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杀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五十八章:杀人

林大宝的到来,仿佛给原本死气沉沉的麻风村来了活力。 “黄伯,你说这个小伙子是不是真的能治病啊?” “就是啊。咱们都病了这么多年了。说治就能治好?” “老黄你年初不是还带着初一去过医院吗。医院里的医生也没辙呢。” “……” 几个老人聚在一起,将信将疑地看着不远处摆桌诊疗的林大宝。 黄伯也有些不确定。他伸手招来铁山,正色问道:“山娃,你这朋友靠谱的吧?” “黄伯你说啥呢!大宝不可能会骗人的。” 铁山拍拍胸膛,朗声大笑起来。 黄伯叹了口气:“唉,我就是担心他是冲着那个东西来的。你们从小都在麻风村长大,不知道外面的人有多坏。” “黄伯你就放心好了。我可以用性命担保,大宝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大宝和苏教官都是狼牙大队的人。你难不成还不信狼牙大队吗?” 黄伯闻言冷笑起来:“呵呵,这还真不好说。我就是太信了他们了,所以害死了当年的兄弟们。” “黄伯你真的想多了。” 铁山无奈,只好把林大宝在美人沟村的事迹简单介绍了一遍。最后,铁山沉声道:“以大宝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过上好日子。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带领村民发家致富。去年的美人沟村还是青山县最穷的贫困村。但是在大宝的努力下,美人沟村一跃而成青山县最富裕的村子!” 众位老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芍五钱,当归粉三钱,蝉壳二钱。以雪水煎煮,须在正午十二点服用。” 林大宝端坐在椅子上面,飞快在纸上写上药方。最后叮嘱道:“记住,一定要在正午时分服用。另外,这几天多晒太阳,每次最好出汗。三天后,再来找我复查。” “好了,下一个。” 苏梅充当了林大宝助手,在一旁喊道。 一个驼背老人家颤颤巍巍上前,将手放在桌子上。 “你的病情比较严重,但是……” 林大宝仔仔细细地把脉,最后飞快写下药方。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林大宝检查完最后一个病人,天色已经黑了。 “好了,明天再看吧。” 林大宝伸了个懒腰,重重松了一口气。 “大宝,都没事了吧?” 铁山见状,连忙迎了上来。 林大宝沉声点头:“年轻人的问题不是很大。就比如说林初一,等我用针灸调理以后,脚上的毛病基本也可以痊愈。但是老人就比较麻烦了。因为他们患病太久,身体机能已经退化了。我只能在治疗的同时,随便改善他们的体质。可这并不能让他们恢复到原样。” “这已经很好了。” 几个老人听到林大宝的话,顿时老泪纵横。 “另外,我已经通知美人沟牛叔来一趟这里。这里的自然条件和天柱山比较接近。所以我准备让牛叔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教大家养殖蜜蜂和种植草药。如果能把这两项技能掌握,那么村子以后起码可以保证衣食无虞了。” “养殖蜂蜜?太好了! “这样一来,咱们以后可以不用饿肚子了。” “是啊。只要咱们的病情被控制住,咱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下山去了。” “我出去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一顿肯德基!” “……” 村名们听到林大宝的提议,马上就兴高采烈跳了起来。特别是几个老头,更是佝偻着身体,紧紧握着林大宝的手不肯松开。 “谢谢!” 黄伯猛地一个立正,向林大宝郑重其事敬了一个军礼。 很快,众人纷纷离开。现场也就只剩下林大宝、苏梅、铁山等人。 林大宝脸色有些难堪,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想什么。 “大宝,是不是有什么难事?” 铁山注意到林大宝的表情,连忙主动开口问道。 林大宝点点头,道:“我是空手来的,身上没有药材。但想要治疗好他们的病,药物治疗是必须的。”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回到家乡后的铁山心情大好,朗声说道:“这事儿简单。山上就有很多药材,明天我就带你去。” “可以。” 林大宝这才沉声点头。 苏梅送完病人回来,沉声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究竟为什么不辞而别了吧?还有山下的警察为什么要抓你?” 铁山迟疑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说道:“我杀人了。“ “什么?” 林大宝和苏梅一听,均是一愣。 铁山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原来铁山虽然没有手机,但还是会定期与麻风村人电话联系。那次他打电话的时候,听说有人来山里打猎,打伤了好几个村民,甚至连林初一都受伤了。当时铁山便怒上心头,连夜赶回了麻风村。 宗师一怒,雷霆万钧。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铁山赶回村里的时候,刚好遇到有人在附近打猎。这群人似乎来头不小,看到麻风村的人也毫不留情。铁山怒上心头,连杀数人。 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山下得到了消息,开始通缉铁山。 “那些人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 林大宝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打猎是一项高消费的运动,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更何况这些人甚至敢对麻风村的人下手,更代表他们来历不凡。 他望了眼苏梅,发现苏梅眼中也满是担忧。 铁山摇头:“不知道。但是我听得出来他们都带着燕京城口音。” “你把所有人都杀了?” “还有一个人没死,被我所在柴房里了。 “带我去看看。” 说着,林大宝和苏梅跟着铁山,来到了一处简陋的泥房子里。房门嘎吱一声打开,里面马上就传来了怒骂声:“小子你给我等着!只要我掉半个汗毛,我就让你们整个村里的人陪葬!” 林大宝皱起了眉头:“这么横?” 幽暗的房间中,一个年轻人被绑在墙角。他见到有人进来,立马起身,傲然看着林大宝等人。 他面色狰狞道:“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要不然我爸肯定会让人推平这座山!” 苏梅在门口停下脚步,突然皱眉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