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裴珮的心愿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二十二章:裴珮的心愿

“人的一生如何,如何生如何死如何活,取决于五项因素。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数和运道和天注定,不是你可以改变的。风水一术,至今几乎已经失传了。真正的风水大师,也不是你这个层次能接触到的。读书更不用说了,你从小到大考试就没及格过。” “说,这五个条件里面,你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积阴德。可偏偏你又不做好事,甚至偷偷做过不少非法勾当。所以你这一生,悬!” 林大宝在黑暗中叹了口气,正色说道。 王胖子一听,马上狐疑道:“不对吧。我觉得自己还挺顺利的。开煤矿赚大钱,没你说的那么可怜。” 林大宝眼光扫过去:“真的吗?你没发现最近诸事不顺?” 王胖子略一沉思,马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最近他的小煤矿出了事故,而且煤炭价格又持续走低,甚至还传来政府要关闭小煤矿的传闻。如果这几件事情都是真的,那自己的后半生可就真的凄惨无比了。 别的不说,就单单是为扩大产能借的那几笔高利贷,都要压死他。那些高利贷催债,可真是不讲人性的。 王胖子额头上马上流下了冷汗,迫切拉着林大宝哀求道:“求大师教我该怎么做?” “呵呵,方法我已经说过了,那就是积阴德。前半生做了多少坏事,现在就做多少好事弥补。赚了多少亏心钱,就救多少人。做好事后的感觉,你刚刚也体会到了……孰真孰假,你自己判断……” 林大宝拉着裴珮消失在黑暗中,声音遥遥传到王胖子耳朵里。只留下王胖子独自站在寒风中沉思。 “老大,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把那五万块钱追回来?” 一个手下上前,对王胖子建议道。 “我追你麻痹啊!你他妈的想害得老子下半辈子不得好死吗?” 王胖子一脚就把他踹翻在地,然后一本正经教育道:“那是高人,世外高人你们懂吗!咱们以后要做好事!” “做好事?” 一个手下为难地挠挠头,“老大,做好事咱们不专业啊。” “不专业就去学!你们看看,地上多少垃圾,快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去!那谁,你他妈的敢在老子面前扒窃?弟兄们赶紧上,把他扭到公安局里去……” …… …… “咻~” 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轻盈地划破黑暗,往前方驶去。 裴珮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看着林大宝。她嘴角带着浅浅笑意,黑色的瞳孔烟波路转,如同两枚晶莹的黑宝石。 林大宝扭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 裴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就是想把你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大宝满脸疑惑:“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哼!我印象中的林大宝是一个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可不是那个又能打,而且还会看风水的人。” 裴珮停顿了一下,好奇道:“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就是你说王胖子接下来会有很多烦心事,而且后半辈子还会倒霉之类的。” 林大宝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话你也信啊?” 裴珮一本正经点点头:“你说的煞有介事,连我这个无神论者都信了。”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信则有,不信则无。命这种东西,你只要保持敬畏就可以了。不过你要记住,凡事要无愧于人,无愧于心,无愧于天。能做这三点,诸邪不侵。” 裴珮虽然看起来还在云里雾里,不过还是重重点点头。 何况,玛莎拉蒂在池芸芸的别墅前停下。 裴珮带着林大宝上楼。进门前,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对林大宝说道:“你先等等。” 然后她兔子似的飞快冲进房间里。 几分钟后,裴珮才打开房门,对林大宝抱歉笑道:“房间有点乱,我收拾了一下。” 林大宝走进房间,抬头就看到对面墙上自己的照片不见了。看来是裴珮觉得不好意思,抢先进门把照片藏起来了。 林大宝故意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点头颔首:“房间布局不错。不过你这墙上是不是缺一张照片啊?” 裴珮一惊,马上面不改色道:“嗯。那张照片受潮了,我送去照相馆处理了。” 林大宝又指着床底道:“这下面不是有个相框吗?你把这个挂起来不就好了。” 裴珮马上趴到床上,把相框推进了床底里面:“这个……那个,这照片不好看,我准备换一张。” 她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都快能捏出水来了。 林大宝只好笑着摇摇头。他主动转移话题,问道:“你为什么会去快活林酒吧打工?” 裴珮马上神秘兮兮笑了起来。她从衣柜里拿出那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在床上:“你看!这些都是我从快活林酒吧收集的证据。” “证据?” 林大宝有些不解。 裴珮认真解释道:“你还记得吗,我上次说要去调查一个大新闻。其实我最开始是想写一个关于红灯区小姐的报道,深挖掘里面的故事。但是调查之后我才发现,这些小姐只是最底层的人。城中村的那些酒吧龙蛇混杂,私底下都在做不法勾当。” 林大宝一听,表情顿时凝重起来,呵斥道:“所以你就去里面打工当卧底?简直胡闹!这太危险了!” 裴珮撅着嘴巴,委屈道:“我的目标是战地记者,他们在连天战火中采访,可比我危险多了。我在酒吧里打工快一个月了,真的收集了很多证据。甚至有很多像怡然那样的大学生,被逼良为娼,毁了原本大有前途的生活。你要是看到这些事情,能忍受吗?” 林大宝沉默了一下,叹息道:“那你也不能以身犯险啊。你知不知道池姐多担心你啊。而且你要是被酒吧的人发现,那就太危险了。” “嘻嘻,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我不会放弃的。” 望着裴珮决然的神情,林大宝也只能叹了口气。他想了想,说道:“我上次给你的玉佩还在吗?” 裴珮解开衣领,拉住玉佩:“在啊,我每天都贴身携带的。” “好!你要答应我,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摘下玉佩。尤其是在去酒吧上班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