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共赢结局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七十八章:共赢结局

章路劲推开人群,径直走到项春华面前。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项春华,冷笑道:“项总,好大的官威啊。” 项春华额头上冒住阵阵细汗。身为海西市知名企业家,他常去市政府跑关系。而章路劲身为海西市副市长,自然也是项春华托关系的主要对象之一。只不过章路劲油盐不进,项春华几次想请他吃饭都没能成功。 他正愁该怎么打通章路劲的关系呢,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见面了。 项春华支支吾吾道:“章市长……这个,那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章路劲冷笑一声:“我在外面站了五分钟看戏。难道你想说我眼睛看错了?” 项春华觉得自己后背也冒出了冷汗。 “项总,咱们还抢不抢?” 那个金丝眼镜的秘书又凑了上来,谄媚说道:“我刚刚又叫了几个兄弟过来。咱们人多,不怕他们。” “我抢你老母啊。” 项春华一脚就把秘书踹翻在地。心里更是操遍了他祖宗十八辈。 “老章,你怎么来了?” 林大宝也从餐厅里走出来,笑着打招呼道。 “老章?” 项春华眉头一挑,心中掀起惊涛巨浪。称呼这么亲密,看来两人的关系匪浅啊。 章路劲笑道:“保安公司执照帮你弄好了,我给你送来。” 林大宝大喜:“这么快,进来坐。” “这里的事情,要不要我帮你解决?” 章路劲撇了眼手足无措站在一旁的项春华,淡淡说道。他虽然在市政府不受重用,但好歹也是个副市长。对下面的这些企业家来说,无异于是青天大老爷。 项春华连连向林大宝使眼色,满脸求饶。 林大宝笑道:“不用了。我跟项总其实有点误会,没啥大事。” 项春华向林大宝投去感激的眼神,忙不迭点头:“没错没错,是误会。” “项总想来买酒,只是我剩下这些酒都是自用的,不能卖。” 林大宝想了想,对项春华道:“项总,美人醉你还要不要?” 项春华马上苦着脸道:“不要了,真不要了。” 刚刚闹的这一出,都快给他整出心里阴影。别说是美人醉,现在就算是琼浆玉液摆在他面前,他也不敢去碰。 林大宝呵呵笑道:“项总你别紧张。如果你真的想买美人醉,我让人带你去酒坊买。那里供货充足,要多少有多少。” 项春华闻言,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林大宝招呼林三金过来,对他叮嘱道:“三金叔,你带项总去咱们美人沟村买酒吧。项总豪气,刚刚说出3000块钱一坛的价钱买呢。” 项春华小心翼翼问道:“不是1888吗?” “刚刚不是你自己说3000的吗?1888是我们的平民价。项总你是大人物,一定要给你贵宾价才行。” 项春华欲哭无泪。贵宾价不都是用来打折的吗? 林三金马上跳上卡车,往青山县方向开去。项春华向两人告白,也自己驾车追了上去。 餐厅门口围观的群众还没散。 林大宝主动握住章路劲的手,大声致谢道:“谢谢章市长替我们餐厅主持公道,要不然餐厅今天就出事了。” 围观众人一听,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在他们看来,确实是章路劲的到来,阻止了一场矛盾发生。 章路劲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林大宝这小子挺上道的,竟然还顺水推舟给自己积攒了点口碑。自己在海西市根基太浅,口碑可实在是太重要了。 林大宝又走到人群中,对众人大声宣布道:“刚刚经过章市长协调和批评,我们餐厅决定敞开供应美人醉酒。但是美人醉酒的供货地在青山县美人沟村,需要大家亲自过去购买。为了补贴大家路费,我会给 大家赠送一张五十块钱的抵用券。到时候购买美人醉米酒,只要1830元一坛。 听说要去美人沟村购买,众人原本还不满意。但是一听说有抵价券,众人马上又兴奋起来。毕竟这50块钱也能勉强把路费补回来了。 “我们美人沟村是生态旅游区,风景很好。同时,村里还有无公害蔬菜、山货、药材等东西出售。这些都是城里买不到的好东西,大家如果过去的话,不妨也可以看看。尤其是村里的农家菜,味道正宗古朴,而且还是大补。大家也可以品尝一下。如果单次消费满一千元,可以获得95折优惠。” 林大宝顺便又给村里打了个广告。毕竟现在临近年关,需要采购年货食材的人肯定不少。 “好。谢谢林老板。” 人群中马上有人应和,对林大宝大声致谢。 林大宝摆摆手,露出惭愧的神情:“我也是被章市长批评了以后,才认识了自己的错误。你们要谢的话,还是谢谢章市长吧。” “谢谢章市长!” “真是个好官啊。” “我们海西市就需要你这样的好市长。” “……” 众人纷纷向章路劲致谢,然后各自去美人沟村了。 等人群散开,章路劲才拍了拍林大宝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厉害啊。不但把他们的钱赚了,连口碑也赚了。” 林大宝呵呵笑道:“这叫做共赢啊。我把酒卖出去了,顾客买酒的价格也更低了。老章你也赢得了口碑。就连项春华,也如愿以偿买到了酒。这结局多好。” 章路劲不禁笑骂:“你小子嘴皮子就是厉害。” “对了,这些酒就是你之前说的美人醉?” 章路劲看着餐厅里仅剩的十几坛酒好奇道。他打量了一番,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包装也太寒酸了。要是送人,怎么拿的出手?” 林大宝笑笑:“开一坛给章市长尝尝。” 马上就有服务员上前,开了一坛美人醉。酒还没端到章路劲面前,他马上就眼睛一亮,惊叹道:“这酒怎么这么香?我觉得吸几口气就醉了。” 林大宝微微颔首:“你再尝尝味道。” 章路劲亲自动手,用小杯子倒了一点。他放到鼻子下面吸了吸,陶醉道:“红泥乍擘绿蚁浮, 玉碗才倾黄密剖。这酒太香,我都舍不得喝了。” “喝~可劲儿喝。” 章路劲一饮而尽,旋即身体猛地一怔:“入口醇香,回味悠长。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 他放心杯子,对林大宝正色道:“我今天来找你。除了送保安公司执照以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