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徒弟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一十八章:徒弟

宁致武轻蔑地瞄了眼林大宝:“大不了把他弄走,我跟车神学车好了。赛车是讲究天赋和金钱的运动,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资格玩的。” 听到宁致武挑衅的话,林大宝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有放在心上。从面相看,宁致武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为人秉性应该不会差。不过他面色偏红,代表脾气比较暴躁。最重要的是,他的耳廓呈葫芦状,与鼻尖齐平。这样的人,对事情都有执念,甚至可以说是“痴”。正是因为如此,宁致武才会成为“车痴”。毫 不夸张地说,这种执念甚至可以让他为了赛车放弃一切。 说话间,四人已经来到了那个废弃操场中。宁致武打量了一眼周围,皱起了眉头:“你们狼牙大队就让车神住这种地方?这简直是对车神的侮辱!” 苏梅叹了口气:“老黄的脾气比较奇怪,就愿意住在这里。” “轰隆隆!”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轰鸣的马达声。接着,一辆冒着黑烟的破桑坦纳如同离弦的箭一样从远处疾驶而来。宁致武眯眼看了一眼,马上开心道:“昨天我们碰到的就是这辆车!真的是他驾驶的!” 说着,宁致武整理了一下衣服,站得一丝不苟,就跟新兵入伍似的。 “咯吱!” 几乎眨眼间,桑坦纳就停在了众人面前。车子还没熄火,黄海国就从驾驶座钻了出来。他对林大宝破口大骂道:“你昨天到底是怎么搞的?” 林大宝一头雾水,小心翼翼:“怎么了?是不是车子出问题了?”苏梅也连忙替林大宝解释道:“老黄,大宝昨天才第一次开车。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多担待一下。” “哼!就是因为他是第一次练车,所以才更让我生气!” 听到苏梅的话,黄海国脸色好转了一些,不过还是气呼呼说道。他又抬头看了看宁致武等人,问道:“他们是谁?” 宁致武连忙上前,毕恭毕敬向黄海国敬了个礼:“车神您好!我叫宁致武!” 黄海国不耐烦地摆摆手:“这里没有车神!” 宁致武小心翼翼上前问道:“车神您的名号,在燕京城赛车圈子里俨然已经是传说了。您不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把您当成偶像呢!” “燕京城?” 黄海国抬起头,露出一脸唏嘘。他语气略微好转:“燕京城的人来找我做什么!” 宁致武连声道:“车神,我想跟您学车!” “哈哈哈!” 黄海国愣了一下,旋即仰头大笑起来:“我已经老了,开不动车子了。” 宁致武连声道:“车神您就别谦虚了。我昨晚看到您开车了,速度非常快!而且过弯的时候连刹车都不踩!这种技术,就算是在燕京城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你昨晚什么时候看到我的?” 宁致武回想了一下:“时间大概是十点半左右,在209国道上面。” “你说的过弯不踩刹车是什么意思?” “昨晚我本来想跟您赛一段的,但是没想到很快就被甩开了。我看到桑坦纳在过弯的时候非但没有刹车,而且似乎还踩油门加速了。漂移过弯的轨迹和角度都选择得非常完美!” 宁致武滔滔不绝道,“这种漂移过弯技巧绝对是顶级的。就算是在燕京城,肯定也找不出第二个……” “你个臭小子!我叫你不踩刹车!我叫你不踩刹车!” 黄海国一听,马上打断来宁致武的话。他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份报纸,卷成筒向林大宝头上打去:“差点把老子吓死你知道吗!” 林大宝连忙往旁边躲开,满脸无辜道:“不就是没踩刹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海国依旧愤愤不平:“老子昨晚都快吓尿了!你牛逼啊!”“怎么回事?” 苏梅连忙分开两人,上前问道。 黄海国郁闷道:“你到底从哪找来这么变态的学生?一个晚上的时间,竟然就敢不踩刹车漂移过弯!关键是,他娘的还让他成功了!我昨晚看了下时间,他沿着208国道上山下山,连过七个发卡弯,一共只花了六分二十七秒的时间。我今天一大早也跑去试了一下,花了整整八分钟!” “等等!你的意思是,昨晚那辆漂移过弯的桑塔纳是他开的?” 宁致武好不容易才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失声惊呼道。就连江红绛也是美目盼兮,惊讶地看着林大宝。 黄海国点点头,没好气道:“他昨晚是第一次开车!” “这……” 宁致武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家伙,竟然就是昨晚那个车神?而且听黄海国的话,昨晚是这小子第一次练车? “咕咚。” 宁致武艰难吞了一口口水,挤出一句话:“昨天你超了一辆奥迪车。你觉得那辆奥迪车开得怎么样?” 林大宝挠了挠头:“超车了吗?我没注意。” 黄海国也嘀咕道:“昨晚超的车这么多,谁能注意到你的。” 宁致武欲哭无泪。敢情自己根本就没入对方的法眼。 这不是超车,这压根儿就是翻车了。 “我能上你的车子看看吗?” 宁致武小心翼翼问道。 黄海国把钥匙扔给他。 宁致武连忙坐了进去,发动了车子。伴随着阵阵黑烟,发动机发出刺耳的轰鸣声。车身也随之震动起来,似乎连外壳都要散架了。 宁致武钻出车子,欲哭无泪道:“昨天就是用这辆车子赢的我?” 林大宝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昨晚好像是见到一辆奥迪跑车来着。” 宁致武眼中冒出希望:“你觉得那辆奥迪车开得怎么样?” 林大宝一本正经道:“没注意啊。不过那辆车子跑得特别慢,一眨眼就被甩开了。我那会儿还以为是新手女司机开的呢。” 黄海国一脚踹了过去:“你才是新手!” 宁致武觉得响起了晴天霹雳。仿佛自己的脸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像魔鬼的步伐。 “那啥,你收徒弟不?” 宁致武脸上突然堆出灿烂笑容。他殷勤地给林大宝点上一根烟:“就是那种很能打,家里很有背景,也很有钱很听话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