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倔强的野草 - 春野小神医

第二百零八章:倔强的野草

“砰!” 脆弱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接着焦哥和丽莉姐凶神恶煞地闯进屋子,两人掏出手机就“咔嚓咔嚓”一通乱拍。焦哥更是恶狠狠骂道:“敢睡我焦爷的女人,你小子是活腻了!” 话一出口,焦爷和丽莉姐马上又愣住了。房间里的林大宝和小草两个人衣服都完好无损,完全没有“干事”的迹象。小草抱着膝盖蜷缩在床角,惊恐地看着他们。而那位“办事”的兵哥哥,此时更是好整以暇站在桌子前,目光戏谑。 焦爷压低声音责怪道:“你他妈的不是说掐准时间了吗?这他妈连衣服都没脱,也叫掐准时间?” 丽莉姐连声抱怨道:“两人都上来十分钟了,怎么会连衣服都没脱呢?难道现在还在搞前戏?” 说着,丽莉姐的脸不由得浮起一朵红晕。叫个小姐还能做什么长时间的前戏,这位兵哥哥果然会玩。 她觉得身体涌出一股热流,躁热难耐。目光如媚,柔情似水盯着林大宝。 “有事?” 林大宝等他俩讨论完,才慢悠悠说道。 焦哥上前,狰狞吼道:“你他妈的睡了我老婆,还有脸问我有没有事?” “她是你老婆?” 林大宝戏谑问道。 焦哥指着床上的小草,骂道:“你说,是不是?” 小草目光惊恐,埋着头不敢说话。 “妈的!” 焦哥心底里怒骂了一句。这种仙人跳做过很多次了,手下的小妹都配合的很好。就偏偏这个新来的怎么都学不会。 “呵呵,不就是玩仙人跳嘛。咱也别纠结了,你直接说私了还是公了。还有你是跟谁混的?黑八还是火金刚?这俩人我都认识。” 林大宝看他们的“表演”似乎不那么顺畅,忍不住开口帮忙。 “仙人跳?公了、私了?” 听到林大宝口中冒出的专业术语,焦哥不仅愣了一下。这小子到底是当兵的还是当混混的?怎么道上的业务比自己还熟悉呢。 他哼了一声:“老子是八爷手下的!你既然想私了,就识相一点把钱拿出来。三万块钱,一分都不能少。你也知道得罪了八爷,在青山县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呵呵,忘了告诉你了。不管是私了还是公了,我都不接受。” 林大宝呵呵笑道。脸上笑容如春风拂面。 “你他妈的耍我!” 焦哥怒吼一声,手中的棍子狠狠砸向林大宝的脑袋。几乎一瞬间,焦哥突然觉得眼前黑影闪过,接着林大宝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林大宝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没错啊我就是耍你。” “砰!” 焦哥身体倒飞出去,砸在桌子上。 “啊~~!” 丽莉姐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往门外跑去。 林大宝手一挥,房间门便自动关上了。丽莉姐连忙转身,膝盖一软在林大宝面前跪下:“这位老大,你放过我吧。我床上功夫好的很,你想让我怎么伺候你都行。” 说着她还故意解开了自己上衣,摇摇欲坠的胸脯马上蹦来出来,毫无保留展现在林大宝面前。 林大宝厌恶地扫了她一眼:“穿上衣服!” 丽莉姐幽怨地叹了口气,慢吞吞起身把衣服穿上。在穿上衣服的瞬间,她突然朝林大宝扑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匕首,向林大宝小腹刺去。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他轻描淡写一掌拍出,直接把丽莉姐摔到了墙角。她哀嚎一声,直接就晕过去了。 林大宝上前,居高临下盯着焦哥:“走吧,带我去找八爷。” “你找八爷做什么!” 焦哥马上警觉起来,冲林大宝厉声问道。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老朋友叙叙旧。” 焦哥硬气骂道:“哼!八爷不在瓦子山。” 林大宝呵呵笑道:“没事,你会说的。” 说着,他扭头对小草提醒道:“闭上眼睛,接下来可能有点血腥。” 小草倔强地摇摇头,然后从床上起身,蹲到了丽莉姐前面。 林大宝不再管他,而来拎起地上的焦哥慢悠悠道:“黑八已经垮了,我不介意再加上你一个。” 说着,林大宝捡起地上的匕首,慢慢插进焦哥的大腿上:“我听说在瓦子山这种地方,受伤比死亡更让人恐惧。因为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受伤却会让人虚弱,让人从巅峰回落,慢慢尝尽瓦子山的各种残酷和欺凌。你说是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有很多敌人和手下等着你变弱。他们就像是野狼,只要你稍微流血,就会不顾一切上来把你撕碎。” 说着,林大宝慢慢拔出匕首:“再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五秒钟后,我会把你的手筋挑断,扔到大街上去。” 林大宝娓娓道来,仿佛在说一件家长里短的小事。但是焦哥却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蔓延,很快就包裹了自己全身。 “我是八爷的人……你不敢!” 焦哥从喉咙里艰难挤出一句话。 林大宝看着手机:“呵呵,还有两秒。” “我去!” 焦哥马上就喊了出来。他摇摇晃晃起身,对林大宝低下头:“我知道八爷在哪里,我带你去。” “前面带路。” 林大宝打开房门。 正在这时,房间角落里的小草也急急忙忙喊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嗯?” 林大宝回头,不自觉愣了一下。小草手中正握着一把牙刷磨成的锋利小刀,小刀正在往下滴血。在她脚边,丽莉姐满脸伤疤,倒在血泊之中。 “你说过,要认清形势,要自己会选择。” 小草此刻就像换了一个人。她挺直胸膛,与林大宝目光直视。随后她吃力拖着丽莉姐的身体,往楼下走去:“走吧。” 林大宝惊讶点点头,快步跟上。 “啊~” 楼下屋子里那些洗头妹,见到鲜血淋漓的丽莉姐被小草拖着扔到地上,纷纷尖叫起来。原本最不起眼的,最瘦弱的小草,此刻在她们眼中就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她冷漠的眼神随意一扫,就让众人不寒而栗低下了头,不敢与她对视。 “从今天起,这里听我的。” 小草把牙刷小刀扔在地上,指着地上的丽莉姐冷冷道:“你们,每个人过来捅她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