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当浮一大白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四十三章:当浮一大白

听完蒋秀娜的抱怨,林大宝也是苦恼地挠了挠头。刚刚蒋秀娜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林大宝设身处地想想,如果自己在碰到这种事情之后,恐怕也会拍拍屁股走人。 更不要说对方是一位有名望的酿酒大师。 蒋秀娜叹了口气,郁闷道:“杜老师傅之所以会来,一方面是因为我多次上门邀请,用诚意打动了他。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尝过咱们美人沟村的米酒,觉得口感也非常好。所以他想来这边交流一下,看看咱们的酿酒工艺。可现在倒好,别说酿酒工艺了,就连酒坊都没了。” 林大宝想了想,淡淡道:“要不我先跟杜师傅聊聊?” “我带你过去。” 说着,蒋秀娜带着林大宝来到那人跟前,笑着介绍道:“杜师傅,我跟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美人村餐厅的股东之一,林大宝先生。” 随后,她也向林大宝介绍道:“这位是杜水炎杜老先生。杜老先生是酒水协会的理事长,业界闻名的品酒大师。另外,杜老先生本人也是一位酿酒大师。他指导酿制的白酒,曾经在国际比赛中获得过金杯奖。” “杜老先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林大宝连忙学着电视里那样,主动伸出手要握手。没想到对方只是上下打量了几眼,不咸不淡道:“我知道你名字。” 林大宝尴尬地收回手,满脸惊喜问道:“杜师傅你听说过我?” 杜水炎淡淡道:“看热闹的时候听说了。” 林大宝闻言,顿时自嘲地笑了笑。他对杜水炎解释道:“杜师傅,其实这次真的是意外。虽然爆炸的原因还没查明,但是我相信绝对不是因为我们酒坊的问题。” 杜水炎冷淡道:“你不用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解释这么多。如果不是蒋小姐屡次登门,诚意满满邀请我过来,我是根本不会来的。如果不是因为看在你刚刚处理民工问题的时候非常大度妥当,我肯定也拍拍屁股走人了。我看你人还不坏,对手下工人也厚道,这一点挺对我的性格。这样,我跟你去酒坊走一圈,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蒋秀娜闻言,顿时跟杜水炎赔笑道:“杜先生,要不然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吧。不瞒你说,大宝的厨艺很好。就连美人沟餐厅的厨师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 “哦?” 杜水炎惊讶地看了林大宝一眼。他在美人沟餐厅吃过饭,味道确实很好。也真是因为如此,他才多次去美人沟餐厅吃饭,从而认识了蒋秀娜。不过他原本还以为这是由于餐厅高价聘请的厨师手艺好,想不到竟然是林大宝的功劳。 林大宝也在一旁笑道:“相比起美人沟餐厅,村里的食材更加新鲜,做出来的饭菜也更加美味。杜先生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我给你弄几个农家菜。杜先生你放心,我肯定没有大鱼大肉招待你。都是些农家小菜,随便吃两口。” 杜水炎闻言,似乎有些心动。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叹气道:“这次就算了。等会儿我还有个会要开。你把负责酿酒的师傅叫来,咱们抓紧时间。” 林大宝笑笑:“我就是酿酒师傅。杜先生 “好好好。谢谢先生。” 林大宝连连陪笑着,然后道:“我就是酿酒师傅。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杜水炎不由得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你不是厨师吗?怎么又变成酿酒师傅了?” 一旁的蒋秀娜笑着解释道:“大宝不仅是厨师和酿酒师傅,而且也是远近闻名的中医。” 林大宝不好意思补充道:“还有风水大师。” 蒋秀娜瞪了眼林大宝:“瞪鼻子上脸。” 杜水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小伙子,你要记住术在于精不在于多。你别看酿酒简单,这里面其实是一门大学问,甚至是艺术。我今年都快六十了,钻研酿酒大半辈子,但依旧觉得酿酒博大精深,学无止境。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但是你却一心多用,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顿了顿,杜水炎接着说道:“如果你一开始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酿酒上面,恐怕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事故了。” 林大宝一副受教的模样,边听边点头。他想了想,好奇问道:“杜先生,听你的意思,你对酿酒还有遗憾?” “有,当然有!” 杜水炎的情绪激动起来,停下脚步问道:“你们俩觉得,酿酒技巧在什么时期是巅峰?” 蒋秀娜不假思索道:“应该是现在吧。毕竟时代是在进步的,社会发展的越快,这些技术也会随之发展。” 杜水炎转向林大宝,淡淡道:“你觉得呢?” 林大宝略一思索,答道:“我觉得恰好相反,应该酒文化刚开始兴盛的先秦时期,才是酿酒的巅峰。” “哦?” 杜水炎眼睛一亮,急急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商周时期,酒才刚刚出现,有专门论述酒文化的《酒经》。先秦时期,杜康被称为酒圣,号称一醉不羡仙。到了唐朝,更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说法。所以在古代,酒是作为一种文化存在的。” “但是现代,酒大多数时期是作为一种手段和工具。比如说酒醉怂人胆,比如说喝酒好办事。这样一来,反而把酒文化变成了一种浮躁的酒桌文化。大家只在乎酒后能不能办事情,并不在意酒的好坏。所以说,近代社会中,酿酒工艺反而是下降了。毕竟,能守住酒文化精粹的工匠艺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林大宝一鼓作气说完,然后不好意思道:“杜先生,我是不是说错了?” 杜水炎怔怔看着林大宝,许久才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这些话,你是从哪学的?” 林大宝摸摸后脑勺,道:“是我自己的体会啊。其实不仅仅是酒文化,其他传统工艺也是一样的。在浮躁的社会下,老祖宗的手艺越来越没落了。不过我就是随口说说,要是有不对的地方,杜先生你千万跟我说。” “好!好好!” 杜水炎突然抚掌大笑起来:“想不到竟然还能碰到一个明白人!当浮一大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