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治病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八十四章:治病

“病因是因为海鲜?” 众人闻言顿时愣住了。许思辰心直口快,马上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吃海鲜怎么能吃出病来呢。我也经常吃海鲜啊,现在不也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池芸芸更是脸色阴沉,指着门口冷冷道:“既然你们不是诚心来租商铺的,那就请回去吧。” 蒋秀娜见状,连忙上前恳切道:“池总,大宝可能是因为对你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没有诊断清楚。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让大宝再帮你看看吧。” 说着,蒋秀娜偷偷拉了拉林大宝,让他开口说话,向池芸芸道歉。 没想到池芸芸冷冷道:“不用了,请你们出去。” “呵呵,我还没说完呢,你就这么着急赶我走?” 林大宝在一旁慢悠悠道,“我好歹跟裴珮是朋友,说话的机会总要给我吧。” 池芸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她强忍着怒意,冷冰冰道:“有什么话赶紧说!” 林大宝嘿嘿一笑,这才施施然开口说道:“除了脸上的红斑以外,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的膝盖和大腿关节有痛状?这种疼痛感在阴雨天和早上起床的时候更加明显吧。” 池芸芸一惊,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还知道你老家是在海边的,小时候曾经出海落水过。另外,你家里有遗传的风湿病,父母都因此得了残疾。” 池芸芸重重一拍桌子,抬高了声音斥责道:“这些都是你从裴珮嘴巴里套出来的?” 林大宝摇摇头:“我跟裴珮认识才几个小时,她当然不会告诉我这些。我刚刚就说过了,德不近佛者不为医,术不近仙者不为医。这些,都是我从你的面相和脉搏中推断出来的。” “哼!你根本没有碰到我的手腕,怎么替我搭脉?” 林大宝呵呵一笑:“谁跟你说把脉一定要肌肤接触了?古代华佗就可以悬红线把脉。现在中医又发展了数千年,难道会一点进步都没有吗?” 池芸芸看着林大宝高深莫测的模样,不由得微微皱眉:“那你是怎么搭脉的?” 一旁的许思辰兴高采烈猜测:“难道你也是用红线把脉的?不对,这里没有红线。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用头发丝把脉的!” 蒋秀娜也一脸好奇:“我看到小说里还有御气把脉。就是修炼了气功之后,用真气来把脉。” 林大宝挠挠头:“呵呵,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啦。” “说,到底是怎么做的!” 林大宝嘿嘿一笑,道:“其实是我刚刚在跟池姐握手的时候,偷偷帮她搭脉的。” “你滚!” 许思辰又对准林大宝一脚踹了过去。就连蒋秀娜,脸色也不大好看。她连忙扭头看了眼池芸芸,担心她再次暴怒。 处于预料,池芸芸竟然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事实上池芸芸心中早已惊讶万分。如果说刚刚林大宝所说的是真的,他确实是在两人握手的时候偷偷把脉,那么这个解释也太过于惊世骇俗了。在中医中,脉搏是直接反映一个人身体水平的。任何一丝脉搏的细微跳动,都有可能是导致生病的真正原因。 所以那些老中医,在遇到疑难杂症病人的时候,把脉时间往往都很长。池芸芸曾经在燕京城拜访过一个老中医,他每天只看八个病患。并不是因为他持才傲物,而是因为他每次把脉都要花去半个多小时。一天下来,诊断八个疑难杂症病人已经是他的极致了。 可就算是那位老中医,也没有诊断出池芸芸到底生了什么病。可是林大宝却只靠两人握手的瞬间,就诊断出了病因。 池芸芸收敛起脸上的怒气,对林大宝正色道:“那你说,为什么我的病情跟海鲜有关?” 林大宝似笑非笑:“现在愿意听我说话了。” 池芸芸正色道:“刚刚是我太唐突了,希望你不要计较。” 旁边的蒋秀娜和许思辰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怒气冲冲的池芸芸,为什么会突然服软了? 林大宝这才点点头笑笑:“知错就改,这还差不多。其实我刚刚不是在危言耸听,你脸上的病因正是由于海鲜引起的。之所以其他人吃了海鲜没事,是因为你的体质比较特殊。” “体质?” “没错。你的从小生长在海边,身体中积攒了太多的盐分和湿气。另外,你又有家族风湿病,更是加重了体内的阴湿气。我相信你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所以才离开海边家乡,来到内地海西市工作的吧?” 池芸芸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从她的脸色看,显然被林大宝说中了。 林大宝接着道:“风湿并不可怕,只要保暖和祛湿就差不多了。体内盐分太多也没事,只要注意饮食,多运动就行了。但是你偏偏又很喜欢吃海鲜,工作太忙也很少运动。所以这就导致你体内的湿气越来越重,盐分也居高不下。” “两者叠加,就导致了你的关节风湿加重,甲状腺也出了问题。你脸上的毛病,就是由于甲状腺变异引起的。” “甲状腺变异?” 池芸芸眼睛一亮,确实从来没有医生考虑过这个方面。她连忙追问道:“有办法可以治疗吗?” 林大宝点点头,抽出一枚银针:“当然可以。你先闭上眼睛,我试试针。” 池芸芸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林大宝右手一弹,银针脱指而出,如同一道银芒刺入池芸芸的肋骨处。银针入体,只留下米粒般大小的尾部留在外面。 林大宝脸色微沉,手指如同算筹般微微拨动。一缕缕巫皇真气,顺着银针穴位缓缓进入池芸芸体内,并且沿着脉搏迅速运转起来。 “好痛!” 池芸芸皱眉,发出一声惊呼。 林大宝沉声提醒:“别动!” 池芸芸连忙一动不动,定住了身子。 一滴脓血,从池芸芸的脸颊上掉了下来。 紧接着,米粒大小的小虫,从脸颊伤口爬了出来。它摇头晃脑看了一下,滴溜溜掉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