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龙王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二十九章:龙王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娇媚的音乐声从慈善晚会的大厅中飘出,让人仿佛回到了三四十年代的大上海。处处歌舞升平,醉生梦死。 可此时的宴会厅中,气氛却安静地让人感觉压抑。原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晏晏的贵宾们,此时都忌惮地站在一旁。他们眼神畏惧,看着餐桌前几个陌生男子。 在另外一边,焦伯脸色痛苦,半倚在沙发上。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脸上却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黑气,脸色也难看地可怕。豆大的汗珠,从焦伯的额头上不停滑落。他紧紧咬着牙关,双手青筋暴起,显然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胡磊蹲在焦伯旁边,轻声问道:“焦伯,你没事吧?” 焦伯艰难睁开眼睛,虚弱问道:“通知小姐了没有?让她千万要躲起来。” 胡磊点点头:“通知过了。九章先生说他马上到。” 焦伯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不错不错,没想到在青山县这种小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厨师。” “是啊。你们尝尝这罐药膳土鸡汤,简直好吃到爆!我敢说就算是咱们海西市,也找不到这么好吃的味道。” 餐桌前大快朵颐的几个外地人,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瘦猴冷笑了起来:“把这个厨师抓到咱们海西市去。那咱们不就能天天吃到了吗?” “嘿嘿,要是他不愿意呢?” “他要是不愿意去,就打到他愿意喽。” “……” 几个人围在餐桌前大快朵颐,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一个留着莫西干头的中年人打了饱嗝,心满意足道:“吃饱了,该干正事了。” 其他人一听,也扔下碗筷走上前来。那个眼镜男率先冷笑道:“小胡爷,这件事情你说怎么办?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在他身旁,葛胖子全身包裹着纱布石膏,眼神怨毒地盯着胡磊。 胡磊面无比改色,冷冷说道:“是他先得罪了九章先生在先。留他一命,已经算是给你们面子了。” “又是那个狗屁的九章先生?” 眼镜男呵呵笑了起来。他环视了一周,讥讽道:“哪个是九章先生,站出来让我看看。是你吗?”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富商连忙摇头往后退去。 他又走到另外一个年轻男子前面:“那就是你喽?” “不是我不是我。” 对方又连连后退。 “呵呵,藏头露尾的,也配自称先生!” 眼镜男好客气地讥讽起来,“是不是看到我们来了,马上就躲起来了?” “不许对九章先生无理!” 几名手下一听,马上上前呵斥道。眼镜男脸色微沉,扫了眼他们:“不想死,就滚!”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众人齐刷刷打了个寒颤,忌惮地看着这几个海西市龙王手下。 “你们想怎么解决!” 胡磊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第一,青山县地盘交给龙王,龙王会亲自派人来接管。第二,葛胖子是龙王表弟。他被人打伤了,等于是龙王被人打脸。把你们那位九章先生叫出来,我只要他一条胳膊。第三,楚若水在哪里?龙王跟她是旧相识,也不出来见见面?” 眼睛一口气甩下三条理由,然后得意洋洋看着胡磊。 三条条件一出,让胡磊的脸色也变得精彩起来。这三条条件,显然是对方早就商量好的。也就是说,他们这次根本就是故意来找茬的。不管是葛胖子有没有被打伤,他们这三条条件肯定也会抛出来。 胡磊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这三条我们都不答应呢?” “这三条条件是龙王亲手拟的。龙王说了,如果你们不答应,就代表没有解决问题的诚心。既然这样,他只能委托我们向你们一个一个说理了。” “讲道理?怎么讲?” “天大地大,拳头最大。男人的道理,当然就是拳头喽。” 胡磊哈哈大笑起来。说着,他扭头望向焦伯,讥讽道:“焦伯,我们跟你说的道理,能说通吧?” 焦伯受伤,就是拜他所赐。 焦伯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岁。他苦涩说道:“没想到龙王手下又多了这么多高手,佩服佩服。” 眼镜男皮笑肉不笑:“呵呵,没想到你这个糟老头子十几年来竟然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我也佩服佩服。对了,楚若水在哪里?龙王特别交待,这次要带她回去。” 焦伯听到眼镜男的话,艰难露出一丝惨笑:“小姐出国去了,不在青山县。刚刚这一拳,是我还给龙王的。你替我转告龙王,从今往后楚家再也不欠龙王人情了。” “哈哈哈!” 眼镜男仰头大笑,“你当龙王他老人家的人情这么好还?别忘了你们楚家当年的承诺!龙王他老人家可还是记着呢。” 焦伯一听,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煞白的。他言辞恳切道:“当初的约定是无奈之举,怎么可以当真呢!当年我们小姐才六岁大啊。” 眼镜男闻言,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变冷。他几乎是一字一句说道:”不能当真?你是说,当初你们是戏耍龙王他老人家的?当初你们楚家几乎被灭门,求到龙王面前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焦伯一听,忙不迭摇头:“当然不是。但是小姐当年还小,这件事情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以前小,现在大了。” 眼镜男毫不客气打断焦伯的话,淡淡道:“当年说过,只要楚若水年满十八岁,龙王就会来接她走。现在楚若水已经二十一岁了,龙王已经给足你们楚家面子了。” 焦伯闻言,脸色惨白。他不停地摇头,喃喃自语:“不行!小姐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 “哼!” 眼镜男目光一寒,手中匕首刺向焦伯。 “住手!” 胡磊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一言不合就动手。他猛地往前冲去,呵斥道:“都住手!” “呵呵,越老越废物。” 眼镜男速度极快,几乎瞬息间就绕到了焦伯面前。他手中匕首抵在焦伯胸口,大笑起来:“之前出门的时候,龙王还特意让我们提防着你呢。没想到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杀神焦伯,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子。” 焦伯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让楚若水出来!要不然,今天这里的人谁都别想走1” 眼睛男声音骤然拔高,厉声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