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围攻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围攻

林大宝以惊世一剑为引子,牵动剑鞘中的剑气。剑鞘中的剑气原本就是为了镇压这道阴影而存在的,十分凌厉霸道。现在被惊世一剑牵引,如同一挂天河从天而降,轰然扫向阴影。 “竟然敢暗算我!” 阴影中的人怒吼着,发泄出无尽的怒火。他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会如此借势,甚至不惜以自己作为诱饵。他更加没有想到,剑鞘中的剑气竟然真的会被这个蝼蚁一般的人利用。 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剑鞘曾经是谁拥有的。那个人是何等的心高气傲。在那个人眼中,世间只有一个人配用剑,那就是他自己。而剑鞘中的剑气同样是那个人亲手所留,亦是傲气十足。 被困在青铜棺中的这几千年。阴影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蓄势破开这缕剑气。时至今日,他才勉强撕开一缕剑气,从青铜棺中钻了出来。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蝼蚁一般的人,居然真的能够牵引剑气镇压自己。 “咻!” “咻咻!” 一缕一缕剑气从天而降,射向阴影四周地面。很快,地面上出现了一座由剑气贯穿形成的囚牢。阴影在囚牢中左冲右突,居然无法从囚牢中挣脱出来。 “呼!” 角落中的林大宝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他咧开嘴笑了笑,又吐出一口鲜血。林大宝连忙从玉扳指中取出几瓶丹药,就跟倒豆子似得抓了一把,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他刚刚为了牵引剑鞘中的剑气,生生硬扛了对方一招。此时林大宝觉得全身都火烧火燎的,甚至连骨头也断了不少。 对方的招式十分霸道,几乎摧枯拉朽摧毁林大宝的身体。要不是巫皇真气的复原速度惊人,林大宝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他娘的,这波有点伤啊。” 林大宝一边吃丹药,一边喃喃自语道。为了进入凌霄宝殿,林大宝损失了不少丹药呢。可这凌霄宝殿中不仅什么值钱东西都没有,竟然还弄出来一个极度危险的家伙。 “早知道还不如待在阵法中,多搞几件装备呢。” 林大宝瘫软在角落里,唉声叹气说道。突然,他扭头望向凌霄宝殿大门口。这时林大宝才发现破军等人居然已经快要穿过大阵了。他们三人前方悬挂着三把连弩。连弩上的短箭寒光四射,令人不寒而栗。 三人同时停下脚步,望着这三把连弩。这三把连弩是从阵法中捕获来的法宝,威力极强。就算三人是道境高手,如果被这些连弩连续射击的话,那也是够喝一壶的。 “他娘的!” 饶是破军都忍不住张口发出一声怒骂。此前那具金色傀儡就抢走了他的护身法宝。破军对这件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没想到现在他居然变本加厉,用连弩暗算自己。 龟田一和望向破军,皮笑肉不笑说道:“破军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现在半途而废回去吧?” 破军沉吟两秒:“冲出去。” “硬闯?” 颂帕善和龟田一和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忌惮神情。 破军冷哼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莫非还要藏着掖着?” 他话音落下,已经抬腿迈步走出大阵。三把连弩马上被触发,几十枚短箭呼啸着向三人射去。 破军长啸一声,拔刀护在身前。短箭速度虽快,但是破军的刀法也很是不凡。几秒钟后,他终于一个箭步冲进了凌霄宝殿之中。 颂帕善和龟田一和两人紧随其后。不过这两人看起来可就没这么舒服了。特别是龟田一和,此时大腿上插着一把锋利的短箭,此时正在往外冒血。要是短箭再往上一寸,恐怕龟田家族就要从此绝后了。 颂帕善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枚短箭刺入颂帕善的肩膀,几乎整根没入。颂帕善脸色铁青,深深挖出短箭扔在地上。 “这是什么?” 三人几乎同时注意到凌霄宝殿中那个临时用剑气构建出来的囚牢。那个阴影缩在囚牢中,看起来很是凄惨。 龟田一和兴奋道:“快打开看看。万一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 破军点点头,伸手向囚牢抓去。 “呵呵,我要是你的话,绝对不会乱摸。当热,你要是自己一心求死就当我没说。” 三人耳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尤其是破军和龟田一和更是眯起眼睛,朝声音方向望去。 视线中,一具金甲傀儡坐在地上。这具傀儡慢慢摘掉头盔,扔在地上。 这名傀儡赫然是林大宝。 “林大宝!是你!” 龟田一和几乎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字。此前他就被金甲傀儡偷袭跟。那名傀儡靠着投掷长矛,干掉了不少倭国忍者。如果不是他出现搅局,库季诺夫等人恐怕早就死了。 龟田一和当时还在疑惑,为什么那具傀儡只杀倭国人。现在他才终于恍然大悟。 龟田一和心念一动,武士刀骤然出鞘。 林大宝见状,脸上也露出一丝苦涩。他原本并不打算暴露身份的,要不然铁定会引来围攻。但是他见到破军等人试图打开囚龙,这才不得不开口阻止。 只是这样,必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林大宝手持长矛,缓缓从地上站起来。他指着囚龙,正色说道:“这里面关着一位恐怖存在。如果放出来的话,恐怕整个港城都要遭殃。大家想要从港城遗迹安全出去,就尽量不要碰这个。” “呵呵,我先解决你再说。” 龟田一和冷哼一声,手中武士刀刺向林大宝后心。林大宝连忙后退,但是又牵扯到伤口,剧痛不已。 武士刀劈在长矛之上。一股阴鸷的力量从长矛中传来,贯穿林大宝的身体。饶是林大宝也觉得全身冰冷,连行动都变得迟钝起来。 “原来你受伤了?果然是天助我也!” 龟田一和马上发现了林大宝身体不对劲,当下更是大笑起来。他望向破军,朗声说道:“破军先生,我知道你跟这小子也有不少仇怨。我们一起动手,别让他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