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枉为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五百五十一章:枉为人

“砰!” “砰砰!” 在距离山顶水潭不远的地方,一条黑色的巨蛇瘫软在地上。一块石头压在它的蛇尾上,鲜血淋漓。这条巨蛇身体足足有水桶粗细,通体上下都布满了黑色的鳞片。如同仔细看,还能看到蛇头一边已经长出了一只角。另外一边也有一个肉嘟嘟的凸起,俨然是就是第二只角的雏形。 蛇头长角,蛇化蛟!这意味着眼前这条黑蛇,已经进化成了传说中的蛟! 小黑龙进化成蛟龙,成为巫皇大阵阵灵才短短几天时间。此时的黑蛟个头已经长大了许多,鳞片上也布满了暗金色的花纹。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从黑龙身上弥漫出来,使得周围的野生动物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龙,哪怕是最低等的蛟龙,对于野兽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王! “砰!” 小黑龙挣扎着直起身体,扭身撞在石头上。没想到这块石头却纹丝不动。反倒是小黑龙的蛇尾又牵扯到伤口,再次渗出了血液。 “嘶!” 小黑龙愤怒地抬头,朝着不远处的余化龙嘶吼。 余化龙遥遥看着小黑龙,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这天柱山果然是天选之地,不管是风水还是灵气,都是我生平所见最好的。区区一条蟒蛇,竟然在灵气的滋润下可以进化成蛟龙,真是闻所未闻。” “这座大阵,某非是古代遗留下来的?能布下这种玄妙阵法的人,肯定是远古的某位大能。他留下的遗产,林大宝也配得到?” “可惜啊可惜。你进化得再厉害又有什么用?畜生终究是畜生,是没有灵智的。如果单打独斗,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上次吃亏只好,特意搜寻了许多专门克制毒蛇的毒药。你才进化成功,并不能免疫这些毒药。现在的你,只是我眼中的待宰羔羊而已。” “不得不说我确实非常羡慕林大宝。他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农民,想不到竟然可以侥幸得到这么好的风水宝地。美女、金钱、修炼,都可以轻而易举获得。他甚至是拥有了一只宗师之上境界的打手。这种福缘,旁人恐怕几辈子都得不到。” “不过你们放心。等我杀了林大宝,占据了天柱山灵脉,那么这一切都将是我的。宗师之上?哈哈哈,我已经看到了这条路。敢挡在我面前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我前进。” “温长春也配打天柱山龙脉的主意?哈哈,这种凡人,简直可笑至极。” 余化龙站在山巅之上,仰天长笑。黑夜中,凌厉的寒风夹着狂暴的灵力呼啸而过,如同猛兽般撞向余化龙。但余化龙只是轻轻拂袖,寒风便如同冰块一样凝固在面前。 余化龙转向不远处苦苦抵抗的媚娘,快意大笑道:“媚娘,我知道我为什么将你从小养大?” 媚娘警惕地看着余化龙。 “修炼中,有炉鼎的说法。某些女人天赋异禀,与男人交合以后可以提升男人的实力。我亲眼看着你长大,等你真正成为炉鼎的那一天,我才会好好享用你。为此,我不惜让当年的东北王武平川一败涂地,委身在我的麾下苟延残喘。” “是你!” 媚娘很快想通了关键,大声质问道:“当年我爸和我妈私奔,是你告密的?所以山田才会找到我爸妈,并且派人向他们下手。” “没错。” 余化龙含笑点头,“山田家族乃是倭国著名的忍者家族,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华夏国人呢。对了,山田先生并不忍心对自己的女儿动手,是我代劳出手的。” 余化龙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回味无穷道:“顺便告诉你,你娘练的是忍术中的媚术。所以她……很润!” “我杀了你!” 媚娘娇小的身体浑身发抖,双眼都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她手中的子弹疯狂向余化龙扫射过去。子弹打完以后她扔掉枪,如同野猫似的往前一跃,手中的蝴蝶刀泛着寒光划向余化龙的脖子。 “呵呵。” 余化龙身体诡异后退,带着媚娘来到杨翠花身旁。 “生气了?生气了就好。既然你选择背叛我,我会让你终日都生活在愤怒之中。” 余化龙一只手托起了杨翠花,色迷迷笑了起来:“想不到林大宝区区一个农民,艳福竟然这么好。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极品!就连我看中的另外一个炉鼎楚若水,竟然也跟他眉来眼去的。枉费我当年为了得到她,特意将楚家整得家破人亡。” 媚娘冷静下来,盯着余化龙沉着道:“你放开翠花姐,有事你就冲我来。我愿意跟你走。” “呵呵,太高看自己了。” 余化龙哈哈大笑,“想拖延时间等林大宝来救你们?你根本对力量一无所知!林大宝来了又如何,只不过是我的一块踏脚石罢了。” “宗师如龙。而我,就是那屠龙之人啊。” 余化龙猖狂大笑,“如果我没猜错。这条黑龙就是林大宝的唯一底牌吧。等我把这条黑龙杀死,就会亲自下山去找林大宝。我会把他的亲人乡亲一个一个杀死在他的面前,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说着,余化龙将杨翠花抱在胸口,色迷迷笑了起来:“现在时间还有多,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你们。” 他右手一招。媚娘只觉得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往余化龙身体倒去。很快,余化龙一手一个搂住了两人。 “哈哈哈!”余化龙狰狞的笑声在夜色中回荡。 媚娘和杨翠花互相看着,眼中浮现出一丝深深的绝望。 “大宝,我们要先走了。” 杨翠花朝媚娘点点头,两人咬牙,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自己的身体,是属于林大宝的。没有人可以夺走。 “呼……” 正在这时,夜幕中突然刮起了寒风,吹得余化龙有些瑟瑟发抖。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没羞没臊。余化龙,你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