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宗师的艰难岁月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三十三章:宗师的艰难岁月

“砰!” “砰砰砰!” 天柱山中,不停有怪异的声音传来。正在别墅做饭的林大宝朝那边看了两眼,若有所思。 “大宝,那是什么声音?” 杨翠花悄悄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了林大宝。这次林大宝突然回村,众女也纷纷赶回了别墅中。特别是杨翠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林大宝见面了。她看到林大宝的时候,委屈的眸子里有晶莹泪珠闪烁,差点要流下眼泪。 林大宝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风吧。” 药王貂唧唧喳喳叫了一声,窜出了别墅,朝那边跑去。这小家伙走的时候还不忘从盘子偷了个鸡腿,抱在怀中跑得飞快。 “这家伙。” 林大宝苦笑了一声。旋即,他色迷迷对杨翠花道:“今天晚上我去你房间睡?” 杨翠花脸颊顿时飞起了两朵红晕。她压低声音,羞声道:“外面这么多人,会不会不太好?” 杨翠花脸皮薄,虽然两人的事情大家已经心知肚明,可她还是不愿意捅破那层窗户纸。 “没事。晚上我等她们都睡着了再来找你。” 杨翠花想了想,点头羞声道:“好吧……但是要晚点哦……舒薇姐帮我买了几套衣服……说你肯定喜欢……” 林大宝一听,更是得意洋洋笑了起来:“是情趣的?” 杨翠花声音细若蚊吟:“嗯~护士、老师、女警都有……” 林大宝一听,顿时笑了起来:“女警你还买啥。直接问郑楠拿一套警服不就好了。” “我胸大……她的衣服我穿不了……” “真的吗?” 林大宝腾出手,从杨翠花领子里伸进去捏了一把。杨翠花发出一声娇喘,身体微微发颤,几乎站立不住。 “大宝……别……晚上我等你。” 杨翠花脸颊的潮红娇艳欲滴,嘤咛说道。 说着,她从林大宝的“魔掌”中挣脱出来,飞似的跑了。 “砰!” “砰砰砰!” 远处又有动静响起来。林大宝听了一会儿,笑着摇摇头,哼起了小曲儿:“天堂有路你不走哇,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 …… “呼~” 一根粗壮的蛇尾从斜处飞出,狠狠砸在余化龙的后背上。余化龙躲避不及,身体失控撞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人抱的大树,咔嚓一声裂开一条细缝。 “扑哧!” 余化龙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远处的大蛇闻到血腥味,更是狂暴起来。它“嘶嘶”吐着蛇信,再次向余化龙极速冲来。 “妈的,拼了。” 余化龙一咬牙,再次冲了上去。他一拳砸在大蛇身上,却不料蛇鳞坚硬无比,竟然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撕拉。” 余化龙左臂被咬到,袖子马上被撕了下来。要不是他反应够快,估计整只手臂都要被大蛇咬掉。 余化龙借力一跃,拼命冲进了旁边的浓雾之中。大蛇刚想紧随冲进去,突然愣了一下。它不停地“嘶嘶嘶”吐着蛇信,似乎是在跟什么东西吵架。过了一会儿,它只好悻悻回到乌龙潭边,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终于走了。” 余化龙隐藏在不远处一块石头后面,警惕地观察着这边的环境。直到听到“扑通”一声大蛇入水的声音,他才终于重重松了一口气。 “妈的,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东西!” 余化龙自言自语,骂骂咧咧。如果有人看到现在的他,肯定会吓一大跳。此时的他,浑身衣衫褴褛就跟乞丐似的,哪还有半点云淡风轻的宗师气度。 “听说但凡是名山大川,都有被灵兽所占据,照看着这一方水土。看来这条大蛇就是这座灵山的灵兽了。” 余化龙心中揣测,嘴角不觉勾起一丝弧度:“幸好这座天柱山够大。我挑一块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跟大蛇碰到的几率不大。” 想到这里,余化龙一瘸一拐,换了一个方向往山上走去。 他没走两步,突然心中一悸,猛地往旁边看去。不远处的石头上,一只毛发雪白的小动物,正好奇地往这边看。 “原来是松鼠。” 余化龙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小家伙全身白毛,但是眼睛却是金色的,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眼下它双腿直立,两只小爪子就跟人似的,叉在腰间,看起来痞痞的,就跟流氓似的。 余化龙忍不住笑了笑:“有点意思。” “嗯?” 突然,余化龙的眼睛骤然瞪大。他看到这只松鼠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大鸡腿,正“吭哧吭哧”吃得痛快。它一边吃,还一边斜着眼看着余化龙,似乎怕余化龙跑了。 有了那条巨蛇的前车之鉴,余化龙觉得还是谨慎点好。他对药王貂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然后小心往后退去。 药王貂不屑瞥了他一眼,专心啃鸡腿。 余化龙松了一口气。 “呼~” 药王貂三下两下啃完鸡腿,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小肚子。它歪着脑袋看了看余化龙,突然猛地冲了过去。药王貂的速度极快,余化龙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摔向一旁。 “砰!” “砰砰!” “大宝,今天的风声有点奇怪。” 杨翠花正在洗菜,抬头望向声音方向,狐疑说道。 林大宝想了想,一本正经道:“会不会是有人知道我回来了,特意在外面放鞭炮庆祝呢?” 杨翠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嗔怪道:“你以为自己多受欢迎啊,还让别人放鞭炮庆祝。” “哼~某人不知道多想我回来呢。” “是舒薇、美莲、黄老师她们想你回来吧。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你,竟然勾搭了这么多女人……还都带到家里来了。” 林大宝满脸无辜,可怜兮兮道:“这怪不了我啊,谁让我这么有魅力呢。再说了,别墅造好了,难道你不让她们住啊。” “就你借口多。” 杨翠花笑了笑,突然正色对林大宝道:“大宝啊,你喜欢玩没有关系。但是你年纪不小了,也该考虑成家了呢。” “啊?” 林大宝一愣,没明白杨翠花的意思。 杨翠花莞尔一笑。她伸出纤纤手指,在林大宝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我是说,苏梅这次怎么没来呢?咱们这次年夜饭,也邀请她参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