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出手疗伤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四十四章:出手疗伤

包厢中一片寂静,连一枚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大有才猛地反应过来。他手忙脚乱掏出烟,哆哆嗦嗦给林大宝点上:“九章先生……抽……抽烟。” 包厢中众人齐刷刷回过神来,各个都是一脸畏惧地看着林大宝。焦伯是楚家杀神,在青山县成名十几年。这次重出江湖,身手更是深不可测。没想到这样的高手,竟然被眼前这个懒洋洋的年轻人一拳就打飞了。 而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林大宝刚刚力量收放自如,显然没有用尽全力。要不然的话,焦伯恐怕早就没命了。 “林大宝,你干什么!” 楚若水也反应过来,连忙冲到焦伯面前。她脸上布满寒霜,对林大宝怒斥道。 焦伯咳嗽了一声,制止住楚若水的发怒。他苦笑着摇摇头,道:“我没事的。刚刚林先生拳劲收放自如,并没有用全力。而且他最后卸去了全部力道,没有让我受伤!” “但是他……” 楚若水的脸色依旧没有好转。林大宝此举,显然是将焦伯当成了垫脚石,为了用焦伯立威。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绝对是莫大的侮辱。 焦伯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疲惫自嘲道:“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林先生竟然是一名武道宗师。自古宗师不可辱,我们之前妄自非议林先生,是该有此惩罚。” 说着,焦伯对林大宝深深鞠躬:“希望林先生不要怀恨在心,原谅楚家的冒昧。” 在场众人再次惊愕万分。被人一拳打飞,还有弯腰跟人道歉。这还是传闻中那个可杀不可辱的楚家杀神吗? 楚若水也是紧紧咬着牙关没有说话。到了她这个层次,当然也知晓武道宗师的恐怖。但是她也不愿意看到焦伯一把年纪,还要如此赔礼道歉。 她往前一步,来到林大宝面前寒声道:“有什么事情冲我们楚家来,别为难焦伯。” “呃……” 林大宝一时间有些懵圈。他挠了挠头,尴尬笑道:“你们这是干啥?搞得好像我是会吃人的老虎一样。” 说着,林大宝来到焦伯面前正色道:“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小腹气海穴位有一股热气冲撞,同时又有刺痛感?” 焦伯闭眼感知了一会儿,猛地睁开眼睛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身体有隐疾,只要是气海穴受损。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因为十多年前你曾经被人下毒,而后又跟别人打斗被伤。这十几年来,你每到阴雨天气海穴就会酸痛,导致身体气息流转不顺畅。是不是这样?” 焦伯听完满脸惊愕道:“你怎么知道?” “其实以焦伯你的武道修为,是很有可能跨入宗师境界的。但是正是因为你气海穴的隐疾,彻底断绝了你武道提升的可能性。而且随着你年纪增长,气海穴的伤势会越来越严重。你的修为也会越来越差,到最后甚至成为一个废人。” “焦伯,是真的吗?” 楚若水立马搀扶住焦伯,紧张求证道。 焦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是真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练武之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只要快意恩仇过,管他以后洪水滔天呢。不过小姐你放心。至少接下来二十年,我还能保证武道巅峰,保证没有人敢欺负楚家。” 林大宝闻言摇头:“错了。最多五年后,你的武道修为就会开始下降。任由伤势发展的话,最多十年你就会成为废人。而且这些还是建立在你不跟别人交手,不再受伤的前提下。一旦受伤,时间还会缩短。” “林先生!说话请慎重!” 焦伯眼中立刻迸发出一丝寒意。他刚刚刻意说成二十年,就是想敲山震虎,保持楚家二十年的威慑力。没想到被林大宝毫不客气就戳穿了。 一个没有高手的楚家,是没有办法在青山县立足的。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 林大宝笑了起来,然后问道:“焦伯,你现在可以再发力试试。” “什么意思?” 焦伯右拳猛然握紧,轻轻一拳挥出。没想到一拳之后,焦伯立马如遭雷击,呆滞在原地。随即他又数拳击出,身体如同一道旋风处处冲撞。 “哈哈哈!” 焦伯停下动作,酣畅淋漓大笑起来。 楚若水一头雾水:“怎么了?” “不痛了!我气海穴的伤势竟然不痛了!” 焦伯再次对林大宝重重鞠躬:“多谢林先生出手疗伤!” 林大宝微微颔首,道:“我刚刚一拳击溃了你气海中的隐疾,同时又用气息弥补了穴位的亏损。最多三天时间,你气海穴的伤势就可以完全痊愈了。以此为基础,焦伯你日后跨入宗师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好好!” 焦伯朗声大笑。 “但是宗师境界可望而不可及,没这么容易达到的。” 林大宝善意提醒道。目前为止,林大宝甚至一名真正的宗师境界都没见到过。就算是身手最强的铁山,也只是武道巅峰,半步宗师而已。 焦伯重重点头,如同一个乖巧的小学生:“谢林先生提点!” “接下来,没有人对我的身份有怀疑了吧?” 林大宝环视了一周,淡淡说道。 包厢中众人相互看看,都没有说话。 “既然这样,那咱们开始讨论正事儿。” 林大宝拖了把椅子,大大咧咧坐下。然后对胡磊示意了一下:“你再把情况说一下,我有些不太情况。” 胡磊点头,把吴幼光被抓之后的连锁反应大概说了一遍。最后他补充道:“诸位老大的意思,大概觉得只要把黑八的地盘交回去,新县长应该就不会追究了。” 林大宝呵呵笑了起来:“吃了别人的肉,屙回去一包屎。到底是你傻还是他们傻?你觉得这件事情会这么容易解决?” “那该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跟野狼帮和快手帮的人一样等死吗?” 林大宝冷哼了一声:“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野狼帮和快手帮的地盘都在火车站附近,都是被外地人干掉的。这些外地人明显就是新县长带来的。他不去对付胡磊,反而一开始拿下了火车站,为的是啥?” “他为的是把咱们本地帮派连根拔起啊。这是砸铁饭碗的事情,怎么样也不能混混吃混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