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酿酒工坊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八十八章:酿酒工坊

众人走后,餐厅里终于安静下来。望着众人离开的背影,林大宝的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丝凝重。这次聚会,除了赵武痴的苍龙特战组没到之外,其余参加军区大比武的十九支部队全部都来了。在这之前,宁致武曾经提供给林大宝一份参赛队伍的实力排名。上面清楚标注了各支部队的实力、特征和排名。但是林大宝今天晚上却发现,这份排名完全不具备任何参考价值。 有一些名声不显的队伍,未必就如排名中那么弱。有些看似跋扈的人,未必就如调查中的那么强。 就比如那个叫波蒂格的黑人,实力很强,但弱点同样也很明显。林大宝绝对不相信这就是北海小队的底牌。 就比如说曹恒均身为破军小队队长,实力看起来并不出众。但是破军小队中有一个身材单薄,沉默寡言的眼镜男生,却是真正的形意拳高手。不出意外的话,他肯定是破军中实力最强的人。 就算是宁致武,恐怕也没有将113军队最强的实力展现出来。他队伍中那个四十多岁的憨厚汉子看似不起眼,但是他眼中偶尔暴露出来的凌厉眼神,却让林大宝也心生惊讶。 “还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林大宝脑海中如同放电影一样,将参加晚宴的那些人飞快过了一遍。 “大宝,你知道我们今天晚上赚了多少钱吗?” 正在这时,许思辰打破林大宝的思绪,拉着蒋秀娜兴奋地跑了过来。 林大宝笑了笑,好奇问道:“多少?” “你猜!”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今天晚上,单单包场的餐费就收了八十万。食材都是从美人沟村运来的,并没有花多少钱。仅仅这一项,餐厅今天的盈利就至少有七十万。 而后,这一百二十个人,又喝了将近六十坛米酒。许思辰狮子大开口,米酒要价五千块一坛,而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一来一去,至少又是三十万利润。也就是说,今天晚上美人沟餐厅的盈利至少有一百万! 这一顿饭,几乎吃掉了周老四一套房子。怪不得他离开的时候瞪着林大宝,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林大宝竖起一个手指,笑道:“收入是一百一十万,利润应该在一百万左右。” 许思辰一听,顿时就泄了气。她撅着嘴巴,埋怨道:“大宝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吗?一下子就猜中了,真没意思。” 林大宝顿时一阵头大。前几天许思辰也让林大宝猜营业额,林大宝故意猜错了。结果许思辰用这件事情整整嘲笑了林大宝好几天。 这次猜对了,结果又被鄙视。 这可不就是横竖都不讨好么。 蒋秀娜走过来,笑着转移话题:“大宝,我也没想到咱们美人沟的米酒这么好卖。今天晚上这一顿,把餐厅库存的米酒都喝完了。接下来几天,要是客人要喝酒的话,咱们就得断货了。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可以就近组织一下酿酒?” “ 哦?说说你的想法。” 蒋秀娜应该早就已经做过计划了,马上娓娓道来:“我想过了,现在咱们的米酒是从美人沟村运来的。酒水的运输比较麻烦,而且很容易出现断货的情况。所以我想把美人沟村的酿酒方法找来,让海西市附近村庄负责酿造。这样一来,不禁可以降低成本,也可以保证米酒的充足供应。” 林大宝一听,顿时笑了起来:“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已经在着手这件事情了?” “就知道瞒不过你。” 蒋秀娜不好意思抿了抿嘴,带着林大宝往后院走去:“我前几天确实尝试过一次,但是效果并不太理想。” 林大宝跟着蒋秀娜来到后院,看到角落里堆着一台布满灰尘的蒸馏机,上面依稀还有酒渣残留。蒋秀娜叹了口气,道:“这台设备是市场最先进的蒸馏器了,据说酿酒的成功率很高。除此之外,我还让三金叔把酿酒方法告诉我了。可不知道为什么,酿出来的酒口感很差,跟美人沟村的根本没法比。” “但是我的原料、方法明明都跟美人沟村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连设备都是最新的。” 林大宝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聪颖如蒋秀娜,竟然也会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他笑着摇摇头:“正所谓一方水土一方酒,酿美酒并不是方法一样就可以了。真正的美酒,需要考虑温度、湿度、水质等诸多因素。甚至连酒坛子的好坏,都有可能会决定美酒成功与否。举个例子,就算是你现在拿到茅台酒的配方,也根本不能酿出美酒。” 其实林大宝还有一句话没说。美人沟村酿酒,用的是天柱山上的泉水。自从经过巫皇大阵改造后,天柱山泉水中蕴含着浓郁的巫皇真气。别说是酿酒了,就连白开水的口感都比别处好很多。 蒋秀娜闻言,皱起了眉头:“那现在怎么办?美人沟村的米酒产量低,远远跟不上销量。” 林大宝想了想:“回头你联系一下三金叔,让他组织几个酿酒手艺好的村民,建造一个酿酒工坊。” 蒋秀娜有些不放心:“酿酒工坊?村里从来没有弄过这个,大家会弄吗?” 林大宝笑笑:“放心吧。晚上我会把酿酒的工艺流程和工坊的建造要点都写出来。胡磊手下有专业的建筑公司,建造酿酒工坊肯定不是难事。” “而且我检查过村里的酿酒配方,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回头我再把改进后的配方给三金叔,让他先试着酿两坛酒尝尝。” “行!” 蒋秀娜这才松了一口气。 闲聊了两句,林大宝迈步朝楼上走去。来到媚娘房门口,林大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房间里面黑乎乎的,似乎没有人。 “难道走了?” 他推开媚娘的房门,看到里面乱糟糟的,似乎有打斗的痕迹。林大宝飞快在房间中检查了一遍,所有东西都散落在地上。窗户位置,甚至还有一丝血迹。 林大宝推开窗户,外面没人。 “呼~” 正在这时,一阵破空声向林大宝后脑勺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