药材。 随着淤血散尽,陈廖铁青的脸色逐渐好转,只是依旧没有苏醒过来。林大宝打出一道巫皇真气,从陈廖手心处钻入他体内。很快,巫皇真气沿着静脉迅速游走到他的心脉处,滋补着陈廖已经有些枯损的心脏。 “哎哟……” 片刻后,陈廖终于艰难发声,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眯着眼睛环顾了一眼四周,虚弱道:“这是哪里?” 池芸芸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连忙迎上前去,关切道:“这里是天柱山啊。陈导,你刚刚可真是吓死我了?” 陈廖的声音还是很微弱,轻声道:“池总,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池芸芸解释道:“陈导,你刚刚心脏病发作昏过去了。大宝还说你在路上吃了一颗野果。那野果是有毒的。” “野果?” 陈廖艰难回忆着,然后点头道:“没错,我刚刚确实吃了一颗野果。我还以为那是野草莓呢,味道还挺甜的。” 林大宝笑着摇头:“那是蛇果,跟野草莓外形差不多。不过蛇果是有毒的,特别是对心脏不好的人来说,切记不能误服。服用之后,它会使心率加快,血液循环加速,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心脏病。” “明白了。” 陈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没想到林总竟然还懂得医术。我已经没事了,你扶我起来吧。” 林大宝摇头,沉声道:“你现在还不能起来。你的心脏不好,刚刚的情况会很容易复发的。我在调配中药,对你的病情很有帮助。” 陈廖的语气有些干巴巴的:“不用了。我会飞回香港去治病的。我下山后马上通知助手订票,今天下午就回香港。” “今天下午就走?” 林大宝的眉头微微皱起。不知为何,林大宝总觉得陈廖今天的态度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变得有些冷冰冰的。昨天林大宝陪着陈廖考察天柱山,两人都还是有说有笑的。陈廖还主动提议,要把新电影的拍摄地点移到美人沟村来。甚至在吃年夜饭的时候,陈廖又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甚至还跟池芸芸一起商议了美人沟影视城的方案是否可行。昨天的他,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恨不得让林大宝马上就动工影视城。 可没想到陈廖现在对影视城非但只字不提,还要马上回香港。要知道,影视城项目是林大宝未来几年开发天柱山的重点。林大宝这次之所以推动合村,也是为了替影视城铺路。如果陈廖身为国内最大牌的导演,不承认美人沟影视城的话,那这一切工作可都白做了。 包括合村计划,也全部都成了泡影。 “不对,救人要紧!万事抛脑后,唯有救死扶伤!” 林大宝发现自己的脑海思绪有些混乱,甚至干扰了自己施针。他连忙甩甩头,把这些干扰因素全部都剔除。旋即,林大宝对陈廖笑道:“陈导你先躺着。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我看不了你的病,那香港的医生更加没有办法。” 陈廖有些不信,不过还是躺了回去:“林总你这话有些托大了。香港虽小,但却是国际大都市。香港协和医院,一直以来都是全世界的医学典范。” “协和医院的专家们治不好池姐脸上的伤疤,但是我这个赤脚医生却替她治好了。” 林大宝飞快调配着药材,同时左手不停在陈廖身上施针。短短几分钟时间,陈廖身上已经刺了长短不一十几根银针。陈廖身体紧绷,原本还有紧张。慢慢的,他的情绪开始放松,脸上的神情也逐渐舒缓。他发出一声轻呼:“好舒服啊。” “把这个喝下去。” 林大宝又将自己调配好的药材递给了陈廖。由于时间仓促,林大宝并没有选择熬煮中药,而是将这些药材压榨成了糊状,装入半截竹节中。这样也能保持药材的特性,但是口感却更差。 陈廖看着这半截黏稠的糊状药膏皱起了眉头:“这真的能喝吗?” “当然可以了。” 林大宝挥手招来药王貂,挑了点递到它嘴边:“你喝给陈导看。” 药王貂见状,只好耷拉着脸,伸出舌头舔了舔药膏。过了一会儿,它马上“呸呸呸”,冲到瀑布前漱口。 憨态可掬的模样,马上惹得众人大笑。陈廖也心情大好,捏着鼻子把糊糊的药膏服下。刚刚服下药膏,陈廖的脸色马上变得惨白惨白的,捂着肚子蜷缩起身体:“肚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