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偷看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五十五章:偷看

林大宝赶紧擦干身体,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他一边擦头发,一边一脸无辜道:“你刚刚说啥?” 苏梅已经从床上爬起来了。她清冷的脸上上,挂着一丝羞红。见到林大宝后,苏梅的声音弱了几分:“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林大宝想了想:“我刚刚看到夜空寥阔,星空无限。顿时我就觉得人生实在是太渺小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犹如一沙一叶……” “闭嘴!” 苏梅打断林大宝的感叹,愠怒道:“我是问你有没有看洗手间!” 林大宝理直气壮道:“你是说我偷看你洗澡?你把我林大宝当成是什么人了?我每年都是我们美人沟村的十大杰出男……” “闭嘴!” 苏梅有气没地方出,狠狠瞪了眼林大宝,又钻进了被窝中。 林大宝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幸好心理素质好,要不然差点露馅儿了。但是想到苏梅洗澡时的窈窕身姿,林大宝就觉得下身冒出一团虚火。 “唉,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林大宝脑海中把杨翠花、舒薇、冯美莲等人的滋味过了一遍,垂头丧气道。 熄灯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是蒙蒙亮的,林大宝就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手掌竟然碰到了细腻光滑的皮肤。林大宝睡眼朦胧,轻轻捏了一下。手心处软软的,手感真不错。 “嗯~” 耳边传来轻微的娇喘声。 林大宝猛地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苏梅此刻就如同一只小花猫似的,蜷缩在自己身旁。她修长的大腿架在自己身上,刚好压着小帐篷。而且双手还紧紧搂着林大宝腰间。 她的睡衣扣子解了一半,酥胸半露一片旖旎。而林大宝刚刚捏住的地方,正是苏梅的玉峰…… “几点了?” 苏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问道。她话音刚落,整个人也猛地清醒过来。手一撑床,苏梅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在我床上!” 苏梅居高临下地站在床上,指着林大宝质问道。她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两团豆腐微微颤抖。 林大宝半靠在床上,小心翼翼指了指她胸口。 “啊~”苏梅的尖叫声再次响起。她手忙脚乱整理好衣服,二话不说就拎起匕首向林大宝两腿间刺去。 寒光一闪,林大宝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靠!” 林大宝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没想到苏梅刚好也冲来,两人重重撞在一起,齐齐摔在床上。 林大宝刚好压在苏梅身上。双手不偏不倚,刚好压在苏梅胸部。 嗯,手感真不错。 “林大宝!手松开!” 苏梅面无表情,冷冷盯着林大宝。 林大宝连忙松开手。他跨坐在苏梅身上,苦笑道:“你别误会啊!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怎么跑到床上去了。我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看我裤子都没脱呢。” 说着两人同时低头一看。林大宝身上脱得就剩条内裤了,还不争气地搭着小帐篷。 “那啥,内裤不是还没脱么。” 林大宝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声解释道。 苏梅脸上浮出一丝红晕,加重了语气:“起开!” “好好好,但是你要答应别动刀动枪的。” 林大宝这才小心翼翼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穿好衣服。 “出去,我换衣服!” 苏梅又下了命令。 林大宝郁闷道:“你可以去洗手间换嘛。反正昨天也看过了,再看一次又没损失。” “你说什么!你昨天是不是偷看我洗澡了!” 苏梅眼睛猛地瞪大,手一摸,又拎起了匕首。 “哈,我先下楼等你!” 林大宝这才发觉说漏了嘴,屁滚尿流跑了。 很快,两人来到前台结账。苏梅脸上还是挂着红晕,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 包租婆看了眼林大宝,啧啧称奇:“小伙子身板看起来不怎么样,没想到还挺壮实的嘛。我那个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好,一大早就能听到你们在里面闹腾。年轻就是好啊,火气旺!” 包租婆恋恋不舍地在林大宝胸口摸了一把。 苏梅脸更红了,瞪了眼林大宝:“快点!” “好好好!” 林大宝早上捅了马蜂窝,现在更不敢顶撞苏梅了。忙不迭结了账,两人一起离开小旅馆。 两人这时才发现,小旅馆就在山脚下。一条羊肠小路通往大山中,显得非常荒芜。 “老板娘,山上有人住吧?” 林大宝回头问道。 包租婆摇摇头,叹气道:“很多年以前有人住。作孽啊,那些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哪些人?” 林大宝马上警觉问道。 包租婆摇摇头,走了。 苏梅在一旁看着,皱眉问道:“那我们去哪?要不要找个向导?” 林大宝摇摇头:“不用,我有办法。” 说着,他掏出了口袋中从不离身的龟甲。他口中默念了几句巫皇传承的占卜口诀,旋即咬破手指,滴了两滴鲜血。 鲜血一沾染到龟甲上,似乎活了过来。它们蜿蜒游走,很快就指出了一个方向。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带头往山中走去:“这边走。” “这是什么意思?” 苏梅快步跟上,但还是不解问道。 林大宝耐心解释道:“铁山是武道半步宗师,体内气血非常强大。而且他曾经在天柱山修炼过一段时间,与天柱山灵气有所契合。我以此为基础,可以推断出他的大概方向。” 其实林大宝还有后半句话没说。在巫皇传承提到,如果将巫皇真气修炼到一定层次,就可以感知到其他强大武者的位置。因为像宗师这类武者,体内的气血十分强大,几乎无法隐藏。在同一层次的人感知中,这些气血就如同黑夜中的明灯,十分清晰。 苏梅似懂非懂。 两人都有武术底子,就算是山路也健步如飞。半天后,两人就已经来到了峰顶。此时是冬天,峰顶更是白雪皑皑。苏梅环顾了一周,皱眉问道:“你弄错地方了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人?” 茫茫大山中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林大宝笑着摇摇头:“你错了,他就在这里。” “我怎么没看到?” 苏梅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 林大宝右手一指,不远处一坨雪堆骤然裂开。雪堆中端坐着一个人,赫然就是铁山。 “大宝,你怎么来了?” 铁山睁开眼睛,惊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