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风水破局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八十六章:风水破局

几名医生听到林大宝他们要谈事情,纷纷识趣地起身告辞。特别是那个白胡子老头,那叫一个老泪纵横,非让林大宝以后去他那里指导工作。 翁长庆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 “年度预算是由各位领导经过研究后决定的,我对此也无能为力。” 翁长庆皮笑肉不笑说道。 章路劲和林大宝不禁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俩也没想到,刚刚替翁长庆治好女儿,翁长庆这边就翻脸不认人,拒绝帮忙了。 章路劲一听,连忙坐直身体解释道:“老翁,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预算是经过你审批的,这个大家都知道。青山县年年都是咱们海西市的贫困县,人均收入远低于其他区域。从这方面考虑,咱们明年更应该加大青山县的扶贫力度才对,为什么反而减少预算了呢?” 翁长庆沉下脸来,微微皱眉说道:“章副市长,我希望你能够端正自己的身份。你也是咱们海西市的领导,必须要有组织性纪律性。在外面传播这些风风雨雨的谣言,是会激化矛盾的!” 他手指头叩击着茶几,赫然就是一副训斥下属的神情。 章路劲心生不快,不过脸上还是赔笑道:“翁市长你怎么批评我都行。但是我还是请求您能够再考虑一下青山县预算的事情。青山县是贫困县,如果还没有政策和预算倾斜的话,明年真的会非常非常困难的。” “呵呵,青山县困难,其他地区就不困难了?” 翁长庆冷笑道,“这件事情是组织上的决定,我无能为力。” “但是……” “够了!” 翁长庆抬高了声音,呵斥道:“如果你再纠缠,我会考虑向上面反映你这次违规行为。” 章路劲咬牙切齿盯着他,旋即从沙发上起身:“大宝,我们走。” 林大宝没有起身,脸上依旧还是挂着云淡风轻的神情。他打量着翁长庆,淡淡道:“翁市长,我听说明年海西市整体预算上浮了10%,是吗?” 翁长庆冷哼了一声:“是又怎么样?” “整体预算上升了10%,但是青山县的预算却下降了10%。青山县甚微贫困县,预算反而降低了。我想请问翁市长,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领导们的决定,我有什么必要向你解释?” 翁长庆讥讽了一声,冷冷道:“林医生,看在你治好小雅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这次试图走后门的责任了。但是你如果想以此要挟我,让我帮你做这种违规行为,想都不要想。” 翁长庆说话掷地有声,理直气壮。就算是一旁的关山峻听到,也是觉得颇有道理,劝说道:“大宝,如果这件事情是上面决定后的结果,你还是不要来干涉了。翁市长是父母官,也不能为所欲为的。” 翁长庆微微颔首:“还是关老明事理。” 林大宝呵呵笑了起来,突然转移话题说道:“翁市长,你家这栋房子花了不少钱吧?” 翁长庆一怔,马上敏感喝止:“这房子是我哥哥的,我只是不过借住在这里。这栋房子我并没有出资一分钱。” 林大宝竖起了大拇指:“撇得真干净。翁市长,请问你哥哥是做什么的?” “小生意而已。” “翁市长谦虚了。我一路走来,也就这栋房子最为别致。最主要的是,这房子似乎有一种气场……不对,是风水!这房子的风水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翁长庆也不免自傲地笑了起来:“那是自然的。这栋房子的风水是让大师指点过的。” 林大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就很奇怪了。既然是小生意,那为什么会在房子周围摆一个官运亨通的风水局呢。房子临湖而建,木桥蜿蜒而过,通往彼岸。门前两株铁树,当中是太湖石。象征屹立不倒,官路亨达。更重要的是,但凡是生意人,进屋正厅一般都会供一尊财神。但是这里供的却是一座文昌星。文昌星掌管官运,只有当官的人才会供奉吧?” 林大宝步步追问步步近逼:“如果这风水真是经大师指点的。那恐怕请来指点风水的人是翁市长你,而不是你大哥吧?” 翁长庆脸色微变,冷哼一声:“是又怎么样!我哥哥家里摆什么风水,这不犯法吧。” “当然不犯法。只是你哥哥的房子里住着你一家子,摆着利于你的风水。我刚刚在楼上转了一圈,发现你哥哥一家也不住这里。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栋房子究竟是你的,还是你哥哥的。” “这栋别墅从造价到装修,至少需要100万。以翁市长你的工资,恐怕一辈子都买不起啊。” 翁长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林大宝怒吼道:“你什么意思!” 林大宝摊开手耸耸肩膀:“没别的意思。如果翁市长真的是一碗水端平,从海西市大局考虑才缩减了青山县预算,我无话可说。但如果翁市长怀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刻意针对我们青山县,那这口气我忍不了。” “哈哈哈,我针对你们又怎么样?这栋房子就算是我的,又怎么样?就凭你你想来抓我?” 被林大宝戳到痛处的翁长庆索性撕破脸皮,洋洋得意大笑起来:“你可以去报警,也可以去纪委举报我。我倒要看看,在海西市谁敢对我动手。” 关山峻也是重重摇头,指着翁长庆呵斥道:“小翁,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亏我还多次在领导面前替你说好话。” “关老,你也该醒醒了。如果你肯钻营,现在恐怕已经是京城军区医院的一把手了。也不至于会被安排到这种小地方来。” 关山峻气得浑身发抖。 林大宝好奇问道:“关老,警察不敢抓他,军队可以抓吗?” 关山峻想了想,答道:“正常情况下,军区是不能插手地方事务的,但凡是都有例外。比如说地方领导请求协助,或者是军区有人受伤……” 林大宝咧嘴笑了起来:“老章,你好歹也是地方领导,请求协助一下嘛。关老你也是军区的人,我觉得你现在就很受伤嘛。” 翁长庆听出林大宝的言外之意,冷笑道:“你以为军区是你开的,挥手就能叫来人?” 他话音刚落,外面的秘书一路小跑进来。他上气不接下气汇报道:“翁市长不好了……外面,外面来了好多车子……是,是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