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是否名医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八十章:是否名医

听到陆安才赤裸裸的质疑,两人均是皱起了眉头。林大宝还好,到了他这个层次,早已经心止如水,很难被这些小人影响。可是章路劲酒不一样了。他好歹也是海西市的副市长,此刻却被一个行政级别远低于自己的秘书质疑,此时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 他沉下脸,对陆安才冷冷说道:“小陆,你这话中有话啊。” 陆安才面不改色说道:“章副市长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提醒你,有一些鸡湖郎中的演技很好,很容易糊弄人,让大家以为他是神医的。” 章路劲步步近逼:“你是说,我脑子糊涂,被人糊弄了?” 陆安才犹豫了一下,答道:“章副市长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你还知道我是副市长?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副市长放在眼里?你是不是觉得你是翁市长的秘书,我就没有资格处置你?咱俩要不要打个赌,我如果说今天把你开除,你觉得翁市长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章路劲的声音逐渐抬高。他在领导岗位上待了十几年,身上早已养出了一股凌厉气场。只是调到海西市以后,他工作并不如意,所以就收敛了全身锋芒。 但这,并不意味着章路劲好欺负。此时的他气场全开,竟然压得陆安才有些喘不过气来。 陆安才也没有想到平素看起来胆小慎微的章路劲,竟然也有这种霸气的时刻。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像农民工一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章路劲替他主动出头。 陆安才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低下头认错:“章副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章路劲死死盯着他:“滚开!” “是。翁市长在二楼。” 陆安才终于让开了一条路,让两人进去。 林大宝跟在章路劲身后走进房子。在与陆安才擦身而过的时候,林大宝突然停下脚步问道:“请问,你会学狗叫吗?” 陆安才一时没反应过来,微怒道:“你什么意思!” 林大宝耸耸肩膀:“没别的意思。不会学狗叫,怎么能当好看门狗呢。你继续加油,争取好好当狗。” “你!” 陆安才咬牙切齿看着林大宝离开的背影,但却无可奈何。 两人走进别墅,就看到客厅里坐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他们身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药味,看来就是陆安才之前所说的名医。 “你先坐。” 章路劲指着一张空沙发,对林大宝说道。旋即,他快步走到一个男子身前,低声解释了几句。这个男子大概五十来岁的年纪,两鬓斑白,看起来有些萎靡。但是他身上也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场,甚至比章路劲还要强一些。 看来他就是章路劲口中所说的翁市长。 章路劲指着林大宝,低声向翁长庆解释。翁长庆不自觉皱起了眉头,目光向林大宝看来。随后他拍拍章路劲的肩膀,低声致谢。 “老章,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已经请了军区医院的关院长亲自诊疗。如果连关院长都无可奈何,我只能去京城求医了。” “我这位朋友,是我们青山县的神医。他主修中医,针灸水平更是出神入化……” 翁长庆摇摇头:“老章,多谢了。但这是我女儿,我不想她冒任何风险。如果这几位名医都无能为力的话,我看你朋友也就没有尝试的必要了。更何况中医讲究辈份,你这位朋友恐怕还是学徒。” 林大宝修炼巫皇真气,耳聪目明远胜于正常人。章路劲和翁长庆虽然是低声交谈,但谈话内容却清晰传入林大宝耳中。 正在这时,一个带着老花眼镜的医生向林大宝打了个招呼,问道:“这位小兄弟,你也是医生吗?” 林大宝含笑摇摇头:“我不是医生。” 话一出口,其他人明显是轻松了一些。这位医生更是对林大宝提醒道:“这个沙发是给待诊医生坐的。关院长去诊治了,等下很快回来。如果你要做,就去那边吧。” 他指着不远处一只小凳子,对林大宝说道。那边坐了好几个年轻人,看起来应该是医生助手。 林大宝笑笑:“我不是医生,但我是神医。神医你知道吗?就是那种外号赛华佗,生死人肉白骨的类型。”“你!”这名老医生显然没想到林大宝会说出这种话来,气得浑身发抖。他冷哼一声说道:“那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我今年23岁,初中毕业。没有念过大学,更没有出国留学过。没有名医教我,我也没在医院工作过。对了,医生类的执照和职称我统统都没有。” 林大宝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哗啦啦说了一大通。这名老医生顿时愣在原地,心中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自己还没问问题呢,他咋回答得这么顺利? 这些年轻人究竟是什么套路? 林大宝斜眼看了看,问:“你刚刚是不是要问这些?” 老医生神情呆滞点点头。 “你既然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底气坐在这个沙发上?我们都是各个医院的专家名医,有高级职称。你一个毛头小子,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你凭什么跟我们平起平坐。” 另外一个医生皮肤很黑,脾气看起来也很暴躁,当下就指着林大宝呵斥道。 林大宝呵呵一笑:“火气这么大,肝不太好吧?” 对方一愣,旋即又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心虚了?心火即肾火,这么容易心虚,恐怕肾也不大好啊。啧啧,肝肾都不好,皮肤黝黑却无光泽。难道没有人跟你说,你这是肝硬化的标志?哦对,现在是肝硬化早期,用你们所谓的仪器恐怕还查不出来。” “你!你胡说什么!” 对方的声音明显弱了一分。刚刚林大宝说的那些病理,似乎跟自己很符合……而且,似乎确实也是肝硬化初期的标志。 但是自己上次体检,明明什么病状都没有啊。 “医者却不会自医,也有脸说自己是名医?现在连赤脚医生都能给自己开药了。” 林大宝毫不客气讥讽道。 正在这时,二楼房间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医生走出来,摇头叹气道:“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年轻小神医,非常厉害。要不要我帮你们联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