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自己砸车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五十四章:自己砸车

挂完电话,老朱脸上狞笑更甚:“外地人,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九章先生。在青山县这种地方得罪九章先生,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何青青在一旁疑惑问道:“大宝,九章先生是谁?” 倪芳一脸同情地看着林大宝,幸灾乐祸解释道:“九章先生是咱们青山县的太上皇。青山县的黑白两道,都是九章先生的势力范围。在青山县有句说法,宁可得罪县长,也不能得罪九章先生。” 倪芳停顿了一下,嘻嘻笑道:“老朱跟九章先生手下的刀哥很熟。你得罪了老朱,就等于得罪了刀哥。我看在你是青青朋友的份上,提醒你一句,赶紧留下车子快跑吧。要不然警察来了都救不了你。” 何青青一听,顿时也急了。她死命将林大宝往停车场出口推去:“大宝你快走,别管我。” 林大宝就跟脚底生根一样,一动也不动。他伸手揉了揉何青青的头发,柔声笑道:“有我在,你怕什么。悄悄告诉你,我在青山县很厉害的,是属于黑老大那个级别。” “扑哧。” 何青青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手在林大宝胳膊上掐了一把,嗔怪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吹牛。” 林大宝站过头,微微一笑:“总之你记住。有我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 简单几个字,风淡风轻。但是落在何青青耳朵里,却好像定海神针一样,有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何青青乖巧地点点头,笃定道:“我相信你!九章先生再牛逼,能比警察还厉害,能比军人还厉害吗!” 望着两人亲密的姿态,倪芳心中燃起了熊熊妒火。一直以来,她也渴望着会有一个男人站在她的旁边,给她宽厚的肩膀依靠。可是偏偏每次她找到的男人都只有啤酒肚,哪有什么宽厚肩膀。 她在一旁冷笑起来:“青青,你现在甩了他,还有机会回头。要不然等会儿刀哥来了,谁都保不了你。在青山县,没有人敢得罪九章先生的。” 何青青扫了她一眼:“从今而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吧。咱们价值观不同,不是一路人。” “你!你迟早会后悔的!” 倪芳脸色一沉,气得浑身发抖。 不远处,几个彪形大汉出现入口处,拎着钢管气势汹汹朝这边走来。 “刀哥,这里!” 老朱手舞足蹈朝他们大叫起来。他一路小跑过去,肥胖的身体灵活得不像话:“刀哥,我把那小子拖住了!外地人跟在咱们青山县这么嚣张,这不就是在打九章先生的脸吗?” “妈的,敢在九章先生的地盘撒野!他人呢?” 刀哥气势汹汹地喝问道。 老朱手指向林大宝:“在那。” 刀哥顺着老朱手指方向望去,不远处一个身穿军装的人背对着他。那个挺直背影,他觉得无比熟悉,但却又有些陌生。 刀哥眼中满是疑惑,朝那边走去。 那个背影,缓缓转过身来。 “我操!” 刀哥猛地一怔,顿时停下了脚步。他使劲擦了擦眼睛,又朝那边望去。此刻,那个穿军装的背影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刀哥,就是那个穿军装的小子!咱们在九章先生手下,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老朱还是在一旁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你麻痹啰嗦你妹啊!” 刀哥脸一沉,一巴掌就呼了过去。老朱肥胖的身体不自觉往后倒去,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出现在他的脸颊上。 “刀哥,你这是……” 老朱有些懵逼,刚要抱怨的时候,却见到刀哥早已经一路小跑朝林大宝冲过去了。他一边跑,还一边尊敬叫道:“九章先生,你怎么来了!” 他气喘吁吁在林大宝面前站定,毕恭毕敬道:“九章先生!我是小刀啊。” “小刀?” 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崇拜的大个子,林大宝也觉得有些眼熟。他一拍脑袋,笑道:“哦,我记起来了。你原来是在城南码头的吧。” 刀哥一听,忙不迭点头,欣喜万分:“九章先生你竟然还记得我!” 林大宝微微点头,笑道:“自家兄弟,当然记得!” 刀哥高兴地热泪盈眶,忘乎所以。他回过神,问道:“九章先生,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大宝双手插兜,随意道:“问你朋友吧?” 声音云淡风轻,但是刀哥却觉得背后不自觉流下了冷汗。眼前的九章先生,当初可是单枪匹马把黑白武馆杀了个通透的人呐。 刀哥一把揪住老朱,咬牙切齿喝问道:“是你冲撞了九章先生?” “九章先生……刀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老朱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后背阵阵发凉。打死他都想不到,这个看似人畜无伤的年轻人,竟然会是名贯青山县的九章先生。 不仅仅是他,一旁的倪芳等人也是惊愕地无以复加。传闻中的九章先生难道不是一个彪形大汉黑老大吗?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就跟农民工似的,怎么可能会是九章先生呢。 “我搞错你麻痹!” 刀哥又一巴掌甩在老朱的脸颊上。他破口大骂道:“老子跟着九章先生出生入死,难道会认错人?你他妈的得罪了九章先生,等着收尸吧!” 几人闻言,面如死灰瑟瑟发抖。 “噗通。” 老朱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上。他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九章先生,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吧。” 付大彪见状,连忙也拉着倪芳跪了下来。 “呵呵,我刚刚说过,我可以有第三个选择,你现在信了吧?” 林大宝缓缓上前,在老朱面前蹲下。他淡淡道:“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跟我争?” “我错了……” 老朱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滑落。 刀哥上前,在林大宝身侧小声道:“九章先生,要不交给我来处理吧?这种人渣会脏了你的手。” 三人一听,更是满脸哀求地看着林大宝。刀哥在青山县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要是落在他手里,比死还恐怖。 “不用了。” 林大宝淡淡一笑。他从刀哥手中接过钢管,扔在老朱面前。 老朱不明所以,胆战心惊道:“九章先生,我不敢对你动手。” “动你妹啊。” 林大宝笑骂了一句。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奔驰车,淡淡道:“自己砸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