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荆棘女王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零九章:荆棘女王

小草手里的小刀是用牙刷磨成的。想要把牙刷磨成这么锋利的刃口,需要小草花上很长的时间。可能在被毒打的时候,她在磨刀;在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蹂躏的时候,她在磨刀;在不起眼地坐在沙发角落里,如同商品一样被人挑选的时候,她也在磨刀。她的心中的温存,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就在冰冷的房间被一点点的磨平。而她的冷酷和决断,就如同牙刷小刀的刃口一样,越磨越锋利。 “我不敢……” 一个洗头妹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小草上前,把牙刷刀塞进她的手中:“你如果不敢,她就会欺负你一辈子。茜姐,你如果不是被她从火车站骗走,你现在肯定还在念书,甚至已经变成大学生了。以后还会有男朋友,有一份好工作,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小草指着地上的丽莉姐,寒声道:“可就是因为她,毁了你幸福的一切。就是因为她,你变成了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现在她就躺在你面前,难道你还不敢去反抗吗?” “啊!” 被叫做茜姐的女生突然尖叫起来,然后就跟疯了一样冲了过去。她高高举起手中的小刀,疯狂往丽莉身上刺去。鲜血从伤口流出来,淌了一地。 “啊!茜茜我平时待你不薄!” 丽莉惊恐地惨叫起来,跪在地上不停磕头。 “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我恨不得杀了你!” 茜茜紧紧握着手指的匕首,猛地往丽莉心窝里刺去。 “别!” 小草上前,拦住茜茜。她夺下茜茜手中的匕首,冷冷道:“留一点给其他姐妹报仇。” 旁边那些洗头妹目光中冒着怒火,将丽莉团团围住。很快,人群中就响起了丽莉凄厉的惨叫声。 林大宝在门口看着这令人胆寒的一幕,不禁摇了摇头。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他没有办法去评判小草的做法是对是错,也不想去评判这一切。 在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对错,没有善恶,只有利弊。 “走吧。” 林大宝推了焦哥一把,往外走去。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小草从门口追上来,向林大宝急切问道。 林大宝挥挥手:“叫我林九章就行了。以后要善待自己,但也不能做恶。” 随后他脚步不停,推着焦哥迈步走进了黑暗中。而林大宝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今天的无心之举,使得华夏国黑道中的“荆棘女王”如彗星般崛起。短短两年的时间,她就横扫华夏国地下势力,成为真正的无冕之王。 传说中荆棘女王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手中永远拿着一本《九章算术》。而且在荆棘女王有一个铁命令,绝对不允许冒犯军人。如果有违反,一律三刀六洞惩罚。 “林九章!谢谢你!” 小草望着林大宝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 …… “快!” 林大宝皱着眉头踢了脚前方带路的焦哥。焦哥踉跄了一下,阴鸷道:“这里是八爷的地盘,你觉得你还能活着出去吗?” “呵呵,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林大宝一边说,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瓦子山到处都是随意搭建的贫民窟,层层叠叠的十分杂乱。一条条复杂的小路向四处延伸,就如迷宫似的不知道通向哪里。 时不时有人从黑影中走出,警惕地看着林大宝。林大宝这一身军装,在瓦子山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如果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焦哥狰狞地大笑起来。 林大宝沉默以对。 “我要尿尿。” 焦哥突然停下脚步,对林大宝嘻皮笑脸道。 “快点!” 林大宝把他带到一条死巷子里,没好气骂道。 “好嘞。” 焦哥狡黠笑了起来,“你别看着我!要不然我尿不出来。” 林大宝哼了一声,转身背对着死胡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死胡同依旧寂静无声。林大宝等得不耐烦了,没好气问道:“好了没?” 林大宝连叫三声,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他连忙转过头,发现死胡同中竟然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在最深处的墙壁上还残留着翻墙而过的场景。墙壁上还歪歪扭扭写着政府宣传语:“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跑了?” 林大宝微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嘲讽道:“给了这么多机会,拖了这么久才跑,实力真是有够差的。” 说着,林大宝在黑暗中打了个响指。一只萤火虫从他的袖子中飞出,盘旋一番后,振翅朝远处飞去。 林大宝摸准方向,朝那边掠去。 …… …… “快,快!我要见八爷!” 焦哥摸黑拐入迷宫般的小巷子中,刻意绕了几圈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进了一栋二层小楼中。这栋二层小楼外面脏兮兮的,毫不显眼。可走进之后,眼前却豁然开朗。小楼中灯火通明,几乎是五步一岗,个个都是拿着西瓜刀、棍子,严阵以待。 甚至有几人手扶在腰间,显然是带了枪。 焦哥不自觉打了个哆嗦。每次来这里,这种肃杀的氛围总是让他不寒而栗。 “你来干什么!” 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听到叫声,从屋子里大步走了出来。他把焦哥抵到墙角,冷冷道:“八爷有正事要处理。你要是打扰了他,我弄死你!” 焦哥畏惧地看着他,哆哆嗦嗦道:“强……强哥,我有要紧事要报告给八爷。” 徐强蔑视地看了他一眼:“就你?一个拉皮条的,把手下的小姐管好就行了。其他事情不用你操心。” “不是……刚刚有个客人……” 徐强冷眼一扫:“滚!” “让他进来。” 这时,房间中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众人立马精神一振,畏惧地低下了头。 “是,八爷。” 徐强答应了一声,然后推着焦哥走进房间中。他一边走一边冷冷道:“八爷最近心情不好。你要是不想触霉头的话,最好机灵点。” 焦哥畏惧点点头。 “八爷,他是瓦子山负责管理洗头房的。” 徐强伏在八爷耳边,小声介绍道。 八爷大马金刀坐在太师椅上,眼睛余光扫过他。然后温吞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八爷,刚刚有人在洗头房里打听你的消息。” 焦哥急忙开口说道。 黑八眼皮微抬,淡淡问道:“谁?” “是个穿军装的,但是不知道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