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中尉军衔 - 春野小神医

第一百九十四章:中尉军衔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林大宝听到苏梅的话以后,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不是让我帮忙?别怪我没告诉你,其实我很厉害的。” 苏梅叹了口气:“如果是比医术或者是比枪法,我相信你可以的。但是军区比武大会,最主要的是看个人的单兵作战能力。到时候会考核打斗、射击、体能、反应等各个方面,你不一定合适。” “好吧。” 林大宝悻悻收回提议。 “但是你那个叫铁山的朋友,身体素质很强。他如果能加入狼牙大队,突击训练一个半月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苏梅耐着性子,对林大宝解释道。 林大宝点点头,认可苏梅的说法。不管怎么样,铁山起码是正儿八经的外家拳宗师。武术界有句说法:“一入宗师便成龙”。这就是说称为宗师以后,会将人体各个方面的潜能都开发出来。就好像鲤鱼跃龙门,成功以后会截然不同。 如果让铁山去参加军区大比武,胜算应该也很大。 “上次韩五探了铁山的口风,他似乎对加入狼牙大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我才让你帮忙,劝说一下。” 林大宝呵呵笑了起来:“这事儿简单。过两天我就让他去狼牙大队报到。” 苏梅脸色一喜:“你确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 一提到昨晚的事,苏梅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丝红晕。酒醒之后,昨晚断片的记忆也慢慢回来了。苏梅已经逐渐回想起昨晚跟林大宝的那些“亲密接触”,以及那种小鹿乱撞的心跳感觉。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异性如此亲密过,也从来没有过那种心跳感觉。 听到苏梅的话,林大宝色迷迷看了一眼苏梅。她现在还裹着那条床单,笔直白皙的大腿从下摆伸出来,让人浮想联翩。 林大宝一想到床单下的苏梅什么都没穿,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你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苏梅脸红了一下,指着外面没好气道:“出去等着。” 林大宝连忙屁颠屁颠出门。走出门外,林大宝才想到自己还只光着膀子呢。部队里来来往往的人,纷纷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林大宝。 “哥们儿,牛逼啊。” 一个瘦小个走到林大宝面前,压低声音竖起了大拇指。 林大宝呵呵笑道:“还好还好,我不怕冷。” “我说的不是这个。” 瘦小个指了指苏梅房间,意味深长道:“从苏梅房间里出来的吧?牛逼,真是牛逼!竟然能把苏梅睡了!” “林大宝,进来。” 苏梅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没等林大宝解释,瘦小个“嗖”得一声就跑没影了。 洗漱完毕吃完早饭,苏梅送林大宝走出军营。她边走边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过两天才回青山县。等会儿就让章凯送你去火车站。另外,为了方便你出入狼牙大队,我给你弄了一个部队身份。资料和军服,应该已经送到美人沟村了。” 林大宝一听,马上激动道:“啥军衔啊,是不是跟章凯一样的军官?” 苏梅没好气冷哼一声:“你以为军官是这么好当的?章凯是少校,正儿八经的侦察营营长。你知不知道他走到这个位置,吃了多少苦?” “嘿嘿,随便说说而已。那我到底是啥军衔?” “中尉军衔,狼牙大队的医务官。” “那好吧。对了,我还有件事情。上次你不是说有一批退役的皮划艇给我嘛,怎么又没消息了?” 林大宝追问道。由于修路的缘故,现在美人沟村进出村子特别不方便。原来那艘皮划艇整天超负荷工作,都快报废了。 “皮划艇已经在青山县了。回头我让他们联系你。” 苏梅把林大宝送到门口,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门口停着昨天那辆军车。章凯就跟电线杆子一样,笔直站在车旁。见到林大宝上前,他敬礼道:“林先生,你好。” 林大宝手忙脚乱地回了个礼,然后劝道:“章哥你以后别给我敬礼了。我级别比你低,应该是我向你敬礼才是。” 章凯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苏梅让我去狼牙大队当医务官,说是什么中尉军衔。章哥你跟我科普一下,中尉军衔大不大?” “刚刚参军,就是中尉军衔?” 章凯失声惊呼,“你确定自己没听错?” 林大宝摇摇头:“当上中尉很难吗?” “呵呵,当然很难。普通士兵晋升中尉,是需要立功和资历的。从两年义务兵算起,还要考上4年本科军校。完成学业毕业后,才会授予中尉军衔。也就是说最快晋升中尉的时间,也需要至少六年。” “这还不包括你报考军校的时间。从士兵考入军校,竞争非常大。很多人考了好几年都没考上呢。” 章凯耐心解释道。 “那中尉是多大的官?” 章凯想了想:“部队跟地方没有级别参照标准。不过一般来说,中尉跟科员公务员差不多吧。” 林大宝一听就兴奋起来:“你是说,我现在跟公务员一样了?” 要是让村里人知道自己成了公务员,指不定多轰动呢。这么多年来,美人沟村净出泥腿子了,什么时候出过铁饭碗公务员啊! “对了,你昨晚在苏教官房间里睡的?” 章凯有意无意说道。 林大宝点点头:“对啊。昨天晚上我们俩都喝多了,现在还有头疼。” “苏教官很好,你别辜负她。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章凯突然扭过头,郑重其事说道。仿佛车厢中瞬间冰冷,连温度就下降了好几度。 章凯把林大宝送到火车站就离开了。林大宝独自去买了票,百无聊赖地在候车室门口抽烟。 “哎!你怎么撞我?” 正在这时,旁边有叫声传来。接着一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抱着胳膊倒在地上:“哎呀,我胳膊断了啊。” 一个穿着朴素的农民工,手足无措地站在他对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旁边几个人马上挤进了人群中。一个五大三粗的光头检查了一下,嚷嚷道:“胳膊断了,赔钱吧!”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