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酒吧中 - 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一十八章:酒吧中

快活林酒吧所在的位置,是海西市中心的一个城中村。这个城中村的地段非常好,但是里面居住的人却非常复杂。而且临街的一排民房,被人改造成了酒吧。借着附近混乱的环境,酒吧生意越做越大。很快,这里就形成了海西市远近闻名的酒吧一条街。 酒吧后面就是纵横交错的小巷子。每到晚上,二三十家粉红色的洗头房就开门营业,组成了海西市的红灯区。 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如同幽灵般驶进酒吧街。 车子是池芸芸的。她知道林大宝要来酒吧街,特意把车子借给了林大宝。 林大宝刚刚下车,马上就有一个醉醺醺的女生走了过来。她打量了一番玛莎拉蒂,然后倚靠在车门,妩媚道:“帅哥,送我去酒店,我今晚就是你的人了。” 这女人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低胸装,几乎大半个白花花的胸脯暴露在冷风之中。再往脸上看,厚厚的粉底下,是一张还算年轻的脸庞。 女人注意到林大宝的眼神,于是“咯咯咯”笑了起来。她拉起林大宝的手掌,放在自己胸部,眼神迷离道:“上车。我让你车上先舒服一次。” “滴滴滴。” 女人口袋中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接通,女人不耐烦道:“我在加班,今天晚上不回来了。我说你烦不烦,唧唧歪歪是个男人吗?” 说着,女人挂断电话,对林大宝妩媚道:“帅哥,约不约?” 林大宝抽回手,淡淡摇头:“不用了。” “哼!装什么装!” 女生马上沉下了脸,醉醺醺朝不远处一辆宝马车走去。 “帅哥,有兴趣喝一杯吗?” “帅哥,我们一起去兜风吧。” “小帅哥,我们姐妹俩晚上都有空,要不要一起玩啊。” “……” 很快,又有其他美女主动上前搭讪。其中甚至还有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人年纪不大,脸上不施粉黛、淡妆素裹。而且两人还穿着一身学生装,看起来那叫一个清纯。 可是林大宝一看到她们手里夹着的香烟,顿时就没了兴趣。 “欢迎光临快活林酒吧,先生里面请。” 林大宝刚刚走到酒吧门口,马上就有一个女服务员迎了出来。她梳着马尾,脸色满是青涩,对林大宝微微躬身。 林大宝点点头,迈步走进酒吧中。 “轰~” 一打开门,酒吧中马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劲歌音乐声。最前方的舞台上,一个梳着脏辫的DJ美女跟着节奏疯狂甩动身体,双手高举过头顶,随着节奏摇摆。在她四周是四个高台,台子上站着四个衣着暴露的美女。她们双腿夹着钢管,性感地扭动着身体。从林大宝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四女裙底镂空的内裤。 在酒吧最中间位置,是一个圆形的大舞池。几十个男男女女拥挤在舞池中,随着节奏扭动着身体。忽闪忽暗的灯光下,这些身体交织在一起,剧烈碰撞摩擦着,整个酒吧中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甚至在昏暗的角落中,林大宝看到几对男女正在做着原始运动。而他们旁边的客人,似乎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位先生,您有预定位置吗?” 那个马尾辫服务员跟在林大宝身后,怯怯询问道。 林大宝摇摇头,旋即对她笑道:“我跟你打听一个人。” 女服务员马上警惕地看着林大宝,迅速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大宝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还没问呢,你怎么知道自己不知道?” 对方这次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苦恼地拍了拍脑袋。 林大宝笑道:“放心,我不是来捣乱的。我问你,你知道这里有个叫裴珮的吗?” 服务员想了想,还是摇头道:“这个我真的不是很清楚。在酒吧里工作的女生,基本都用化名的,很少有人用真名。我们酒吧里有十一个Lily,九个露丝,还有八个梦露。但是唯独没有叫裴珮的。” 林大宝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他想了想,继续道:“那你们酒吧有一个叫郭利宏的吗?” “你认识郭总?” 女服务员脸上马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她急急往后退了两步,低头解释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郭总的朋友。我什么都不知道,刚刚什么都没说。” 林大宝愣了一下,起身来到她身旁,正色解释道:“放心,我不认识郭利宏。我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所以随口问一句。” 女服务员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她对林大宝叮嘱道:“郭总在海西市关系网很硬的,黑白两道都能吃的开。特别我听说他还是什么龙王的手下,所以你千万不要在我们酒吧里闹事。” “多谢提醒。” 林大宝朝她笑笑,道:“给我来一扎啤酒。” “好,马上到!” 女服务员一听,马上兴高采烈地去了。酒吧中的服务员工资不高,但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酒吧客人的小费,或者是主动推销卖出啤酒后的提成。 林大宝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很快,女服务员抱着一打啤酒走了过来。她将啤酒放在桌子上,对林大宝展颜笑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来这里上班了两个礼拜了,但是一瓶啤酒都没有卖出去过。昨天郭总还说了,要是我还是毫无起色就感觉滚蛋。” “小事一桩。” 林大宝笑了笑,问道:“你应该是在读大学生吧?” 安怡然害羞地点点头:“是的。我家是农村的,全村只有我一个大学生。不过我们家也是穷得叮当响,来年的学费都还没着落。所以我想趁着现在放假,来工地里赚点学费。” “厉害!” 林大宝由衷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就可以自己赚学费,果然是穷人当自强。 林大宝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这就像是一朵石头下面的小花,无论怎么压迫,总有盛开的那一天。 “回头你要是知道哪个是裴珮,记得告诉我一声。” 林大宝翻来翻去,才从口袋中找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递给安怡然。 “对不起,我们不出台。” 正在这时,不远处卡座上的几个客人,吸引了林大宝的注意力。其中一个个子高挑的姑娘背对着林大吧坐着,背影看起来似乎很熟悉。 “流氓!下流!” 这个姑娘起身,朝外面走去。 林大宝马上一愣,也站了起来:“裴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