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酒香弥漫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七十四章:酒香弥漫

听到林大宝的话,两人同时扭头看向他。诸葛正平更是满脸疑惑:“林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跟不跟你合作,若水说了算。” 林大宝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如果你真的想要合作,得让若水先点头啊。” 诸葛正平勃然大怒,沉声道:“林大宝,我们现在谈的是正事!如果你愿意合作,我可以保证你们美人沟势力能够兵不血刃进入海西市地下势力。” 林大宝瞥了他一眼:“我说的就是正事。我记得你刚刚说楚家的实力不够?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跟楚家是一体的。” “想让我跟你合作,得让若水先点头。” “大宝~” 楚若水闻言,感激地看着林大宝。她心里知道,林大宝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是想帮她出一口气。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拒绝诸葛正平,林大宝也会马上拒绝合作。 哪怕是为了她,放弃整个海西市。女人,此生能遇到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君王,就值了! 楚若水眼神恍惚,凑近林大宝耳边,轻声嘤咛:“大宝,我现在好想咬你。” “啊?” 林大宝一头雾水。 楚若水又咬着嘴唇,媚眼如丝腻声道:“咬字,分开念。” 林大宝血管的血液顿时被瞬间引爆,几乎要沸腾起来。一丝丝酥麻的感觉在体内游走,几乎让他心潮澎湃。 “真是胡闹!” 诸葛正平见到两人亲昵的模样,顿时皱起了眉头。他叩击着桌子,沉声道:“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现在谈论的是整个海西市地下势力归属问题!” 林大宝瞥了他一眼:“这又如何?你既然选择背叛余化龙,寻求跟我合作,这就证明你看到了余化龙的颓势。既然这样,我取而代之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但是你诸葛正平,等得起吗?” 林大宝拉着楚若水往外走去:“饭就不吃了。哪天你想明白了,就去找若水求情。当然我提醒你一句,要快一点。现在已经有半个酒吧街在我手里了。你的底牌,正在越老越少。” 看着两人施施然离开,诸葛正平脸上阴沉地快要挤出水来。和尚关上门,皱眉询问道:“诸葛先生,接下来怎么办?” “呵呵,好一个林大宝。” 诸葛正平手指叩击着桌面,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这个林大宝,完全不像是农村里成长起来,没有见识的人。他刚刚那么做,不过就是待价而沽而已。” “那龙王那边呢?” “哼!余化龙已经不行了。他上次去追杀林大宝失败,却被林大宝讹走两个亿。这次江天浩出事,他更是连屁都不敢放。他身为一代宗师,可现在做事却畏首畏尾,说明他心中那股傲气已经没有了。宗师没有傲气,就跟一般人没有区别。所以我们要早作打算,给自己谋定退路。” “明白了,多谢诸葛先生提醒。” …… …… 林大宝和楚若水从惠风楼走出来。 楚若水寸步不离跟在林大宝身旁,双手紧紧挽着林大宝的胳膊,似乎生怕他逃走。 林大宝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又不会跑,你抱得这么紧做什么。” 楚若水脸一红,马上就松开了手。她撅起嘴巴,哼了一声:“我是担心你又出去沾花惹草。” 林大宝伸手在楚若水的鼻尖上亲昵刮了一下:“呵呵,某位大美女都主动要咬我了,我怎么看得上别人呢。” “流氓~” 楚若水顿时一跺脚,气势汹汹道:“你要是再提起这件事情,我让人把你的酒吧给砸了。” “呵呵,你尽管去。看他们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调侃归调侃,楚若水又正色询问道:“大宝,既然诸葛正平想要跟你合作,你为什么不答应?”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随意道:“无论合作还是不合作,我都无所谓啊。只要你说合作,我就听你的。” “诸葛正平掌握着余化龙手里这么多地盘,你也无所谓?” 林大宝笑笑,转过身子看着楚若水正色道:“对我来说,地盘多或少都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你们觉得地盘多才会开心快乐,那么我会亲手打下整座江湖送给她。如果你们觉得地盘少也无所谓,我也愿意回到美人沟村过小日子。” 楚若水歪着头想了想:“那还是多点地盘吧。你这么花心,在村里肯定待不住的。那咱们是不是需要去联系诸葛正平,通知他合作?” “不用了。他现在肯定比我们急。过不了几天,他肯定会再来找我们的。”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没多久已经来到了美人沟餐厅。还没走到门口,林大宝就看到餐厅门口停着一辆大车子,林三金正在指挥众人往下搬货。 林大宝见状连忙迎了上去,打招呼道:“三金叔,你怎么来了?” “大宝,你回来了?” 林三金抬头看到林大宝,马上从车上跳了下来。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笑道:“村里酒坊第一批米酒酿造成功了。那天你不是说美人沟餐厅急着补货嘛,我就赶紧给你送来了。” 林大宝闻言一喜:“这么快就好了?” 他连忙跳上卡车,看到车子里果然整齐摆放着许多酒坛子。随手打开一只,浓郁的酒香马上从坛子里钻了出来,充溢在空气中。 林大宝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全身的毛孔全部都舒展开,几乎要被酒香熏醉。 “好香啊~” 饶是林大宝都不禁感叹。杜水炎不愧是酿酒大师,酿出的米酒比自己上一次捣鼓出来的香多了。而且酿酒的周期也缩短了,竟然短短四天时间就酿造成功了。 林大宝左右看看:“杜老先生没来吗?” 林三金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那舍得离开咱们村啊。这老头奇怪的很,最近每天在村子里各处测温度、湿度,有时候还跑到天柱山去寻找水源。一到晚上,他哪也不去,就在酒坊里打地铺。他说酒坊的东西都是宝贝,可不能丢了。” “我想想没办法,所以就给他在酒坊里支了一张小床先睡着。” 林大宝听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顿了顿,林三金突然担忧开口道:“大宝,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林大宝笑道:“三金叔你啥时候也变得娘们了?” 林三金这才缓缓道:“大宝,我担心咱们这批米酒卖不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