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身残志坚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七十六章:身残志坚

林大宝一脚踩在诸葛正平的脸上,按在地上摩擦。他目光如水,看不出喜怒哀乐:“大家都是成年人,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道理你们要是不懂,我来讲给你们听。” 江天浩畏惧地看着林大宝,瑟瑟发抖。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寒意。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似不悲不喜,但却犹如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潭,根本看不出底细。 最让人恐惧的不是威胁,而是未知。 “你放了江少爷,有什么事情算我头上。” 地上的诸葛正平喘着粗气,对林大宝挤出一句话。 林大宝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你还挺讲义气的?你都被我踩在脚下了,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江天浩瑟瑟发抖,指着诸葛正平说道:“这个主意是他出的,不关我事。你有什么事情冲着他去。” 诸葛正平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你们在干什么!” 正在这时,铁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接着,两个警察冲了进来。他们扫了一眼,来到江天浩身旁关切问道:“江少爷,你没事吧?” 江天浩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眼神畏惧看着林大宝。 诸葛正平也从地上爬起来,心有余悸道:“还好我刚刚一看情况不对,马上就报警了。” “妈的!不会早点报警吗!” 江天浩突然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诸葛正平脸上,怒气冲冲骂道。 诸葛正平低下头:“江少爷,是我考虑不周。” “走!” 江天浩畏惧地看了眼林大宝,从铁门离开了。林大宝与诸葛正平擦身而过,淡淡道:“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狗,有意思?” 诸葛正平身体一颤,马上也快步走开了。 两人坐上汽车离开,江天浩终于又恢复成了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他冷冷扫了眼诸葛正平,质问道:“刚刚他跟你说了什么?” 诸葛正平连忙摇头:“什么都没说。” 江天浩冷哼一声:“哼!你要记住,不是我们收留你,你早就饿死街头了。” 诸葛正平连忙点头。他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江少爷,那咱们明天?” “明天?叫上人继续来!我已经联系黑鼠他们过来了。他身手再好也只有一个人,捏死他就跟捏死只蚂蚁!” …… …… 林大宝回到美人沟餐厅的时候,餐厅已经正常开业了。原先被阻挡的客人现在又回来了,正排着队点菜用餐。 赵峰平也把光头华展从派出所保释了出来。 “九……大宝哥,是我没做好。” 光头华展见到林大宝进门,马上起身自责道。他脸上鼻青脸肿,身上也遍体鳞伤。林大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赵峰平连忙起身解释道:“江天浩跟派出所的人打了招呼,他们在里面对华展下了黑手。” 华展咧嘴一笑:“都是小伤而已。看守所那几个混混,被我废了两条胳膊。” “干的漂亮。” 林大宝赞许地朝他笑了笑,然后摸出一个小瓷瓶扔给他:“这里面是外伤药。你涂抹在伤口,明天就没事了。” “谢谢大宝哥!” 华展激动地接过小瓷瓶,贴身放进口袋中。瞧他这模样,都恨不得把这个小瓷瓶当传家宝给供起来。 林大宝扭头望向赵峰平。 赵峰平不禁打了个哆嗦,急急忙忙解释道:“林先生,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如果是在明面上做生意打通关系,我多少能发挥一点作用。但如果涉及到余龙王的地下势力,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林大宝点点头,淡淡道:“把手伸过来。” 赵峰平一惊,不由自主往后退去。他昨天就是把手伸出去,硬生生被林大宝给折断了。 他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看到赵峰平畏惧的模样,林大宝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他右手轻弹,数道巫皇真气激射而出,如同清风绕指一般缠住了赵峰平受伤的右手。随着两声清脆的“咔嚓”声,赵峰平脸上露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连忙拆掉石膏,活动了一下右手,发现骨头断掉的右手竟然已经痊愈了! “这……隔空接骨?” 赵峰平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名下就有一家民营医院,因此对医术多少知道一些。在中医里,确实有隔空接骨这样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造就已经失传了,没想到现在竟然会重现人间! 赵峰平大喜过望:“神医,神医啊!” “你主动把华展保释出来,表现不错。重新帮你接上骨头,就当做是对你的奖励。” 林大宝淡淡说道。 赵峰平闻言,欲言又止道:“林先生,那我身上的肿瘤?” “只要你忠心办事,我自然会帮你把肺部肿瘤去掉。至于什么时候动手,就要看你接下去的表现了。” 赵峰平面露难色:“林先生,肿瘤是会扩散的。如果时间一长,扩散到全身的话……” 林大宝闻言,淡淡一笑:“在我眼中,肿瘤跟感冒咳嗽没什么区别。就算是扩散到全身又如何?不过就是药到病除而已。” …… …… 美人沟餐厅恢复正常营业,林大宝向两女告辞离开。 刚刚走到街角,林大宝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女记者裴珮手拿相机,对着跪在雨中的那几个混混一阵乱拍。 雨水落在她身上,她竟然也浑然不知。 林大宝拿了把雨伞,撑在她头顶笑道:“这么投入,也不怕感冒?” 裴珮一愣,马上起身回头。看到来人是林大宝以后,她马上兴奋地跳了起来:“林大宝,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大宝笑道:“刚来海西市。” 裴珮撅起嘴巴,酸溜溜道:“哦~你肯定是先去看蒋秀娜和许思辰了吧?” 林大宝随口笑笑。 “对了,你在干什么?” 林大宝不解问道。 裴珮指着这几个跪在地上的混混,兴奋道:“你看他们,多奇怪啊。下大雨了还跪在这里,问他们话也不说。我觉得他们肯定是信徒,在进行某种修行……” 裴珮脑洞奇大,天马行空猜测起来。 林大宝无奈笑笑,来到几个混混面前,把碗里的钱倒到自己口袋:“你想多了。他们这是身残志坚,在赚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