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这是龙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九十六章:这是龙

黄细枝一边擦着手,一边满脸潮红从雾气中出来。撞见两人后,黄细枝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了什么?” 林大宝眼光扫到黄细枝口袋里有一截数据线还露在外面,还隐隐露出了避孕套盒子的一角,顿时明白她刚刚在干嘛。林大宝意味深长笑道:“我们刚到。没打扰你跟男朋友约会吧?” “滚!” 黄细枝听出林大宝的弦外之音,一脚踹了过去。 林大宝轻松躲过,然后正色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lisa黄,是省城农业大学的教授。上次我之所以去省城,就是为了去找她。” “你好。我叫何青青,是林大宝的秘书。” 何青青大大方方向黄细枝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也是江中市人。” “老乡啊!” 黄细枝特别自来熟,一把就搂住了何青青肩膀。她凑近何青青的耳朵边笑问道:“林大宝有没有睡过你?” “咳咳咳~” 何青青没想到黄细枝这么生猛,被呛了一口口水。她连忙摆手否认:“没有没有。我跟大宝只是单纯的男女关系。” “唉,都男女关系了,还怎么单纯得起来。” 黄细枝摇头晃脑,语重心长道:“你别看林大宝长得不行,对付女人真有一套。咱俩打个赌,最多一个月你就得被他拿下。” 何青青顿时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 林大宝瞪了黄细枝一眼,随后转移话题道:“这样,细枝你带何青青去制药厂转转。我看这批雪晶草基本成熟了,咱们准备一下,明天就投入运行!争取三天内,让雪晶草上市!” …… …… 可能是由于都是江中市人的关系,所以黄细枝和何青青两个人非常自然熟。于是两人很快就勾肩搭背往制药厂方向走去了。 等他们走远,林大宝才来到山腰的白雾前面。他手一挥,前方的白雾主动分出一条小径,引领林大宝往山峰上走去。 林大宝脚步很快,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天柱山山巅。在山巅龙抬头位置,一栋古色古香的新中式别墅已经悄然成型。这栋别墅占地很广,足足有一千多平方,而且刚好稳稳压着那块龙抬头巨石。天柱山龙脉的阵眼便是这块龙抬头。林大宝以此布局,刚好形成了典型的“镇龙局”。这可以将整座天柱山龙脉化为己有,逆天改命。 “真不错。” 林大宝围绕着别墅走了一圈,满意地点头说道。这栋别墅的设计还是由杨可亲自操刀的。但是林大宝针对天柱山的风水大势,又做了一部分修改。这次美人沟几项工程相继完工后,胡磊几乎抽调了所有人工来打磨这套别墅。为此,林大宝还特意将天柱山风水大阵停止运行了一段时间。直到两天前,别墅才勉强算是完成。别墅的主色调是暗沉色,看起来非常大气。雕栏玉砌的栏杆窗檐,处处显示出建造时的精心雕琢。远远望去,这栋别墅与天柱山浑然天成,就仿佛是一栋天人合一的仙家府第。 但是走进别墅后,里面却还是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什么家具。胡磊原本还想对别墅进行精装修的,但是被林大宝否决了。这套别墅的家具摆设也要遵循八宅明镜的风水布局,绝对不能胡来。 “接下来,总不会有人打扰了。” 望着建好的别墅,林大宝心中压抑不住欣喜。他轻轻一跃,如同大鹞展翅跃上别墅最高点。此处,也是天柱山最高的位置。林大宝举目远望,脚下是层层叠叠的云雾缭绕。云海翻滚,天柱山若隐若现,就如同一条蛰伏巨龙隐藏期间。 “雾起!” 林大宝一声轻吒,云雾汹涌而至,将整座山峰尽数笼罩。林大宝就如同踩在远端,以仙人之姿俯视众生。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林大宝从包中拿出几样东西,自言自语笑道。这几件东西赫然就是林大宝前段时间破除麻风村“囚龙势”风水局的时候得到东西。这分别是一枚玉简、一颗冰珠、一片绿叶和一颗暗红色火珠。除此之外,还有一截黑不溜秋的铁链,是从那柄神秘长剑中弄下来的。 五种材质,暗合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布阵法宝。 “东属木,青龙为尊,去!” 林大宝右指轻弹,一枚翠绿色的叶子刺破白雾疾射而出。随着绿叶如土,一株树苗破土而出。树苗周围灵气涌动,几乎肉眼之间就长成一株参天大树。 “玄武居北方,名曰镇山!” 一枚白色玉简从林大宝指尖飞出,骤然变大。落地之时,这枚玉简竟然已经化成一座小山,居于正北方位。 阳光照射在小山之上,竟然有发光。仔细望去,这一整座小山竟然都是玉石材质的。 “南有朱雀,火烧千里!” 安静的山巅之上,突然响起了一声高亢的鸣叫声,几乎触及灵魂深处。接着一只火红色的大鸟虚影展翅飞出,一头撞进在天柱山的瀑布悬崖上。刹那间红光四溢,归敛之后,悬崖上赫然出现了一只朱雀壁画。 壁画苍茫大气,就仿佛亘古存在。但是壁画中朱雀的眼睛却十分灵动,俨然就跟活的一样。 似乎整只壁画,随时都会从悬崖中复活。 “下来就剩你俩了。” 林大宝望着手中的铁链和冰珠,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似乎有所感应,这截铁链剧烈抖动起来,似乎主动要挣脱林大宝的手心。 “嗖!” 铁链颤鸣,终于疾射而出。此时已经接近日落,夕阳光芒万丈照射在黝黑的铁链上,竟然将铁链照射得金光四射,熠熠生辉。 “白虎临世。” 林大宝轻声低语。这截铁链竟然铿锵作响,一头扎进了茫茫白雾之中,消失不见。林大宝连忙纵身望去,云海翻滚,哪有铁链的踪影。 “我擦,丢了?” 林大宝不禁骂了句娘。这五件东西,林大宝对这根铁链心中最没低。林大宝至今还记得,这根铁链当初是缚在一柄神秘长剑上的。而那柄长剑,给林大宝的压迫感极强。附带着就连这根铁链,也让林大宝感觉很难掌控。 “吼!” 正当林大宝苦苦搜寻的时候,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龙吟。接着云海翻滚,裂开一条通天云路。一个巨大的头颅,从云层下缓缓上浮,与林大宝四目相对。 这是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