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见义勇为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七十七章:见义勇为

林大宝皱起了眉头,问 道:“海西市这么大,店面会很难找吗?” 蒋秀娜摇摇头:“店面是很多。但是我们是第一次进入海西市,必须要把招牌打响。所以我想在海西市市中心找一块好店面,必须要做到一炮而红。可是我这两天看了不少店面。可是那些看中的商铺要么就是不出租,要么就是租金很高。” 许思辰在一旁插话道:“这两天娜娜为了找店面,快把海西市市区走遍了。你看看她,脚现在还是肿着呢。” 林大宝低头一看,蒋秀娜的秀足果然肿胀鼓起了一块。 林大宝上前,握住蒋秀娜的秀足,道:“我帮你按按。” 蒋秀娜没想到林大宝竟然这么大胆,连忙把腿往回缩去:“大宝你干啥呢,思辰还在呢。” “给你按个脚而已,又不是什么少儿不宜的行为。” 林大宝起身端来一盆热水,然后把蒋秀娜脚放进水盆中,小心翼翼按了起来。他一边按脚,一边耐心解释道:“脚是人之本,也是人疲劳的来源。有句老话叫做’睡前泡脚,长生不老’。这就是说想要让人身心放松,按脚是最好的方法。” 林大宝手握住蒋秀娜的脚踝,微微用力按在她的穴位上。与此同时,一股巫皇真气悄然钻进了蒋秀娜的身体中。巫皇真气悄然前行,疏通了蒋秀娜全身血脉,又顺势将那些身体杂质排出了毛细血管。 蒋秀娜不禁绷直了身体,嘤咛道:“又痛又痒,但是好舒服啊。” “呵呵,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就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蒋秀娜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脚底穴位传来阵阵刺痛感,差点让她忍不住叫喊出来。可是刺痛感消失之后,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轻松。就仿佛是自己一脚踩到了云端,飘飘欲仙。 蒋秀娜睁开眼睛,惊讶道:“是真的哎!大宝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之前也去足浴按过脚,但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啊。” “呵呵,这是我的独家按摩手法。” 林大宝得意地笑了起来。他一抬头,看好看到蒋秀娜分开腿坐在自己眼前。修长白皙的大长腿皮肤光滑,让林大宝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摸。而在大腿深处,似乎隐约可见一条粉红色的卡通小内裤。 “额……” 林大宝心里“扑通扑通”乱跳,然后连忙偏过头去。要是让许思辰发现自己偷看蒋秀娜,那还不得闹得满城风雨众人皆知。 许思辰趴在蒋秀娜身边饶有兴致看着。片刻后她突然也甩掉鞋子,把脚泡进水盆里:“我也要按脚,放松放松。” 林大宝翻了翻白眼:“你又没有出去干力气活,还需要放松个鬼啊。”“哼!老娘我刚刚不是陪你演戏了嘛。你要是不给我按脚,信不信我大声喊起来,说你非礼我们。” “额……” 林大宝苦笑不得,只好将许思辰的双足捧在手中,轻轻揉按起来。一丝丝巫皇真气,随着林大宝的按摩手法悄然进入许思辰体内,将她身体中的疲惫一扫而空。 “嗯~啊~好舒服啊~哦~啊~” 许思辰的娇喘声不绝于耳。 林大宝忍不住开口鄙视道:“美女,你的喘息声能不能规矩一点?要是让别人听到你的叫声,还以为咱俩在干啥呢。” 许思辰故意挺了挺高耸的胸脯,妩媚道:“除了按摩,你觉得咱们还呢个干啥呢。” “咕咚。” 看到许思辰豪放的动作,林大宝忍不住艰难吞了一口口水。 蒋秀娜苦笑着摇摇头,然后转移话题道:“大宝,你那有没有什么美白护肤一类的东西?这两天每天都在外面跑,感觉似乎被晒黑了不少。” “美白护肤?” 林大宝顿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起身从口袋中掏出一小瓶药膏,递给蒋秀娜:“这是我最近调制的美容产品,名字叫雪晶膏。你们试试看药效如何。” “这就是雪晶膏?美人沟制药厂的第一种产品,应该就是雪晶膏吧。” 蒋秀娜兴致勃勃地接过药膏,连声答应:“我马上就去试试看。” …… …… 半个多小时后,两女在房间里沉沉睡去。林大宝将两女扶到床上,自己则迈步走出了酒店。这次好不容易来了趟海西市,林大宝准备给爸妈和杨翠花等人带点特产回去。 此时天色已经渐黑。林大宝在市区中转了半圈,不知不觉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巷子里黑不隆咚的,不用看也知道没什么东西。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准备转身离开。 可正在这时,巷子深处似乎传来一丝动静。林大宝连忙竖起了耳朵。从声音判断,对方似乎是一个小女生。 林大宝略一沉吟,迈步向声音方向走去。 “快!把钱拿出来!” 僻静的小巷子里挂着一张昏黄的路灯,照得周围影影绰绰,十分瘆人 。两个黑社会打扮的男人,将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堵在巷子中,大声威胁道。 女人不慌不忙道:“我可以把钱包给你们,但是你们必须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女人连忙掏出纸笔,询问道:“第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走上抢劫这一行的?” “我抢你老母!” 一个混混恼羞成怒骂道。他上前一脚踢掉女人手中的纸笔,然后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的是记者吧?老子这辈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颠倒黑白的记者。” 美女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不过还是捡起纸笔,追问道:“你为什么会不喜欢记者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呵呵,想让我回答你的问题很简单,你先好好陪我们兄弟俩玩玩。” 其中一个混混迈步向她走去。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方,色迷迷笑了起来:“你这女记者还挺极品的。先让我们哥俩儿爽爽,然后把钱包交出来。” 女记者兀自镇定,往后退了两步,正色道:“我已经报警了。要是我有什么不测,警察肯定会追查到底的。” “呵呵,尽管报警好了。咱们海西市哪年不失踪几个花季少女,拖着拖着也就结案了。” 这个混混缓缓朝她走去,猖狂大笑起来:“竟然敢独自一人跟踪我们来这种地方。我们要是不好好爽一把,实在是太不对不起你的良苦用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