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保安和流氓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六十三章:保安和流氓

“老板,来十份生蚝。” “大腰子也来五串!要山羊的,别拿猪腰子唬我!” “老公,人家要吃羊肉串嘛。” “……” 烧烤摊前马上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在酒吧街放浪形骸的男男女女,都举着手里的钱来吃烧烤。就连楚若水也拿了两串年糕递给林大宝:“少放点调料,不要辣椒。” 胖老板也挤进人群,把几串烧烤递给林大宝:“兄弟,再来几串。” 林大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真把我当烤串的了?” 看到烧烤摊生意爆棚,胖老板开心得直流口水。他呵呵赔笑道:“兄弟你手艺好,帮帮忙嘛。我给你免一个月的单!” 林大宝眼睛一亮:“可以带朋友来吗?” 胖老板胸脯拍得“砰砰”直响,满口保证:“尽管带!带一百个朋友都没事。” 楚若水正在喝水,听到这话呛了一口,满脸不可思议。 林大宝得意洋洋笑了起来:“行!咱们说好了,可别反悔。你再搬个烤炉过来,我同时烤。” 胖老板依言搬来烤炉,给林大宝打起了下手。这家伙还会偷师,烧烤天赋也不错。几轮以后,烤出来的滋味比以前高出不少。 胖老板手舞足蹈:“呵呵,其实也不难嘛。” “你自己烤,我休息一会儿。” 林大宝刚在椅子上坐了没一会儿,突然看到不远处一家酒吧门口传来喧闹声。在这边吃烧烤的人,纷纷也围了上去。 “走,看看去。” 林大宝最喜欢看热闹,马上拎了几支烤串,边吃边围了上去。 来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两个男人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个男的二十来岁,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名牌,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富二代。 一个三十多岁的保安站在他对面,凶神恶煞看着他。这保安满身酒气,指着衣服上的污渍,冲他吼道:“把我衣服弄破了,就想一走了之?” 会混酒吧街的富二代显然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当下便鄙夷道:“你衣服破了,关我屁事!” “呵呵,当我们好欺负?” 保安冷笑一声,朝着酒吧里面喊道:“兄弟们出来,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 他声音刚落下,马上就一群保安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他们或光着膀子,或满胳膊都是纹身,脖子还挂着大粗金链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人手里拎着啤酒瓶子,浑身酒气熏天。 为首的是一个手里拎着扳手的光头。大冬天他还光着膀子,身上左青龙右白虎,老狼在中间。他醉醺醺来到人群中间,满口东北口音:“哪个鳖孙欺负老子兄弟,是不是活腻了?” 那保安连忙迎了上去,告状道:“就是这小子!他把我衣服弄破了,现在就想跑。” “有这么便宜的事?” 光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富二代,狰狞笑道:“哥几个,干他丫的!” 这些保安马上乌压压朝他冲了过来。 这富二代见到这么多人冲上来,马上就服软了。他连忙朝那个光头摆摆手,赔笑道:“这位老大,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不过你兄弟的衣服真不是我弄破的。你看衣服上那破洞,明显有段日子了。” 光头眼睛一瞪,骂骂咧咧道:“干你娘,瘪犊子你丫是说我兄弟讹你?” 富二代一愣,只能满脸赔笑:“误会误会。这样吧,这位兄弟的衣服我赔。” 说着,富二代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他。 那保安一看,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两百块?打发叫花子呢?” “我的错我的错。” 富二代一咬牙,又掏出三百。一共五百块钱,送到那保安面前。 保安还是没接,讥讽看着他:“不够。” 富二代皱起了眉头,问道:“那你要多少?” 保安伸出一个手指头摇了摇:“起码一万!” “这件破衣服要一万块?” 这个富二代不禁喊了出来。这保安身上穿的是一件脏兮兮皱巴巴的保安制服,看着也有些年头。这种衣服,批发市场上的价格不会超过二十块。掏上一万块钱,都可以买他一辈子的衣服了。 富二代冷笑起来:“真的我是傻逼?既然这五百块钱不要,那就一分钱都别要!有种现在打死我,要不然我叫人来弄死你们。” “吆,挺横啊。” 光头走到富二代面前打量了一番,突然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富二代脚底不稳,马上摔倒在台阶上。 光头在这富二代面前蹲下,洋洋得意叫嚣:“去叫人啊。老子是余龙王手下的人,我看谁敢管!” 富二代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我……我报警!” “不怕告诉你。晚上十点以后,这酒吧街我们说了算。你尽管去报警,警察敢来我跟你姓!” 说着,几个保安冲上去,对着富二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时,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从酒吧里冲了出来。他连忙拉住这些保安,颤声道:“你们干什么啊你们。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在酒吧打人啊。” 光头招呼大家停下手,呵呵笑道:“张总,这小子在你酒吧里捣乱,我们帮你教训他呢。” “韩少!怎么是你啊韩少!” 张总上前扶起那富二代,满脸抱歉:“韩少,真是对不起啊。我一时没注意,怎么变成这样了?” 韩少推开张总,指着他鼻子骂道:“老子在你酒吧里花了几十万了,你他妈的就这么招呼我?” “韩少,这些保安不是我的人啊。” 张总脸色十分难看,对富二代韩少连声道歉:“我敢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下次?下次老子来你酒吧才有鬼!” 韩少恶狠狠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张总站在人群中叹了口气,旋即转身对那光头恳切道:“祝老大,我雇你们当保安,是让你们看场子的,不是让你们打人的。” “呵呵,知道了。” 光头祝老大呵呵笑了笑,然后话锋一转,道:“张总,今天我们兄弟受了委屈,你是不是该给点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