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道境恐惧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道境恐惧

看着林大宝满脸忠厚老实的模样,库季诺夫气得牙根直痒痒,但是却无可奈何。他虽然不知道林大宝所说的只用了五分力气时不时真的,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林大宝确实比自己强很多。 库季诺夫正色说道:“林,虽然你也很强,但是你千万不要大意。松本天纲的实力更强,我们认为甚至已经超越道境了。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境界。” 林大宝收敛笑意,淡淡道:“多谢提醒。我们华夏民族自然有自己的待客之道。有朋至远方来,虽远必诛。既然松本天纲自己送上门来,我们怎么样也要好客留下他对不对?” 库季诺夫再度提醒:“林,你的内心没有恐惧。在跟高手交手,没有恐惧就没有谨慎,没有谨慎就容易失手,一旦失手就意味着死亡。我期待你带着昆仑小队登上特种兵排行榜的那一天。在这之前,我不希望你出事。”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放心,我心里有数。” 很快,库季诺夫带着俄国队员告辞离开。林大宝想了想,取出一壶酒送给库季诺夫。库季诺夫打开后闻了一下,顿时满脸喜色:“这是美人醉?”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美人沟村了,所以存货也不多。你省着点喝。” 他停顿了一下,叮嘱道:“记住,一定要自己喝。” 这壶酒中融入了祖巫草的汁液,对库季诺夫的实力有很大的提升。目前林大宝拥有祖巫草的事情还是不能公布。于是只能用这些方法来将祖巫草提供给别人使用。 库季诺夫点点头,笑道:“放心吧。我的人生原则就是妻子和美酒概不外借。” 两人同时仰头大笑起来。 林大宝将库季诺夫送出基地。他想了想,又说道:“上校,你的属地与东北很近。我在东北有几个朋友,希望你到时候照顾一下。” 库季诺夫马上收敛笑意,正色说道:“没有问题。你朋友是谁?实话告诉你,我们在东北经营了不少势力。” “她叫武媚娘,还有她的父亲外号是东北王武平川。听说他们现在在东北那边混得挺好的。” “武媚娘、武平川?行,我记住了!” 库季诺夫正色点头。很快,他带着一行人踏上直升机,飞快离开基地。 林大宝返回训练场,看到赵燕关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的他全身气息内敛,完全没有此前锋芒毕露的状态。而且他的身体犹如一个黑洞,似乎变化无常让人琢磨不透。 林大宝含笑望着赵燕关:“恭喜,入道境了。” “谢谢教官!” 赵燕关连忙从地上一跃而起,发自内心对林大宝沉声致谢。刚开始的赵燕关被称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是赵家雏龙。但那时候赵燕关不过是半步宗师修为,寻遍宗师门槛而不可得。可是在遇到林大宝之后,赵燕关一月入宗师,成为昆仑小队中最早进入宗师境界的队员。而后在短短一年时间中,他又突破进道境,再度成为昆仑小队中第一个晋入道境的队员。 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了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男人。赵燕关原先何等心高气傲,但是在林大宝面前却提不起半点骄傲的心思。 正如林大宝所说的,二十岁前的骄傲都是父母给的,但是二十岁以后的分光,要靠自己的双手去赚。 林大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赵燕关,笑问道:“道境感觉如何?” 赵燕关想了想,认真回答道:“很害怕。” 林大宝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赵燕关答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道境之后,看到得更远。求道之路何其艰难,似乎一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 林大宝又笑:“所以怕了?” 赵燕关点头:“怕。” “怕又如何?” 赵燕关再想,答道:“会退。”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一入道境不可逆,如果从道境跌落,神识也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赵燕关说到这里,语气变得犹豫了一些。他真正踏入道境之后才知道这个事实。一入道境不可逆,逆则灰飞烟灭。 而不像宗师境界那样可以跌落回半步宗师。 林大宝望着赵燕关,正色说道:“武道之途,从来都是不可逆的。一旦有了退缩之心,心中再无进取之意。道境不可逆,在我看来这反而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入道境之后再也没有后顾之忧。我们需要做的,只有一路向前!” “武道的极点在前方,需要抬头往前看。” 赵燕关细细品味着林大宝的话,脸上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此前他晋入道境之后,心神几乎有些要崩溃。后来道心坚固,这才支撑了下来。可是现在在林大宝的开导之下,他觉得眼前一切豁然开朗,道心念头更是无比通达。 看着赵燕关身体气质的变化,林大宝也是赞许地点点头。当初他刚刚晋入道境的时候,心神也是十分脆弱。幸好林大宝的信念坚定,很快就想通了这一切。再加上巫皇传承中那尊小人的开导,让林大宝并未陷入这种悲观情绪之中。 “晋入道境还哭丧着脸。我说老赵,你这样可就不对了啊。” “别的不说,老赵你这顿饭肯定少不了的。” “教官要单独请!” “……” 宁致武等人都是满脸羡慕看着赵燕关,在一旁起哄嚷嚷道。赵燕关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笑道:“等轮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对了教官,那个婆罗沙宗门的泰国人还被关在基地中,怎么处置?” 赵燕关很快又向林大宝请示道。当初港城遗迹爆炸,昆仑小队把库季诺夫和婆罗沙众人都救来了。库季诺夫刚刚离开,但是颂帕善还被关在这里。 “怎么处置?” 林大宝想了想,反而面露难色。其实颂帕善跟自己的过节并不大,而且也不算是什么坏人。如果就这样杀了,林大宝心中反而有些愧疚。 但是放他走,林大宝心中又不愿意。这可是一条大鱼,放走了太可惜。 林大宝想了想,露出一丝坏笑:“先把他身上那些功法、宝贝都搞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