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中毒了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三十一章:中毒了

听到林大宝的讽刺,眼镜男欲哭无泪。他倒是想躲啊,可是林大宝耳光看似轻描淡写,但却根本无法躲避。每次他闪向一旁,可是林大宝的耳光总能诡异地扇在自己脸上。 “啪!” “这一巴掌是替焦伯打的。他年事已高,你却处处紧逼,该打!” “啪!” “这一巴掌是替楚若水打的!你对他出言不逊,该打!” “啪!” “这一巴掌是替胡磊打的!他对你们以礼相待,你们却不知好歹!该打!” “啪!” “这一巴掌是替老黄的桑塔纳打的!我好不容易才借了这辆车,你们他娘的竟然敢砸了车窗,该打!” “等等!” 眼镜男半边脸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他艰难举起手,喘息道:“桑坦纳关我们什么事!” “哦,对哦。桑坦纳是这个葛胖子打的” 林大宝摸摸后脑勺,突然又抬高了声音,一巴掌甩了过去:“我管你这么多!葛胖子跟你们也是一伙的!” 眼镜男欲哭无泪。 “啪!” “这一巴掌是替小孩子们打的。” 眼镜男又哭丧着脸问道:“小孩子关我们什么事。” “你们不尊老爱幼,给小孩子树立不好的榜样!该打!” 林大宝义正严辞说道。他双手左右开弓,每一个巴掌都准确扇在眼镜男脸颊上。没几分钟时间,眼镜男的脑袋就肿得跟猪头似的。 “住手!” 一声闷哼传来,接着一道人影如同坦克似的狠狠撞向林大宝。林大宝微微一怔,一掌拍出。两道人影一触即分,分别倒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 餐桌旁,那个一直都在埋头吃饭的大个子不知何时站到了林大宝对面,正一脸阴沉看着他。 林大宝甩了甩手腕,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对方的力量不小,比起铁山来也不遑多让。有这样的高手坐镇,怪不得这群海西市来的人会有恃无恐。 段烈钧甩了甩手掌,狞笑道:“有两下子。我本来以为青山县只有杀神焦伯一个人勉强能入法眼,想不到竟然还有你这样的高手。小小的青山县,给我的惊喜不小啊。” 林大宝呵呵笑道:“我还以为海西市有多牛逼呢,原来就这点斤两?” “呵呵,多少斤两你很快就知道了。” 段烈钧嘴角勾起一丝狞笑,大步流星向林大宝冲去。他双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双拳套,上面布满了暗金色的铆钉。如果被这一拳打中,恐怕不死也得重伤。 “九章先生,小心啊。” 几名穿着晚礼服的小少妇捂住了嘴巴,忍不住向林大宝提醒。 林大宝懒洋洋转过头,对她们抛了个飞吻。 “帅死了!比我家那个死胖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不愧是九章先生!我爱你!” “就冲着九章先生的照片,我一定让家族跟美人沟好好做几单生意!” “……” 听到这几位少妇的话,楚若水狠狠瞪了林大宝一眼。 “分心?找死!” 须臾间,段烈钧已经冲到了林大宝身前。他魁梧的身体高高跃起,对着林大宝当头轰下。 拳头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觉到拳风砸在脸上,产生阵阵刺痛感。可是林大宝脸上依旧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双手插在兜里,甚至都没有拔出来。 段烈钧心头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就被甩到了脑后。他狞笑道:“什么狗屁九章先生!” “砰!” 两道身影交错在一起,瞬间分开。一道魁梧的身影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众人眼中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没想到被摔出去的人竟然是段烈钧! 林大宝的身影紧随而上,一脚踏下。 “咔嚓!” 林大宝一脚踩在段烈钧手腕之上。只听的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段烈钧的手腕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无力耷拉着,显然已经断了。 “啊!” 段烈钧惨叫起来,“你……你踩断了我的手!” 林大宝点点头,一本正经提醒道:“纠正一下,是粉碎性骨折,手筋也断了。就算是遇到神医接好骨头,能拿好筷子已经算不错了。” 段烈钧倒吸一口凉气,狰狞嘶吼道:“你找死!龙王不会放过你的!” 他练的是外家拳法,对体魄要求很大。手筋断了,就几乎宣告了武道生涯的结束。 “呵呵。” 林大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再次一脚踏下。只听得“咔嚓”一声,段烈钧另一只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 “啊!” 惨叫声再次响起。 段烈钧心底泛起一丝寒意。眼前这个男人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没想到下手竟然这么狠。这种彻骨的寒意,他只在龙王身上感受过。 “这么快就认怂了?真没意思。” 林大宝扫了一眼。这几个原本不可一世的家伙此刻全部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林大宝勾勾手指头:“你过来。” 一个黄毛胆怯地站起来,来到林大宝面前。 林大宝拍拍他的脸颊,呵呵笑道:“你说要绑我们的厨师去海西市?不想去就打到怕?” 黄毛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开玩笑。” “他不是开玩笑的!” “没错!他们还说咱们青山县都是孬种!” “九章先生,这次千万不能放过他们!” 青山县众人纷纷义愤填膺大叫起来。甚至有几个人已经操了酒瓶子,恨不得马上向黄毛眼镜男他们头上砸去。 “呵呵,那就交给你们处置吧。” 林大宝将黄毛等人推向人群中。众人见状,马上一窝蜂似的冲了上去,将他们围在中间拳脚相加。 “给吴幼光打电话,就说有人聚众闹事,让他拍几个人过来。” 林大宝拍拍手,对胡磊吩咐道。 胡磊猛点头,飞快掏出手机打了电话。 段烈钧目光狰狞,盯着林大宝:“龙王不会放过你们的!”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呵呵,回头你告诉什么狗屁龙王,改天我亲自拜访他。当然,前提是你自己能全身而退。” 忙完一切,林大宝这才蹲到焦伯身旁,关切问道:“怎么样?” 楚若水脸上全是担忧:“昏过去了,怎么办?” 林大宝伸出手搭了把脉,皱起了眉头:“不好,是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