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捉奸在床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二十三章:捉奸在床

昏暗的大殿中,余地龙盘膝坐在正前方的香案上。他的身后是一尊将近三米的如来大佛,慈眉善目。可是这尊如来佛在余地龙的威压下,竟然显得黯淡无关,仿佛被余地龙抢去了所有的香火气魄。 大殿外,一道人影缓缓走到门口。还没等他敲门,余地龙便淡淡道:“诸葛先生,进来吧。” 诸葛正平一愣,连忙推开门,小心翼翼走进大殿中。他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对余地龙汇报道:“龙王,那个关于林大宝的调查报告出来了。” 余地龙睁开眼睛,淡淡道:“说。” “好。” 诸葛正平点点头,打开资料沉声介绍道:“林大宝,青山县秀水镇美人沟村人。他自幼家庭条件很差,初中未毕业就出去打工。前两年父亲出事,才回到村里照顾。在这一年时间中,林大宝靠贩卖美人沟村的山货和药材起家,很快就把生意做大了。他跟蒋秀娜,也就是在贩卖水果的时候认识的。然后,他们又合伙在海西市开了一家美人沟餐厅。” 余地龙微微皱起眉头:“别说废话,说点有用的。” 诸葛正平连忙擦了擦冷汗,加快语速介绍道:“前几个月,青山县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叫九章先生。他以雷霆手段统一了青山县地下势力,更是将青山县经营得犹如铁桶一样。原本青山县的老大黑八爷,就是死在九章先生手中。道上甚至有人在传,九章先生可能也是宗师境界的高手。” 余地龙一听,脸上露出讥讽笑容:“他也配称宗师境界?难道现在宗师境界这么不值钱了?一个二流混混而已,我先让他蹦跶几天。但是青山县的地盘,我必须要拿到手里。首先我就拿林大宝开刀!” “可是我听说林大宝跟九章先生很熟。万一九章先生真的是宗师境界怎么办?” “哼!如果这个所谓的九章先生是宗师境界,那么现在肯定带人杀上门来了。” 余地龙冷哼了一声,继续道:“这方面你不用担心。关于林大宝是狼牙大队军人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那天媚娘提到,林大宝是来海西市参加军区比武大会的。但是我托军队系统的朋友调查了一下,发现系统并没有林大宝的军籍。” “没有?” 余地龙愣了一下,狐疑道:“会不会是军队系统没有更新?媚娘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面骗我。” 诸葛正平摇摇头,继续道:“军籍系统是实时更新的。我拿到的数据,就是今天中午十二点最新更新过的数据。既然林大宝不在上面,就证明他肯定不会军人。起码不是有军籍的正式军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托朋友搞来了这次军区大比武的排名结果。名单中显示,今年取得军区大比武第一名的狼牙大队,总共有五名队员。但是里面并没有一个叫林大宝的人。” “砰!” 余地龙一拳砸在身下的香案上。顿时,厚实的香案马上就裂开一道细缝,让林大宝心痛不已。 他眯着眼睛,继续道:“那山田是怎么被媚娘抓住的?她是不是隐藏了实力?” “这方面媚娘倒是没有说谎。这次军区大比武的时候,山田确实跟着蝰蛇雇佣兵的人去捣乱了。只不过整支蝰蛇雇佣兵被那些参赛队伍完虐,已经全军覆没了。听说山田也受了重伤,实力大降。估计媚娘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才把山田偷出来。” 余地龙脸色这才稍微好转一些。他身为宗师境界,在海西市几乎无敌。但如果让他知道有人可以狙杀宗师,那他必定会亲手将那个苗头掐死在萌芽状态。 哪怕这个人是媚娘,也没有任何例外。 诸葛正平上前,小心翼翼问道:“龙王,要不要让我去把媚娘找来,问问她到底是为什么替林大宝撒谎?” 余地龙略一沉思,摇头冷笑道:“不用了。只要东北王在我手中,媚娘这辈子只能替我办事。她心里再不愿意,甚至是再恨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诸葛正平闻言好奇道:“武平川好歹是名镇一方的东北王,身上的伤难道真的治不了,这辈子只能成为废人了吗?” 余地龙冷冷扫了眼诸葛正平。 诸葛正平猛地一震,一股彻骨寒意从心底深处袭来。他连忙后退一步,低头顺目:“龙王对不起,我问的太多了。” 余地龙这才语气舒缓了一分,淡淡道:“无所谓了。当年的东北王武平川是最接近宗师境界的人。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死了。山田的宗师一刀,连我都不敢硬接,需要避其锋芒。武平川仅仅只是半步宗师,在刀下能留下半条命已经很不错了。连我都没有把握治疗他,你觉得他还有任何希望吗?” “可惜了。” 诸葛正平也是摇头感叹,随后退出大殿。 …… …… 林大宝当天晚上就睡在池芸芸别墅中的客房。第二天一大早,林大宝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经过上次与山田的交手之后,林大宝对体内的巫皇传承掌握又加深了不少。在这之前,林大宝只见过余龙王这一个宗师高手,而且两人没有真正交过手。但山田就不一样了,他也是成名已久的大宗师。与他交手,林大宝受益颇多。 “嘎吱。”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林大宝还没转过身,一具滚烫的身体就扑了过来,将林大宝扑倒在床上。 池芸芸手忙脚乱解开林大宝的衣服,贴了上去。 林大宝忌惮地看了眼门口,苦笑道:“池姐,裴珮回来了,睡在隔壁呢。” “我知道。” 池芸芸解开睡衣,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她媚眼如丝,坐在林大宝身上,嘤咛道:“这丫头不到十点钟是不会起床的。” 幽香的气息传到林大宝的鼻子里,让林大宝脑袋一阵眩晕。他正当壮年,早上起来本来就是欲望最强盛的时刻。此刻被池芸芸一挑逗,全身血液更是彻底燃烧起来。 他将池芸芸推倒在床上,色迷迷笑道:“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长处!” 池芸芸呼吸急促,眼神迷离点点头。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裴珮的敲门声:“大宝,你起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