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死因心脏病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六十一章:死因心脏病

铁山在一旁捶胸顿足懊恼不已:“都怪我啊,还是晚了一步。” “你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脸色极差,皱起了眉头。 “之前我在山上遇到这个年轻人,看到他心脏病发作,所以就把他救到村里来了。后来我赶紧出去采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铁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捆药材放到地上,还装模作样地抹了一把眼泪。 “你说话!段先生之前上山打猎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犯了心脏病!” 武建国此刻急着将功补过,对手下喊道:“快把他拷起来!” 铁山冷冷扫了武建国一眼:“哼!你这么着急拷我,是不是想隐藏什么东西?” 武建国一愣:“你放屁!” “我之前在救助死者的时候,跟他聊了两句。他说他有家族遗传的心脏病,后来做过搭桥手术。照理说,生过这种病的人根本不适合打猎这种刺激性很强的运动,因为容易再次诱发心脏病。可是死者说,他来这里旅游,是你强烈建议他来这里打猎的!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是还是不是!” “这……” 武建国被铁山一顿抢白,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打猎是我提……提议……但是……” 铁山步步紧逼:“哼!你知道他有心脏病还让他来打猎,该不会是别有企图吧!” “你放屁!” 武建国这才反应过来,对铁山呵斥道:“明明是你把段先生劫走的!不仅如此,还杀了同行的人!” “既然同行的人都死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劫走的!” “这……我们是警察,有专用的证据可以证明……” 铁山冷笑起来:“我看你是做贼心虚。” “都闭嘴!” 中年男人冷冷喝止。他扭头望了眼众人,面无表情望向法医:“死亡结果出来没。” 两个法医满头大汗。他俩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道:“结果出来了。” “死因是什么!” “确实是突发心脏病。而且在病发的时候,还有人替他实施过紧急治疗。要不然的话,可能死亡事件会更早。” “从死者身上留下的指纹比对,确实是铁山紧急出手治疗的。” “怎么可能!” 武建国脸色煞白,往后退了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铁山冷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说完,铁山偷偷摸摸向林大宝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林大宝紧急安排的措施,竟然会这么有用。 中年男人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脸色凝重,走到一旁小心翼翼解释起来:“段老,子昊死了。” “是!是!都是我的错,是我监管不周!” “现场情况有点复杂。从法医的尸检结果看,子昊的死因是由于突发心脏病。” “对!从死因上看,那个嫌疑人没有嫌疑。而且他还出手急救了子昊,延缓了他的死亡事件。” “是!段老!我明白了!” 中年人脸色凝重,重重点点头,然后收起了电话。 “你,还有你,跟我回趟燕京。子昊的死亡原因,我会在燕京城再次核实一遍。如果让我知道谁是凶手,我保证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甚至包括这个村子,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庞宏伟脸色阴沉,几乎能拧出水来。刚刚在电话中,一贯对他和颜悦色的老领导竟然在电话中暴怒不已。甚至直言,如果查不出凶手,就要让庞宏伟滚蛋! 庞宏伟好不容易才坐上现在的位置,绝对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庞秘书,还有他们两个!” 武建国又指着人群中的林大宝和苏梅,愤愤道:“这两个人说来这里找朋友,肯定也是铁山的同伙!” “带过来!” 很快,林大宝和苏梅被人推着走出人群。 苏梅往前一步,面无表情淡淡道:“庞秘书,好久不见。” 庞秘书微微一怔,旋即猛地睁大眼睛。他快步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苏梅面前:“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呵呵,我早就在了。只不过庞秘书你一直把我当成杀人凶手,所以没有看我一眼罢了。” “苏……苏小姐您说笑了!您不但是苏家千金,又是狼牙大队的教官,您怎么可能杀人呢!” “呵呵,那我们狼牙大队的队员,有没有可能杀人?” 庞宏伟摇摇头,殷勤笑道:“狼牙大队是国之利刃。就算是段老在燕京城也三番四次多次提起,并且夸赞不已。他们当然也不可能是杀人凶手。” “呵呵,那这件事情就有趣了。既然你说我们狼牙大队的人不可能是凶手,那你又为何要把铁山带到燕京城去?” “什么?” 庞宏伟不禁一怔,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铁山:“苏小姐您是说,他是狼牙大队的人?” 铁山从脖子上摘下狼牙,在他面前晃了晃:“如假包换。” “这……” 庞宏伟的脸色有些难看,脑子也飞快转动起来。本来以为铁山是这个小山村的村民,毫无背景。没想到现在竟然牵扯出了狼牙大队和苏家。这件事情恐怕有些棘手。 庞宏伟走到一旁,掏出手机开始请示。简单汇报了两句,庞宏伟把手机递给苏梅,客气道:“苏小姐,段老要跟你通话。” 苏梅连忙接过手机,对着电话挤出一丝笑意:“段爷爷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苏丫头,子昊真的死了?” 苏梅点点头:“铁山是我们狼牙大队的人,这次没能帮上忙。” “你们狼牙大队的驻地在闽南,为什么会跑到北方的深山老林里来?” “是这样的。铁山原籍就是这个村子的人。上次他无意中提及,他们村有一个独臂老人脖子上也有一枚狼牙,似乎是我们狼牙大队的前辈。我们队里合计了一下,就准备来看看这位老人。如果真是狼牙大队的人,就想把他接回去。” “独臂老人?狼牙大队?” 电话那头的段老微微一怔,失声惊呼:“他是不是姓黄?” 苏梅偏头看了眼黄伯:“没错,是姓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