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蜕变的苏图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蜕变的苏图

燕京城。 距离林大宝大闹燕京城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当初的风波早已平复,几名当事人也已经各奔东西。对于当年的事情,各大家族都默契地对此保持缄默。对于这些家族来说,荣誉才是他们需要去铭记的东西。至于林大宝曾经给予的屈辱,则是需要被他们快速遗忘的过去。 这一年多以来,几乎没有人再提及这个名字。偶尔有人无意间说漏嘴,马上就会引起现场的冷场。很快,就会有人转移话题,不再触及这段过去。 林大宝这三个字犹如一个魔咒。一个人人都不敢去触碰的魔咒。 西山,别墅。 西山位于位于燕京城西边,距离燕京城市区很近,被称为燕京城的后花园。西山种着漫山遍野的枫林,每到秋天枫叶变红,入眼处全是火红的景色。火树银花,十分美丽。 西山红叶,俨然成为燕京城十大景点之一。许多有钱人甚至不惜不惜花费重金想要在西山购置别墅。 甚至有传闻某位煤老板在爬西山的时候看中了山间一套四合院,当场就要出价五千万元购买。被拒绝之后,煤老板继续加价到了一亿元,甚至还恼羞成怒找来燕京城的一位实权局长来施压。所有人都以为煤老板可以得偿所愿,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连夜灰溜溜地离开了燕京城,再也不敢提及购买别墅的事情。 至于那张一亿元的银行卡,则被他“遗忘”在了别墅之中。 而那位充当说客的实权局长,一周后就被查出有严重的违规违纪行为,锒铛入狱。 而那栋四合院依旧如故,甚至看起来连居住的人都没有。只有每到周末,才会有几辆黑色车子缓缓驶入四合院中。 “砰砰砰!” 安静的四合院中,突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枪声。远处的活动靶子不停移动,但是却被人准确击中靶子眉心。一道人影在山间不停跑动。他时而寻找掩护,时而拔枪射击。短短五分钟时间,所有的移动靶子被他尽数击中。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四周光线十分昏暗,能见度不过十多米。但饶是这种环境都丝毫没有对枪手造成任何影响。 “三十发全中!” 很快有人报来射击成绩,竟然无一落靶。枪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成绩。他将手枪随手扔在一旁,摘下耳机转身离开。 “哈哈哈,几个月没见,你的枪术强了不少啊。” 正在这时,一个调侃声响了起来。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夜幕中,缓缓朝这边走来。枪手停下脚步,望着来人露出笑容:“段少,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燕京城段家大少,段子阳! 段子阳停下脚步,笑道:“不算久。虽然苏少很久没有见我,但我倒是经常可以见到苏少的消息。啧啧,燕京城苏家大少爷居然选择隐姓埋名进入特种部队。而后更是依靠自己的努力,短短一年时间就成为了兵王。啧啧,这妥妥是偶像剧才有的剧情啊。” 眼前这名枪手,居然是苏图!苏家大少,苏梅的哥哥苏图! 一年前的苏图,整日都纵情声色,是燕京城出了名的废物少爷。他为了巩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甚至不惜以苏梅为筹码,让她去跟各大家族联姻。被苏梅拒绝之后,他又恼羞成怒,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林大宝身上。 直到他被林大宝狠狠打脸羞辱。 但是现在的苏图,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此前他由于纵欲过度,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而现在,苏图全身皮肤已经变成了健康而又强壮的古铜色。他原本阴柔的容貌也变得十分刚毅。脸颊上的一道伤疤,更使得他看起来十分铁血冷酷。 段子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苏图,朗声开口笑道。距离他上一次见到苏图已经过去将近一年时间。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断。饶是段子阳都没有想到,苏图这一年的变化会如此巨大。 段子阳掏出烟盒,送到苏图面前笑道:“来一根?” 苏图看了一眼,摇头沉声说道:“戒了。我在当侦察兵的时候,就是因为扛不住烟瘾而被敌人发现,导致整个任务失败。” 段子阳惊讶地看了苏图一眼,然后随手将整包烟盒扔进了垃圾桶中。他点头含笑道:“我听说过这件事情。那次是你刚刚新兵训练结束,被分配到侦察连中。这次任务失败,导致你们连队在演习中陷入了老A的包围圈。后来是你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引开那支包围部队,才帮助连队突围成功。” “你脸上的伤疤,就是在那次突围的时候留下的吧?” 苏图点点头,说道:“没错。从那次开始,我就决定戒烟。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 段子阳跟苏图站在一起,并肩往山间别墅走去:“记得你曾经说过,这辈子只有女人和烟是戒不了的。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你就把烟戒了。看来那个人对你的影响不小啊。” “那个人?你说林大宝?” 苏图平静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波动。他猛地转头,目光如同黑夜中的野兽,死死盯着段子阳。片刻后,苏图的情绪终于回归平静。他缓缓点头说道:“我不否认,林大宝确实是促使我改变的那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现在恐怕还是那个苏家废物。就算是在咱们燕京城圈子里,我苏图也只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 段子阳露出些许惊讶神情,似乎没有想到苏图竟然可以这么坦然说出这番话来。他想了想,笑道:“其实不算笑话。咱们燕京城的大少们,有几个人不是那样呢?” 苏图摇摇头:“但是你段子阳不是这样的。赵家雏龙赵燕关、江家江红绛、宁家宁致武,甚至是我的妹妹苏梅,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你们没有依靠先辈的权势,而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才走了这一步,不是吗?” 段子阳沉默不语。片刻后才缓缓说道:“所以你才选择隐姓埋名去参军?你们苏家在军队中的影响力最小,你想从这里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