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献祭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献祭

“嗡!” “咻!咻咻!” 空气中的破空声不绝如缕。一柄柄兵器自从飞起,追寻着青铜长剑的轨迹来到凌霄宝殿之外。长剑、长刀、长矛甚至铜钟、巨斧统统悬浮在空中。它们遥遥对着凌霄宝殿,发出整齐的颤鸣声,就仿佛在声援青铜长剑。 所以的武器都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同时轰击凌霄宝殿。 “剑来了。” 林大宝握住青铜长剑,心中顿时涌起一阵熟悉的感觉。长剑的重量、长度甚至触感,竟然完全契合林大宝的需求。在那一刻,林大宝甚至有一种错觉,这柄长剑就是为他而打造的。 “就是这种感觉啊。” 林大宝感受着青铜长剑与自己的共鸣,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可以清楚感知到长剑的每一次颤动,每一处纹理。而长剑的剑气从他体内流过,竟然将林大宝身体伤势治愈了大半。 “铿锵!” 长剑指向破军,发出一声龙吟。林大宝猛地睁开眼睛,微笑道:“我的剑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 见到眼前这一幕,饶是破军也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比谁都清楚这柄青铜长剑的底细。道兵是有灵性的。它曾经的主人是如此强大,如此高傲。而现在,它怎么可能选择这样一个弱者当作主人。 破军的表情再度变得狰狞起来,嘶吼道:“就算是这柄长剑又如何!剑是死的,剑法才是活的!就算是剑仙的剑可斩神魔,你又能发挥几层威力!” “呵呵,试试!” 林大宝身体如长虹掠过,手中青铜长剑骤然发动。当初林大宝正是用这把青铜长剑感悟出了惊世一剑。此时,剑光再度勃然绽放。 漫天的剑光从天而落,汇聚成一道剑气洪流。古剑藏锋,出则惊世。磅礴的剑意纵横交错,向破军轰然刺去。 “不好!” 破军的脸色剧变,身体猛地往后退去。他身外那些黑气再度涌动,化成一把大黑伞挡在身前。破军似乎觉得还不够,竟然又张口吐出鲜血,喷在大黑伞上。 大黑伞上马上露出一点点殷红的斑点。与此同时,大黑伞光芒大涨,竟然比之前还厚实了不少。 “你镇压我千年,休想再伤我!” 破军怒吼连连,身体顶在青铜棺上,纹丝不动。终于,惊世一剑凌空而至,狠狠刺在大黑伞上。 一团炫目的光芒突然绽放,如同凭空出现了一轮太阳。 “轰!” 一股无形的波纹激荡开来,在凌霄宝殿中刮起阵阵烈风。这些烈风是由逸散的灵气凝聚的,锋利无比。寻常宗师高手哪怕是遇到一缕烈风,恐怕都会被撕得粉碎。 饶是林大宝也是忍不住闭上眼睛,无法直视那轮由于剑意碰撞而激发的光芒。终于,光芒逐渐消散,林大宝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正在这时,林大宝耳边传来破军狰狞的大笑声:“哈哈哈!就算是你取来这柄长剑又如何!末法时代,能催动这柄长剑的人又能有几个!” 林大宝皱起眉头。最后一缕剑意狠狠刺在大黑伞上。大黑伞摇摇欲坠,颜色也变得越来越淡。剑意与大黑伞上的黑气此消彼长,互相抗衡。终于,最后一缕剑意缓缓消散在空气之中。 大黑伞虽然破损十分严重,但依旧还是将剑意挡下。 林大宝挠了挠头,自言自语费解道:“什么情况!” 他可以感受到青铜长剑的强大,甚至远超于大黑伞。但是破军说的没错,林大宝的实力太差,根本无法发挥青铜长剑的真正威力。 就好像把一亿资产交给一名三岁小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挥霍。 “挡我者死!” 破军的笑声落下,而后迈步向林大宝走去。他一步跨出,已经来到了林大宝面前。他手中的大黑伞已经收拢,化成一杆大旗砸向林大宝头顶。兵器未至,但是攻势已经先一步轰击在林大宝身上。 林大宝身体连连后退。他挥动手中的青铜长剑,在面前划出一道半圆。半圆内剑气纵横,保护着林大宝不受侵犯。 饶是这样,林大宝身体还是重重飞了出去,砸在阵法之上。 那尊小人急急提醒道:“快走!你现在还控制不了这把剑。它对灵气的需求太过于旺盛,会将你全身气血吸干的。” “马上离开这里!” 似乎是在印证他的话,青铜长剑果然发出颤鸣声。林大宝已经感觉到体内的血气在飞速流逝,甚至连脑袋都出现了眩晕。 林大宝心神一动,突然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柄青铜长剑缺乏足够的灵力来催动,所以发挥不出真正实力?我体内的气血可以弥补这一点?” 对方不知道想说什么,不过还是点点头。 “那就好办多了。” 林大宝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丝笑容。他抬起头,望向正在缓缓走上凌霄宝殿王座的破军。他坐北朝南,面朝南天门坐下。他那把大黑伞悬浮在他身后,如同一名忠实的卫士。 破军深吸一口气,满是留恋道:“没错,就是这种感觉。等我将这里的一切都献祭,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他双手往上抬起,那具青铜棺竟然自动悬浮起来。九条巨龙似乎感受到了不安,也烦躁地扭动起来。 黑雾顺着铁链往上攀爬,渐渐依附在九条神龙身上。这些神龙居然慢慢闭上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呵呵,我观察你们已经数千年了。你们的弱点我早已一清二楚。” 破军猛地伸手指向林大宝:“你的底牌已经没有了,你凭什么跟我斗?” 林大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是啊,底牌没有了。但是我的底牌是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林大宝的声音落下,身体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而后,林大宝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下去。而他手中的青铜长剑,此时反而变得愈加兴奋。剑芒吞吐不息,很是骇人。 那尊小人见状,马上猜出林大宝心中所想。他怒吼一声,急急道:“林大宝你疯了?就算你把所有的气血都转移到长剑上面,也一样对破军无可奈何的!你们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