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生死局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生死局

听到龟田一和的话,破军仅仅只是目光瞥了林大宝一眼。他轻蔑道:“杀他,你就够了。他还不值得我出手。” 说着,破军围着这个剑气囚牢仔细观察起来。囚龙的阴影也缓缓起身,注视着破军。 “哼!” 见到破军的动作,龟田一和脸上也是露出些许不快。他双手握紧武士刀,狞声说道:“林大宝,你跟我们倭国忍者的血海深仇必须要用鲜血来洗刷!我会砍你的脑袋,把它供奉在天照大神的灵龛上。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们天照大神的下场是什么!” 林大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不小心牵动伤口,又剧烈咳嗽起来。而后,林大宝满脸讥讽道:“婆婆妈妈,啰啰嗦嗦。我要是天照大神,一泡尿滋死你。” “狂妄!” 龟田一和脸上露出怒意,再度向林大宝扑去。他身为道境忍者之一,修为极强。而且他研修的是一刀流,几乎是忍者流派中杀伤力最大的分支。 传说中的倭国武神宫本武藏,就是一刀流开创者。 “咻!” 龟田一和手中刀光劈下,瞬间就将林大宝笼罩起来。这一刀几乎全部由灵气汇聚而成,气势骇人。如果是平时,龟田一和根本不愿意使出这一招。因为这招对灵气的耗损太大,就算他是道境修为,也无法承担这种损耗。但是在凌霄宝殿中,灵气实在是太过于浓郁,几乎是挥之即来。龟田一和根本无需担忧灵气不足的问题。 “嗡!” 武士刀来势汹汹,但是又在极速抖动。在林大宝面前出现了一排刀光,根本无法琢磨刀光去势。饶是林大宝都是微微皱眉,苦笑道:“能破入道境的人,果然都有两把刷子。” 林大宝的眼睛化为诡异的黑白两色,瞳孔中更是有火焰燃烧。龟田一和的刀势很快很快重叠,一目了然。 囚牢中的阴影似乎感受到了黑白火焰,猛地扭头望向林大宝。他虽然只有一道影子。但是林大宝依旧可以感知到他脸上无尽的震惊与愤怒。 林大宝抬起头,手中长矛往前点出。锋利的长矛正好戳在龟田一和的手腕之上。龟田一和手中力道瞬间消失,差点连武士刀都掉落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 龟田一和顿时一愣。他只看到林大宝抬手举起长矛,但却准确无比击中了他刀法中的弱点所在。幸好林大宝此时身受重伤,要不然这一记长矛甚至要废掉他的右手。 “是巧合!” 龟田一和怒吼一声,身体高高跃起。他穿着一袭黑衣,此时黑衣朝林大宝当头罩下。与此同时,龟田一和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但是他的刀光却在林大宝身旁神出鬼没,无法琢磨。 “咻!” 两柄武士刀同时出现,一前一后刺向林大宝的身体。林大宝再度举起长矛,往头顶刺去。两柄武士刀瞬间消失不见,而龟田一和的身影则出现在林大宝头顶。 先前两把武士刀,不过是幻象而已。 长矛笔直竖起,刺向龟田一和的眉心。龟田一和心中大惊,连忙往旁边撤去。他身体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上。 “哈哈哈!” 一旁的颂帕善毫不客气大笑起来。他指着龟田一和嘲讽道:“杀一个重伤之人都这么吃力?跟你结盟,简直就是拖累我们!” 龟田一和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朝颂帕善怒骂道:“你行你上!回头我多给你一件宝物!”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 颂帕善阴鸷大笑起来。他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杵在地上,几只蛊虫突然出现,向林大宝爬去。 “啵。” 正在这时,一道波纹凭空出现,向那些蛊虫闪去。这些蛊虫甚至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被斩成了两截。 龟田一和在一旁大笑起来:“哈哈哈,看到了吧!这小子的手段多的很。” “这……” 颂帕善愣在原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确定眼前所见是真的。他满脸狐疑:“这是什么招式?” 林大宝想了想,声音沙哑道:“动感光波。” “等等!” 颂帕善再度一愣。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甚至可以说是印象深刻。他望向林大宝,沉声道:“你是不是认识查猜?” 林大宝挠挠头,尴尬道:“哎呀,被发现了吗?忘记变一下声音了。” 当初他杀死查猜,曾经跟颂帕善交谈过。正是那次,林大宝把杀害查猜的黑锅扣在了倭国忍者欧阳凯的头上。 颂帕善脸上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怒吼道:“查猜是你杀的!为什么!” 林大宝呵呵笑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这么有名的话你都没听过?没看过电影《战狼》啊?” “去死!” 颂帕善手中拐杖狠狠砸向林大宝。一条青色小蛇从龙头拐杖中爬出来,迎风而涨冲向林大宝。 一股晦涩的神识突然出现,冲击在毒蛇和颂帕善的脑海中。颂帕善愣了一下,大脑短时间一片空白。 毒蛇也“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啵。” 又一道波纹凭空出现,向两人斩去。毒蛇还在昏昏沉沉之中,就被斩成了两截。颂帕善慌忙举起拐杖,挡下波纹。 拐杖上出现一道深深印痕。 “一起吧!” 颂帕善和龟田一和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虽然林大宝此时看起来身受重伤,但是他的诡异手段实在是太多。要是一个不注意,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两名道境,一前一后杀向林大宝。地上那条毒蛇被斩成两截,此时竟然变化成了两条毒蛇,再度向林大宝冲去。 太叔常和蟠龙一前一后守住林大宝。两人再无保留,同时出手。一时间,颂帕善和龟田一和竟然也拿林大宝无可奈何。 “哼,两个废物!” 破军终于注意到这边,迈步走上前来。他拔刀一挥,一道刀光席卷而至,将太叔常和蟠龙斩落在地。而后,他缓缓来到林大宝面前,用怜悯的神情望着:“弱者,只有死路一条。这是我从小在孤儿院就明白的道理。” “虽然我不知道七杀和贪狼为什么要选择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他们,他们的选择错了。” 破军拔刀。 一时间,凌霄宝殿中尽数被凌厉的刀意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