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龙虎膏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四十五章:龙虎膏

“结盟?” 听到江红绛的提议,众人皆是愣了一下。就连宁致武也是不解地看着江红绛。 江红绛悠悠解释道:“这次军区大比武不是个人单打独斗,而是以组队方式进行。如果我们结盟的话,可以优势互补,提高闯进决赛的胜率。” 一旁的宁致武皱眉道:“这不太好吧,违反了军区大比武的初衷。” 江红绛花枝乱颤笑了起来:“初衷?你告诉我军区大比武的初衷是什么?” “当然是练兵!以比赛的形式,让大家时刻保持警惕。” “咯咯咯,你告诉我现在还有谁是抱着这种目的参加大比武的?在大家眼中,当然是获胜拿到第一比较重要。” 宁致武沉默了一下,正色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我是这种目的。” “我们也是。” 苏梅等人也正色说道。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当兵不练兵,那就是耍流氓。你个娘们家家的,还不如回家奶孩子去。” “你!” 江红绛柳叶眉倒竖,一脸愠怒盯着林大宝。几秒钟后,她又“咯咯咯”魅惑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们不同意结盟喽?” 苏梅点点头:“我们听大宝的。” “好!军区大比武的时候你们别后悔!” 江红绛扔下一句话,踩着高跟鞋往军营外走去。走了一半,她回头愠怒道:“宁致武,你还不走!” “得,马上来。” 宁致武偷偷对林大宝道,“师父,我去海西市先看看环境,回头画一份地图给你。不过咱们说好了,等军区大比武正式开始,我遇到狼牙大队的人,肯定不会留手的。” 林大宝笑笑。 他一拍脑袋,叮嘱道:“我有两个朋友在海西市创业,叫蒋秀娜和许思辰。你这两天要是有空,帮我看看她们有没有麻烦。” “朋友?” 宁致武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是师娘吧?” “滚!” 林大宝抄起一个肉包子就砸了过去。宁致武伸手接住,狠狠咬上一口:“师父你放心好了。我到了海西市就去找师娘们,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 …… …… 狼牙大队食堂中,临时搭起了一口大锅。大锅里面装满墨绿色的浑浊液体,乍一看就看沥青似的。 此刻,液体正在“咕咚咕咚”翻滚着气泡,发出刺鼻的气味。 “金钱草三两。” “地龙干碾成粉,三两。” “百日红二两。” “……” 林大宝站在大锅前,一边口中默念药方,一边将各种草药扔进大锅中。很快,这一大锅液体颜色由墨绿色逐渐变深,成了漆黑的药膏模样。而且那股刺鼻的气味也随之越来越浓,闻一闻都差点要作呕。 崔铭等人七倒八歪躺在厨房地面上,“哎吆哎吆”叫喊不已。 “大宝,你这本《百兽拳经》也太折磨人了。” 韩五呈“大”字型瘫在地上,满脸生无可恋。《百兽拳经》刚刚练习的时候很轻松,效果也很明显。但是随着练习逐渐深入,气血流转轨迹发生变化,导致他们每练一次,身体就会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天下来,就连身体素质最强的铁山也成了废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崔铭艰难抬起头,对林大宝皱眉道:“大宝,我承认《百兽拳经》很有用,对实力提升也很大。但是这种练法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还有六天就是军区比武大会了,根本没有恢复时间。如果我们以这种身体状态参加比武大会,不用别人动手,我们自己都输了。” “没错。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至少要五天才能完全恢复。而且明天我肯定不能参加集训的。” “要不等比武大会后再练习《百兽拳经》吧。那时候咱们有充足的恢复时间。” “……”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林大宝耐心听他们说完,随后微笑道:“有我在,保证明天你们明天照样活蹦乱跳的。” “是不是靠这些药膏?跟我那天泡的药浴差不多?” 铁山倒吸了一口凉气,率先开口问道。他前几天在林大宝的指导下泡过一次药浴,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你那天的药浴只是缩减版本。为了最大程度刺激你们的潜能,我给你们加了不少好东西。” 铁山欲哭无泪。 崔铭艰难坐起身体,问道:“你该不会让我们把这些东西涂在身上吧?像我这样的美男子,你忍心这么毁我容?” 林大宝翻了翻白眼:“你可以选择不涂。不过明天要是下不了床,可别怪我。” “嘿嘿,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其实我平时敷的面膜也跟这个差不多。我相信这药膏不仅有恢复作用,还有美容效果对吧。” 崔铭身为狼牙大队教官,却没有任何节操可言。听林大宝一声威胁,马上就改变了立场。 林大宝一本正经摇摇头:“没有任何美容效果,而且用多了还容易长痘痘。” “嗷~” 崔铭痛苦地嗥了一声。 “好难闻的味道。” 韩五也凑上前去看了一眼,“你该不会是往里尿尿了吧?” 林大宝闻言,顿时一拍脑袋:“差点把这味药给忘了。” 他连忙跑出门外,一会儿功夫就拎回来一个水桶。水桶里散发着刺鼻的气味,黄黄得十分恶心。 众人难以置信:“竟然真的是尿?大宝你手下留情啊。你不往里面倒,我们还是朋友。” “黄牛尿,有祛毒降火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药引子。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 林大宝毫不犹豫把这桶黄牛尿倒进了大铁锅中。顿时,大铁锅里的刺激性气味更重了,几乎被熏得要掉眼泪。 大火燃尽,铁锅中的东西也被熬成了糊糊的药膏状。 林大宝扔下锅铲,拍拍手笑道:“大家别客气,尽情往身上涂。这叫龙虎膏,可是好东西,外面买都买不到的。” 众人无奈,只好捏着鼻子上前,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一团团黑乎乎粘糊糊的药膏。 突然,韩五指着苏梅坏笑起来:“那苏教官怎么办?难道也要跟我们一起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