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收购闹剧落幕 - 春野小神医

第五百四十三章:收购闹剧落幕

“翁市长?” 听到林大宝的话,卫旦民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满脸讥讽对林大宝道:“想诓我?你还不够资格。翁市长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他要是会来这里,我跪下来叫你爷爷。” 一旁的孙国庭略微有些担忧,皱眉问道:“卫局长,翁市长跟美人沟村也有关系?” 孙国庭在刚来海西市的时候,就曾经想打通翁长庆的关系。彼时的翁长庆,是海西市最有前途的常务副市长,分管的工作也是经济等重要方面。只可惜翁长庆一心想要追求政治前途,根本不愿意搭理孙国庭。孙国庭无奈,只好找到了卫旦民的关系,起码也能发挥作用。 此时听到林大宝提到翁长庆,孙国庭也不由得心中一紧。 卫旦民连忙宽慰道:“孙总你放心好了。姓林的肯定是在故弄玄虚。不瞒你说, 我知道翁市长今天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朋友聚会了,根本也没有时间来。” “这样就好。” 孙国庭重重松了一口气。他抬起头,看到林大宝正满脸同情地盯着自己笑。那眼神很复杂……就好像……就好像在关爱智障儿童一样的神情。 随着卫旦民声音落下,旁边一张桌子旁站起了几个人。其中一个穿着呢子大衣,长相严肃的人转身走来,对林大宝尴尬道:“林总,这件事情我并不知情啊。” “翁……翁副市长?”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卫旦民顿时一愣,这才惊恐地看到旁边那桌坐着的竟然真的是翁长庆。除此之外,新任副市长章路劲也在,此时也不怀好意看着自己。 卫旦民顿时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几乎短路停止了思考功能。这是怎么回事?两名副市长怎么都来美人沟村凑热闹了?而且不是传闻翁长庆和章路劲不和吗?可现在他俩勾肩搭背的样子,哪有半点仇人的感觉? “翁……翁市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卫旦民结结巴巴说道。他手忙脚乱从桌子上摸起一包烟:“翁市长……章市长……你们抽烟……” 翁长庆打掉卫旦民手中的香烟,冷笑道:“抽不起!堂堂卫生局局长,好大的官啊。我翁长庆可不配抽你这烟。” 卫旦民听得满脸尴尬,脸色更是青一块红一块。他支支吾吾,慌乱解释道:“翁市长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翁长庆不由得抬高了声音,严厉呵斥道:“那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和老章到了有一会儿了,一直在听你训斥美人沟制药厂。我就是想问问,你卫旦民哪里来的资格这么做!” “这……” 卫旦民支支吾吾解释道:“翁市长,事情是这样的。江海制药集团想要收购美人沟制药厂……这对咱么海西市来说是招商引资的一大功绩。所以我就想促成这项收购……” “卫旦民你给老子说明白!这你是自己的政绩,还是给海西市人民谋福利?” 翁长庆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指着卫旦民的鼻子骂道:“不管美人沟制药厂会不会被收购,它每年产生的税收和就业机会都没有变化!如果江海制药集团来我们海西市投资拿地盖厂房,我举双手同意。如果江海制药集团来收购咱们海西市的亏损企业,帮他们扭亏为盈,我也双手同意。可是江海制药是来收购美人沟制药厂,然后把药方等核心技术转移的。这种收购,我翁长庆第一个不同意!我翁长庆虽然不是生意人,但是也知道你们生意人的把戏。你们把美人沟制药厂收购以后,拿着雪晶膏的配方去其他地方生产。至于美人沟制药厂,肯定会被逐渐废弃!你们这是投资吗?我看你们是强盗还差不多!” 翁长庆痛心疾首看着卫旦民,几乎狰狞呵斥道:“这种恶意收购,你卫旦民非但不向我报告,甚至还瞒着我来助纣为虐!美人沟制药厂的资质齐全,你竟然也敢以权谋私,用行政手段来压迫民营经济。卫旦民,你这是好大的胆子!我看你这个卫生局局长是不想再做了!” 说着,翁长庆向身后的秘书冷冷说道:“你记录一下,把这次收购案整理一份文件给我。另外,我建议检察院对卫旦民进行经济调查,我怀疑他可能存在经济问题。” 翁长庆句句铿锵,就好像一把刺刀捅进了卫旦民心窝子里。卫旦民愣了半晌,突然痛哭流涕道:“翁市长,这次是我糊涂啊。我知道错了。” 卫旦民此刻心中后悔莫及。如果检察院在翁长庆的授意下介入调查,那自己的问题可就严重了。这不仅仅是卫生局局长的位置还能不能保住的事情,而是自己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在大牢里度过了。 “翁市长,我保证不再插手这次江海制药的收购案了!如果我给美人沟兄弟姐妹们造成了不好的营销,我向他们道歉!” 说着,卫旦民起身对着林大宝重重鞠躬,哀求道:“林总,我知道错了。我向你道歉!以后我再也不敢让卫生局的人来刁难……哦不,以后美人沟制药厂只有有任何事情,我肯定帮忙解决。” “道歉?” 林大宝呵呵笑了起来,“如果道歉有用,还要检察院做什么?如果你作风过硬,检察院也查不出你的毛病。如果你本来就问题,区区一句道歉更加没用了。” 卫旦民面如死灰,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林大宝又转向孙国庭和赵禾生,呵呵笑道:“你们俩呢?是不是还要在努力一下?” 孙国庭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冷冷道:“既然翁市长都不赞同我们收购美人沟制药厂,那我们就不来掺和了。不过林大宝我提醒你,就凭你们美人沟制药厂这种小厂,是保不住雪晶膏药方的。希望你到时候记住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后别在我们面前求饶。” 说着,他朝赵禾生使了个眼色:“我们走。” 很快,卫旦民也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章路劲把林大宝拉到椅子上坐下,正色道:“大宝,我和老翁有事找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