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车技 - 春野小神医

第三百一十三章:车技

“呼~” 一辆黑色桑塔纳,撕开夜幕往前冲去。老旧的发动机声音刺耳,但却依然动力十足,牵引着车子在路上疾驶狂奔。 林大宝目不转睛地盯着车子前方道路,手心都冒出了细汗。他右脚在刹车和油门间不停切换,时不时也极速切换档位。桑塔纳轿车刚开始还有些歪歪扭扭的,几乎开不成直线。但是一个多小时以后,车子前进已经非常平稳,偶尔还能过一两个急弯。 “你以前练过车?” 副驾驶座上,满脸络腮胡子的吴海国吐出一口烟圈,对林大宝淡淡说道。 林大宝摇摇头,笑道:“没开过。不过以前村里有拖拉机,我学过几天。” 吴海国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如果林大宝说的是真的,那么从开始到现在,他真正接触方向盘的时间才一个多小时。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竟然已经可以将车开上大路,甚至可以无障碍过弯,这种学习速度,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林大宝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咱们为什么不用军营里的越野车?这辆车子速度太慢了,开不出狂飙的感觉嘛。” “慢?” 吴海国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停车。” 林大宝应声停下。 “我来开。” 吴海国二话不说,把林大宝赶到了副驾驶座。他面无表情道:“桑塔纳虽然破,但是性能比现如今很多新车都好多了。在一个真正的车手眼里,没有慢的车,只有车技不行的车手。” 说着,吴海国拉住刹车,慢慢踩下油门。发动机顿时轰隆隆转动起来,牵引着车身在原地颤抖不已。 “咯吱咯吱。” 四个轮胎摩擦着地面,甚至冒出了缕缕青烟。 “看好了!” 吴海国一声怒吼,松开了刹车。顿时,车身一震,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冲进了黑暗之中。两旁的树木不停往后倒退,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一看仪表盘,速度很快就攀上了一百四十码。 “呼~” 车子几乎只留下一道黑影,在地上卷起一阵狂沙。 “好了,你试试。” 几分钟后,吴海国在路边停下车子。他点上一根烟,懒洋洋道:“我只教这么多,能学多少看你的本事。”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够了。” 吴海国眉头一挑,意味深长道:“学会了?” 林大宝摇摇头,答非所问:“能上手。” 吴海国不禁默许点点头。如果林大宝刚刚直说自己学会了,吴海国会毫不犹豫上车走人。因为会这么说的人,注定是一个好高骛远,喜欢吹牛的人。 就算是苏梅亲自请求,吴海国也不会愿意教这样的学生。 “试试。” 吴海国走出驾驶座,又懒洋洋地点上了一只烟。他吐出一口烟圈,随意说道:“第一次,能把速度保持在一百码就不错了。” “一百码?” 林大宝一愣,狐疑道:“好像不是很快嘛。” 吴海国闻言冷笑道:“对这辆车来说,一百码是门槛。当初苏梅学车的时候,足足花了两天才完成。就连我自己,都熟悉了整整一天后,才敢尝试这个速度。你觉得你自己最快需要多少时间?” “好吧,我尽量。” 林大宝点点头,坐上驾驶座。林大宝闭上眼睛,刚刚吴海国繁琐的操作就犹如放电影一样飞快地从他脑海中闪过。片刻之后,林大宝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丝自信的笑容。 手刹、挂档、油门! 一气呵成。 林大宝手抓着方向盘,耳朵敏锐地感知着发动机的转速。老旧的发动机就仿佛是一头迟暮的老牛,转速开始慢吞吞提升。 一千转。 两千转。 三千转! 四千转! 就是现在! 林大宝飞快松开刹车,车子下山猛虎似的,一头扎进了夜幕之中。 …… ……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 一辆黑色的奥迪TTS跑车,划破夜幕往前方开去。开车的是一个理着板寸头的年轻男子,看年纪大概也就是二十岁出头。长相不赖,特别是全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十分吸引眼球。 他一边开车,一边对身旁的女子笑道:“红绛,军区比武大会还要十天才开始呢,你这么着急赶去狼牙大队做什么?” 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妩媚女子。大波浪卷发,精致的妆容,烈焰红唇。两条白皙修长的大长腿交织在一起,显得那叫一个性感妖娆。 江红绛闻言,“咯咯咯”笑了起来:“听说这次狼牙大队来了几个有意思的人,我实在是忍不住想去看看。” “呵呵,你是怕苏梅有什么后手吧?” 宁致武呵呵笑了一声,淡淡道:“狼牙大队已经是过去式了。一连五年时间,连军区比武大会的前三都没排进。要不是因为苏梅在,谁还会关注他们的消息。” 江红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只要有苏梅在,狼牙大队就不容小觑。对了,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到青山县?” 宁致武闻言苦笑道:“还不是怪你,不让我开自己的车子过来。这台破奥迪是我从朋友那借的,能开到这个速度就不错了。” 江红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她妖娆笑道:”自己车技不行,还有脸怪到车子上面?我听说狼牙大队有个车神,能把桑塔纳开出跑车的速度。” 宁致武点点头:“你说的是吴海国吧?我知道这个人。吴海国是另类,据说当初能把坦克当赛车开的。这种变态,全军区都没几个。我听说曾经有大领导想调他去当司机,都被他拒绝了。说来也奇怪,他就宁可窝在狼牙大队当个修车工。” “呵呵,所以说狼牙大队远没有我们看起来那么简单。” “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也要找他切磋一下车技。不是我吹牛,在军区里车技能胜过我的,也找不出几个人了。咱们一路过来,没有一辆车能够超到我们前面去,我都有点独孤求败了。” 宁致武说完,随意瞄了一眼反光镜。突然,他眼睛瞳孔骤然放大,不自觉骂了一句粗口:“我操!” 反光镜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辆桑塔纳。刚开始桑塔纳距离还很远,但是几乎瞬息之间,桑塔纳就已经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轻而易举超过了他们,消失在了前方黑暗中。 “桑塔纳?见鬼了!” 宁致武破口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