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强制用药 - 春野小神医

第五百二十章:强制用药

“林大宝!” 看到林大宝色迷迷的眼神,柳乔伊顿时气呼呼地跺了跺脚,然后双手捂住了自己春光乍现的小胸脯。 林大宝好心提醒道:“光捂住上面有什么用啊,还有下面呢。” “你!” 柳乔伊一听,连忙又撒手捂住了自己下身。 “咳咳咳。” 林大宝不怀好意地咳嗽了一声,幽幽说道:“那啥,其实你下面穿着内裤呢,什么都看不动。” “林大宝!你过分!” 柳乔伊气得浑身发抖,连忙又捂住了自己胸脯。一抬头,她这才看到林大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体,背对着自己。刚刚胸口啊内裤啊,都是他随口胡扯的。 柳乔伊心中不自觉浮起一丝暖意。没想到这个土里土气的家伙,有时候还是挺有风度的。她连忙跑回洗手间,在身上围了一块浴巾,这才气呼呼道:“好了!转过来吧!” 林大宝转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柳乔伊,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大明星,你体重肯定没有超过一百斤吧?” 柳乔伊一听,马上得意地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身为女明星,对体重的控制非常重要。而柳乔伊常年通过运动和节食将自己的体重控制在一百斤以下,这是她一直以来都非常引以为傲的地方。 林大宝呵呵笑道:“女子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看看你的胸,很简单就猜出来了嘛。” 柳乔伊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她跳起来指着林大宝破口大骂:“你说什么!老娘是B+!已经是及格线了!” “呵呵,就连媚娘的胸都比你大,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及格线?” 柳乔伊气得七窍冒烟,咬牙切齿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媚娘的胸比我大了!那都是挤出来的!老娘是实打实的,没有一点水分!不信的话……” 林大宝马上来了兴趣,接着她的话色迷迷道:“不信的话怎么办?要不我摸摸?” 柳乔伊这才反应过来,咯咯笑了起来:“不信的话,你让媚娘来跟我比啊。不过你怎么知道媚娘的胸比我大的?难道你看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媚娘还只是个学生哦……” 林大宝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我通过平时观察得出来的。对了,你脸上的伤口好像好多了。” 由于刚刚洗完澡,所以柳乔伊脸上并没有戴口罩。经过两天的治疗,她脸上的伤口已经有了明显好转。虽然伤疤看起来还是比较狰狞,但是脓水已经被清理干净,此时伤口部位也长出了粉嫩的新肉。看得出来,等伤口愈合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提到脸上的伤口,柳乔伊马上浮出了笑容。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啧啧称奇:“没想到你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连国外名医都看不好的病,竟然被你治好啦。” 林大宝闻言摇摇头,正色道:“国外的医生未必比国内中医更好,西医也未必胜过中医。我敢打赌,你脸上的伤疤不管去哪家国外医院都没有办法治好。但是我可以在半个月内就让你痊愈。当然我不是说西医不好。只是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本来就不是一个范畴的东西。” 柳乔伊似懂非懂,迷迷糊糊道:“那为什么大家都说中医不好?” “因为中医难!” 林大宝突然拔高了声音,正色道:“中医经过数千年的发展,早已经变成了一门精粹,一门文化。古代学医,从六七岁开始背汤头歌,然后尝百草试药,背着药篓采药。等到二十岁以后,才能真正接触中医,开始学习《黄帝内经》、《神农百草经》等典籍。三十岁以后,才能面对病人,诊治开药。中医开出的第一个药方,必须要自己先服用。就算是开错药方,也必须自己服下,就是为了体验那种毒药入腹的剧痛感。从而使自己牢记痛苦,不敢随便开药。如此这般训练,四十岁之后才可以出师,独自出诊。这样算下来,一个成熟的中医至少需要三十年修炼内功。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医生,有几个人愿意花三十年潜心学习中医?” 柳乔伊闻言若有所思:“我听说很多医生大专学了三年,就去上班了。” “没错!庸医横行,败坏了中医的名声。” 柳乔伊望着面前挥斥方遒,义愤填膺的林大宝,心中突然涌出了一丝莫名的感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以为这个农民是个见钱眼开江湖骗子。可是来到美人沟村以后,她才发现对于美人沟村来说,林大宝就是守护神,使整个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来到别墅中,看到这么多不逊色于自己的美女,她又觉得林大宝是个色胚。直到现在,柳乔伊似乎才意识到,现在的林大宝才是最真实的那一个。 “不发牢骚了,治病吧。” 林大宝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尴尬笑了笑。他取出千面膏,对柳乔伊笑道:“这是我今天刚炼制出来的新药,还没找人试过呢。不过我想这应该可以解决你明天登台演出的难题。” “新药?” 柳乔伊一听,顿时拉长了脸。这个讨厌鬼竟然敢拿自己试新药?她心里才出现的一点好感马上又消失得荡然无存。 柳乔伊头摇得像泼浪鼓:“我才不要。” 林大宝循循善诱道:“你放心好啦。虽然是新药,但我还是很有把握的。再说了我可是一代名医啊。就算是这药有问题,我也能给你救回来嘛。” “ 不要不要!” 林大宝一步一步向柳乔伊逼去:“其实这千面膏的用处很多的。你先试试,如果好用的话,我以后多送你一点。你放心,我保证不收你钱。” “我可以给你钱,你别让我试。” “听话!” 林大宝猛地抬高了声音。他把柳乔伊横腰抱起,重重扔到床上:“涂药!” 柳乔伊可怜兮兮地抹过一点千面膏,涂抹到自己脸上。随后她马上冲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把自己锁在了里面。 几分钟后,卫生间里传来柳乔伊的尖叫声:“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