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我以我血荐轩辕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我以我血荐轩辕

川岛芳子看似温柔,但是出招却极为毒辣。她飘飘然向林大宝飞来,就像是扑向男友怀中的小女人。但是在她的温柔之下却暗藏着浓厚的杀意。一柄雪白的武士刀从她的和服中刺出,向林大宝胸口狠狠刺去。 刀刃上泛着暗红,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第二名道境。” 林大宝脸上浮出一丝凝重。他深吸一口气,体内仅剩的巫皇真气再度汹涌起来。林大宝伸手一招,胡振申的长矛就自动飞到他的手中。而后长矛如同长虹贯日,化作一道流光刺向川岛芳子。 “轰!” 长矛的气势极强,几乎在空气中拖曳出一道白色弧线。正在不远处观战的高阳顿时脸色剧变,喃喃道:“好强!他果然没有受伤。” “咯咯咯。优子想看的是惊世一剑,可不是长矛呢。你们男人的长矛,优子见得可不少。优子还亲口品尝过许多呢。等我们这战结束,优子保证好好品尝林先生的小长矛。” 川本优子的声音中满是魅惑。她身上的和服飞舞,像一只美丽的蝴蝶朝林大宝飞去。刹那间,就仿佛有无数樱花从天而降,洋洋洒洒飘落下来。 但是每一片樱花花瓣都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气。隐藏在温柔之后的杀招十分毒辣,铺天盖地向林大宝兜去。 “破!” 长矛飞快破开这些樱花,眨眼间就气势如虹来到川本优子身前。川本脸上浮出一丝凝重,也不敢与林大宝硬碰硬。她在面前急速挥手,那些樱花又倒卷而回,将长矛挡住。 “嗡嗡嗡……” 长矛不停颤抖。林大宝体内的巫皇真气早就无以为继。如果不是靠那根树枝不停汇聚灵气,林大宝恐怕自己一个照面就力竭而败了。可就算是这样,林大宝体内的识海还是在剧烈震动,似乎随时都要崩塌。 他身体伤势原先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现在这些旧伤再度裂开,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 长矛气势消减,坠向海面。 “你这小娘皮真不要脸。我们林兄弟已经有女人了,你还死缠烂打!” 胡振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胡振申从海面上一跃而起,一拳砸向川本优子。几名倭国忍者马上持刀冲上前去,将胡振申逼开。 这边,八叔也被两名宗师忍者挡住,进退不得。 川本优子魅惑的笑声再度响起:“林先生,看来您真的受伤很严重呢。以你这样的实力,也配挑战我们倭国天师?” “还是让优子先杀掉你吧。” 她话音落下,一片樱花缓缓飘到林大宝肩膀上。顿时,林大宝的肩膀上血花绽放,皮开肉绽。 天空中又有数片樱花缓缓飘落。每一片樱花都是一道凌厉的刀意。樱花落在林大宝身体上之后,刀意马上绽放,在林大宝的身上留下一道恐怖伤势。 短短数秒钟时间,林大宝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整个人几乎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不远处的高阳见状,马上也狰狞大笑起来:“林大宝,你果然受伤了!哈哈哈,今天我们鬼市收你性命!” 他挥挥手,几艘快艇马上呼啸着追了过来。而高阳身体也是高高跃起,手中长剑刺向林大宝胸口。 “就凭你,还不够资格!” “我以我血荐轩辕!” 林大宝脸色铁青,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平静的海平面上,突然炸出多达十八道水柱。这些水柱冲天,位置也错落有致。在这些水柱之间,俨然形成了一座阵法,将附近众人当头笼罩进去。 “轰!” 阵法中杀意勃发。每一道水柱就仿佛是一根阎罗殿的索命柱。水花四溅,疯狂收割着生命。就算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在这些水柱阵法中也全然没有自保之力。 “啊!” “快逃!” “当心那些水花!” “……” 周围顿时响起了惨烈的哀嚎声。那些快艇上的众人感受到阵法中的杀意,连忙想要逃离。但是这道阵法却极为霸道,甚至锁定了空间。如果破军在场,恐怕也会吓上一跳。因为此时林大宝布置出的阵法,赫然跟凌霄宝殿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林大宝只是在阵法中待了几个小时,竟然已经掌握了阵法的精髓。 “宗师以下,统统退走!” 高阳的脸色煞白,连忙向身后怒吼道。这道阵法的威力很强,甚至连他都觉得有些忌惮。至于那些宗师之下境界的人,恐怕在阵法中打一个照面就死了。 林大宝冰冷的声音传来:“宗师境界也都留下吧。” “轰!” 一道黑白两色的天火突然冲天而将,点燃整个阵法。这道火焰十分恐怖,竟然可以将人体灵气点燃。实力越高,火焰燃烧的状况就愈加恐怖。有人浑身都是火焰,惨叫着跳到了大海中。但是海水居然也被这道火焰点燃,根本无法熄灭。 短短数秒钟的时间,周围几百米的范围之内,仿佛变成了一所人间炼狱。 而看似憨厚的林大宝,此时就像是手持生死簿的阎王。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质朴,而是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单单这股冰冷的眼神,就足以让别人胆战心惊。 数分钟之后,阵法散去火焰熄灭。 周围的海面上飘着几十具尸体。这些尸体的死状极为惨烈,而且大部分都是宗师境界高手。不管是川本优子还是高阳,此时脸色都十分难看。虽然说现在灵气复苏,宗师高手增长极为迅速。但这次前来的宗师,都是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核心。他们死了,对倭国和鬼市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川本优子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再度妩媚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鼓掌说道:“不愧是林先生。就算是油尽灯枯,也可以不知不觉布置出这样的阵法。可惜啊,如果你不耗损实力布置阵法,恐怕还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现在,这道阵法已经将你体内的灵气全部耗损。你还有什么依仗可以逃出生天?” “咳咳咳。” 林大宝身体剧烈咳嗽起来。片刻后他抬起头,咧嘴露出笑容:“我刚刚这道阵法的阵势不小吧?” 川本优子点头:“很大!堪比导弹爆炸。” “那就好。” 林大宝含笑点头:“你说,别人能不能看到这次阵法爆炸?” “当然,很远的地方都可以……等等,你在故意发信号!” 川本优子突然脸色剧变,猛地扭头望向另外一个方向。不远处,一道白芒飞快袭来,猛地刺向川本优子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