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饭局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二十二章:饭局

“啊~快~” 偏僻的桥洞下,一辆银色的雷克萨斯汽车不停摇晃着,时不时有压抑的喘息声从里面传来。一个协警骑着摩托车从这里经过,在旁边停下,敲了敲车窗。 “滚。” 一只白皙的手从车窗里伸出来,扔出两张百元大钞。协警一看,顿时眼睛都发光了,连忙捡起钱一溜烟跑了。 车子里,吴霞声音颤抖对林大宝嘤咛道:“快,别停下来。” “啊~” 压抑而心颤的喘息声,再次从车里飘荡出来。 …… …… 足足一个小时后,车子才停止了晃动。吴霞打开车门,率先走出驾驶座。刚刚起身,她就双腿一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林大宝连忙上前扶住她,调侃道:“腿软了?” “哼!还不是怪你!” 吴霞瞪了一眼林大宝,嘤咛道。旋即她手指从林大宝胸膛划过,心满意足道:“表现不错,姐姐这次吃的很饱。” “嘿嘿,我看你是吃撑了吧。” 林大宝身手擦去吴霞嘴角残留的痕迹。 “讨厌!” 吴霞整理好衣服,重新回到车子里。她看了眼手表,失声惊呼道:“啊!怎么八点了?” 林大宝点头:“怎么,你有急事吗?” 吴霞叹了口气:“等会儿有个饭局。我不想去,但是却又不得不去。” “为什么不想去?” “去了难免要应酬。而且这个饭局是对手银行的人组织的,参加的人都是一些商业精英。我去过去吃饭,其实就是给他当陪衬的。” 说着,吴霞突然眼睛发亮,对林大宝道:“要不你陪我去吧?” 林大宝摇摇头,笑道:“你不是说参加的人都是商业精英吗?我去干啥啊。” 吴霞摇着林大宝的胳膊撒起娇来:“去嘛去嘛,就当陪陪我好了。吃完饭去我家,随便你怎么玩好不好。”“真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色迷迷的笑容,然后凑近吴霞的耳边说了几句。 “你~” 吴霞脸上浮起一丝羞红,但眼中却又带着一丝期待。她咬了咬嘴唇,嘤咛道:“你从哪来这么多鬼主意?” 林大宝嘿嘿笑道:“你同意的话,我就跟你去。” 吴霞娇羞道:“答应你了答应你了。” “嘿嘿,那走起吧!” 银色的雷克萨斯划开夜幕,往市区方向驶去。 …… …… 这次饭局还是安排在老牌的山水大酒店至尊包厢中。在公共场合,吴霞又重新恢复成那个干练能干的银行女行长形象。她一边走,一边对林大宝解释道:“这次组织饭局的人是城投支行的行长罗永春。城投支行是我们青山县排名第一的支行,揽储能力和放贷能力都很强。包括我们银行在内的其他银行,经常会向城投支行拆借资金。所以碰到饭局啊这些事情,大多会给罗永春一个面子。” 林大宝好奇问道:“什么叫拆借资金?” “银行总行每个月都会对下面的银行进行考核。考核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揽储能力,也就是银行吸收存款的能力。他们会在月底最后一天,对各家银行的存款金额进行盘点,考察是否完成存款指标。如果没有完成考核,银行员工的奖金将会受到很大影响。尤其是我,身为银行行长肯定要负主要责任。” “但是城投支行由于实力强劲,所以在存款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几乎每个月都有会大量的存款结余。因此没到月底,其他银行就会向城投支行拆借,让他把钱存在我们这里,应付考核。等考核通过以后,马上就把钱还回去。” “明白了。”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点点头。本来他一直以为银行的工作有多高大上呢,想不到也是看别人脸色吃饭的苦差事。 “不过罗永春这个人比较势利,要是知道你啥也不是,恐怕会让你难堪。等会儿我就说你是新成立的建筑公司老板,混过几分钟再说。” 林大宝嘿嘿笑了起来:“没错啊,我就是建筑公司老板。” “吆,你入戏还挺快啊。” 吴霞笑着摇摇头,推开门走进包厢中。 两人来的有些晚了,包厢中早就已经开始觥筹交错了。见到两人进门,坐在主座上的罗永春起身笑道:“吴行长,你来晚了啊,得自罚三杯。” 罗永春年纪不到,也就四十岁不到。他中等体型,穿着银行制服,看起来很干练。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目光探寻着四处打量。林大宝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罗永春天生就很精明。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当上银行行长。 不过遗憾的是他年纪轻轻竟然是个秃顶,估计是用脑过度的缘故。 “吴行长,我给你留了位置。” 罗永春又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笑道。 “不用了,我就坐这里好了。” 吴霞带着林大宝落座,抱歉笑道:“跟客户谈事情,所以就耽搁了。客户也没吃饭,就带他过来凑凑热闹。罗行长你不会介意吧?” “客户?当然不会介意。” 罗永春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不过还是连忙快步来到林大宝面前,双手递上一张名片:“我是城投支行的罗永春。先生您贵姓?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吴霞脸色微变,在一旁笑着解释道:“林先生是做建筑行业的,刚进入青山县没多久。要不咱们先吃饭吧?” “建筑行业?” 罗永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 林大宝接过名片,突然懊恼地一拍脑门,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名片落在车上了,要不我现在回去拿一下?” “不用不用。” 罗永春坐回位置,意味深长笑了起来:“下次再拿好了。” 一旁的吴霞松了一口气。她压低声音对林大宝夸赞道:“没想到啊,你这家伙反应倒是挺快的。” 林大宝嘿嘿一笑。对面的罗永春见到两人亲密的模样,眼中燃起妒火。 “目前咱们青山县的建筑行业可真是如火如荼啊。特别是秀水镇,由于整体拆迁的缘故,简直就成了一块大蛋糕。林先生,你们公司的业务是不是也在秀水镇?” 林大宝点点头,道:“没错。目前我们公司主要就是承接秀水镇改造和一些盘山公路的建造等业务。” “不对啊。” 罗永春突然放下筷子,故作惊讶道:“我记得秀水镇的拆迁被一家公司垄断了,外来公司根本进不去市场。而且最近工商注册那边也没有说有大型建筑企业入驻。林先生,你该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