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穷山恶水出刁民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二十九章:穷山恶水出刁民

微风吹过,空气沁香扑鼻。武平川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缕空气在自己身体里游走,似乎将体内的污浊都排除干净了。 “好舒服。” 武平川轻轻推开媚娘,自己勉强站稳身体。他仰着头大口大口呼吸,满脸陶醉:“真是个好地方!如果我能早二十年来这里,宗师境界可期!” 媚娘也像模像样地吸了两口,狐疑道:“不就是空气新鲜一点嘛,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还以为多吸两口就能长命百岁呢。” 武平川溺爱地揉了揉媚娘的头发,柔声道:“你不是武道中人,是体会不到这种奇妙感觉的。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长时间呼吸这里的空气,真的是可以长命百岁的。” 媚娘撅着嘴巴摇摇头:“我才不信。我印象中,农村的老年人身体都挺差的。城里人饮食比较健康,而且讲究饮食搭配,所以老年人体质普遍要好一些。” “大宝,你回来了?” 媚娘话音刚落,牛叔肩上扛着一截大树桩子,一路小跑过来。他来到林大宝面前,开心问道:“大宝你回来咋也不说一声?” 说着,牛叔把树桩子随手放在地上,激起一片灰尘。这大树桩子直径恐怕有半米多,高度也有一米多。媚娘上前掂了一下,纹丝不动。 牛叔见状,对媚娘笑道:“女娃娃你别乱动,等会儿压到自己就不好了。” 媚娘踢了踢树桩,好奇问道:“这玩意儿几斤重?” 牛叔摇摇头:“没称过,估摸着也就两百斤不到吧。” “两百斤?” 包括武平川在内,两人同时失声惊呼。这个重量,就算是两个壮年男子想抬起来都够呛。更不要说眼前这个老农民了。媚娘更是深深看了牛叔一眼,心道这个老农民还挺会吹牛。 武平川忍不住问道:“老大哥,你今年贵庚?” “呵呵,很快就六十岁了。” “什么?” 媚娘两父女再次瞪大了眼睛。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轻而易举地扛着两百斤的树桩健步如飞。这还是正常人吗? 媚娘嘀嘀咕咕道:“又不是所有人的力气都这么大的。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以后老了肯定是一身毛病。 牛叔看到两人心中的疑惑,笑道:“俺这力气还算小的。我们村的大壮,能把整棵树都拔起来。” “倒拔杨柳?” 饶是武平川也摇摇头,当年自己是半步宗师的时候,确实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可是这对于没有修炼过武道的平常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笑道:“老哥你是水浒传看多了吧,哪有真的可以倒拔大树的人。” “俺不骗你。大壮在后面呢,很快就到了。” 牛叔话音刚落,又一个人扛着树干朝这边走来。他两边肩膀上各扛着两截粗大的树干,但是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吃力和疲惫。 众人甚至还看到他腾出手,在路边撒了泡尿。 “宝哥!” 大壮这时也看到了林大宝,连忙三步并两步朝这边冲来。他肩膀上扛着大树干举重若轻,看起来好像根本就没花什么力气。 “咕咚。” 武平川和媚娘同时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这个村子的人……似乎都不太正常啊。 武平川略一沉思,沉声道:“我知道了,这里的空气中蕴含着灵气。村民们呼吸这里的空气,可以洗涤改善体质。久而久之,他们的身体素质都会远高于常人。” 他羡慕地看着林大宝:“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在武道上的造诣就这么厉害。常年在这种充满灵气的地方生活,确实是可以最大程度激发身体潜能的。看来你们都是有福之人,竟然能获得这种机缘。” 林大宝笑笑,不置可否。他带着媚娘等人往村里走去,边走边问:“牛叔,你们弄这些树桩去村里干啥?” 牛叔朗声笑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啊,准备把村里布置一下。大宝你是不是把时间都给忘记了?” “过年?” 林大宝回过神来,重重拍了拍脑袋。确实,再过几天就是年关了。看来牛叔他们是在为过年做准备。 “村里的房子已经造好了,装修也结束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准备在年三十统一搬家。何总还说由制药厂出钱,给村里办一个集体年夜饭。到时候全村人都在大广场里吃饭呢。我们也没啥能帮忙的,只能出点力气啦。” 大壮说起这件事情,也眉飞色舞,特别开心。往年美人沟村穷的很,年三十也没有多少喜庆的感觉。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大家手里都有了钱,总算可以热热闹闹过了好年啦。 林大宝听完不禁莞尔一笑。他上次确实跟和青青提过一次,要给全村办一次免费的集体年夜饭。想不到她的执行力这么强,竟然已经在筹备了。 “那我给你们加个彩头。到时候所有念书的小孩儿和五十五岁的老人,每人一个红包。” 林大宝想了想,微笑说道。 “真的吗?哈哈,还是大宝你大方!” “年三十那天,我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牛嫂厨艺好,让她掌勺!” 大壮听后,腾出脚踢了牛叔一下:“厨艺再好,能比大宝还好?” “也是~”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武平川和媚娘跟在后面,惊讶地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们没想到,这两个村里人竟然扛着这么重的东西,还能一路打闹着回村子里。仿佛身上这些东西,压根儿就没重量似的。另外,这个村子似乎跟其他村子也不太一样啊,村民关系竟然会这么和谐。 媚娘嘴巴小声嘀咕道:“不是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吗?什么拦路抢劫啊,买卖人口啊,过路费啊都有。” 牛叔听到,转头过来笑道:“姑娘你这话可错了。不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而是贫穷出刁民。我们农村其实没有坏人,以前只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会做出你口中那些刁民行为。” 媚娘尴尬地笑笑,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 牛叔和大壮相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托大宝的福,咱们美人沟村现在可不缺钱。要说起来,可能城里人日子过得还没有我们舒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