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裂缝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六十三章:裂缝

餐厅对面,是一栋高耸写字楼。 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整栋写字楼漆黑一片。唯有顶楼还亮着灯,如果仔细看,依稀还能看到落地窗前有两个人影。 一个干瘦的老人双手背在身后,俯视着对面一触即发的众人。他身高很矮,不足一米六。而且全身枯瘦,似乎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 乍一看,他就像是一个营养不良的老农。他佝偻着身子站在窗前,甚至会让人不自觉遗忘他的存在。 甚至连寒风都把他忘记了……寒风吹在他身上,竟然连衣角都没有吹起来。 他就是海西市龙王,余地龙!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跟他并肩站着。年轻人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面色如玉,嘴角勾着自信的笑容。他站在余地龙旁边,微笑道:“舅舅,这种小事你何必还亲自跑一趟呢?” “婚姻大事,我这个做舅舅的当然要来看看。当年你妈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婚事。” 余地龙的声音沙哑,就像是两片瓷片相互摩擦后发出的。他面无表情道:“这个叫蒋秀娜的女子,就是你当初念念不忘的人?要是我记得没错,你们是大学同学吧?” 江天浩伸了个懒腰,点头笑道:“当初我以为她去国外留学了,所以也追去了国外。没想到她竟然躲到海西市来了,而且还开了间餐厅。舅舅,这次你可千万要帮我。” 余地龙面无表情道:“这是你的执念,我当然会帮。下面那个叫宁致武的,跟她是什么关系?” 江天浩耸了耸肩膀,胸有成竹道:“舅舅你放心好了。我敢打赌,他们俩绝对没关系。那个叫宁致武的,不是娜娜喜欢的类型。” “呵呵,就算是有关系又如何。你是我余龙王的外甥,只要是你在海西市看中的东西,我都会送到你手上。” 余地龙淡淡说道。 两人话音落下,突然一辆霸道的吉普车从远处疾驶而来,几乎狂怒着冲到了人群中。餐厅门口那些混混,连忙屁滚尿流地躲开了。就连气质儒雅的诸葛正平,也是一身狼狈,差点摔倒在地上。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人从驾驶座跳下来,双手插兜慢悠悠走到人群中。原本站在餐厅中的蒋秀娜,此刻也开心地冲了出去,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这个年轻人身前。 “这是……!” 看到蒋秀娜与林大宝亲密的模样,江天浩的瞳孔剧烈收缩。他猛地往前一步,抓着栏杆的双手青筋暴露。 下面那个年轻人看似平淡无奇,但却让他产生了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别人从眼前夺走了。 “舅舅!” 江天浩不由得偏头看了眼余地龙。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江天浩大惊失色。原本身材佝偻,身高不足一米五的余地龙,此刻身体竟然随风膨胀,身高拔高到足足一米九多。浑身上下肌肉鼓胀,哪里像一个五六十岁的苍老老农! 这分明就是一杆锋利的长枪! 江天浩倒吸一口凉气:“舅舅,你没事吧?” “没事。” 余地龙突然咧嘴笑了起来,“有点意思。” …… ……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诸葛正平也感受到一丝极度危险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你是谁?” 林大宝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他来到蒋秀娜和许思辰面前,笑道:“怎么这么热闹?” 还没等蒋秀娜开口,许思辰已经唯恐天下不乱地告状道:“林大宝,我们被人欺负啦!你帮不帮我们?” 林大宝哑然失笑:“有谁敢欺负你?” “哼!你看娜娜的手都被抓破了!” 许思辰指着蒋秀娜手上的伤口,撅着嘴巴说道。 林大宝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转头望向宁致武,冷冷道:“怎么回事?” 顿时,宁致武只感觉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几乎连空气温度也下降了好几度。他甚至觉得,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赵峰平更是从心底生出一阵寒意,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宁致武苦笑了一声,把之前在包厢中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解释道:“他的手臂已经断了,算是给他的惩罚。” “你过来。” 林大宝朝赵峰平招招手。 赵峰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小心翼翼上前。他声音颤抖解释道:“我……我知道错了……” “呵呵,别紧张。” 林大宝拉起受伤的左手,轻轻一折。只听得“咔嚓”一声,原本诡异扭曲的手臂竟然恢复了原状。赵峰平一愣,满脸惊喜甩了甩手:“你真是神医啊!我手恢复了!” 旁边众人,包括宁致武在内,此刻非但没有惊喜,而是一脸同情看着他。 赵峰平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解问道:“你们怎么都是这种表情?” “咔嚓!” 他话音未落,右手一阵剧痛传来。接着,赵峰平的右手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弯曲着,竟然也断了。 “啊~” 阵阵剧痛袭来,让赵峰平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他紧紧咬着牙关,倒吸凉气问道:“为什么!” 林大宝甩了甩手,淡淡道:“从伤口看,应该是你的右手抓的。所以,该断的是你的右手。当然,我的手法有点特殊。所以在一个月内,你的手伤不会有任何好转。至于什么时候替你疗伤,就看你后续的表现吧。” “扑通!” 赵峰平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至于你,怎么回事?” 林大宝转头望向诸葛正平。 看到双手插兜,看似淡然的林大宝,诸葛正平从心底涌起一股寒意。这种忌惮恐怖的感觉,甚至在面对龙王的时候都未曾有过。 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诸多手下,恢复了一丝信心。他鼓足勇气,沉声道:“我是龙王的人……” “龙你大爷。” 林大宝挥挥手,不耐烦道:“赶紧滚,要不然老子让你生活不能自理。” 说着,他手指向对面的大楼,轻轻往下一砍。 平地起风,直卷高楼。 “咔嚓。” 余地龙面前的大落地窗,赫然出现一道裂缝。 裂缝的模样如同一个手掌,对他竖着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