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磨练剑意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磨练剑意

林大宝目光上移,望向凌霄宝殿上的王座。只看了一眼,林大宝顿时目瞪口呆,一时间大脑也是一阵空白。凌霄宝殿上方应该是王座所在位置,九五之尊所在之地。但是现在王座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巨大的青铜棺。九条铁链从凌霄宝殿上空悬下,缚在青铜棺上。 这就是九龙拉棺后面的那具青铜棺。怪不得那九条龙会盘踞在凌霄宝殿上方,迟迟不肯离去。 但此时青铜棺棺门大开,里面空空如也。 “青铜棺中的人去哪里了?” 林大宝看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毫无血色。从青铜棺里面的装饰来看,里面必定是有人的。但是现在,青铜棺中的人已经消失了。 一阵阵冷汗从林大宝的后背冒了出来。青铜棺的人是敌是友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对方必定十分强大。恐怕自己这点三脚猫功夫,还不如对方一根小指头厉害。 林大宝连忙将太叔常从玉扳指中取了出来。他举着奥特曼玩具走了一圈,急急问道:“你快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太叔常的声音也有些疑惑:“这就是九龙拉棺?为什么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林大宝连忙追问:“你想象中的是什么样的?” 太叔常沉默片刻,没有说话。他转移话题,对林大宝道:“我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太安全。要不咱们赶紧撤吧。” 被太叔常一提醒,林大宝顿时也觉得全身汗毛凉飕飕的。就仿佛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自己。但是林大宝猛然转身,身后却又空无一人。 他取出口袋中的龟甲。龟甲变得十分滚烫,也在提示这里有危险。 太叔常见到林大宝手中的龟甲,顿时失声惊呼道:“这块龟甲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林大宝问道:“你认识这块龟甲?” 太叔常干笑了两声,敷衍道:“我就是看到这块龟甲,觉得比较好奇而已。对了,你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鬼市中多的是。十块钱一片,上不封顶。” 太叔常沉默片刻,显然也知道林大宝是在胡扯。他再度催促:“赶紧走吧。这里确实非常危险。” 林大宝想了想,皱眉道:“好不容易来到这里,结果空手回去不太好吧?” 他运转体内的巫皇真气,缓缓走上通往青铜棺的台阶。林大宝这时才发现,这具青铜棺与自己在天柱山影视城见到的有些不太一样。那具青铜棺庄严肃穆,有一种母仪天下的威严。但是这具青铜棺却没有这种磅礴大气,反而显得有些阴鸷诡谲。 “难道说青铜棺不止一座?” 林大宝脑海中浮起这个疑惑。两座青铜棺上的纹理也不太一样。林大宝记得天柱山影视城的青铜棺雕刻着月亮与凤凰,彰显太阴地位。而这具青铜棺上是一条骊龙。骊龙口中含珠,凝而不发。 太叔常的声音再度响起来:“快走吧。这里确实有点不太对劲。” “行!” 林大宝当机立断,从台阶上一跃而下。正在这时,他看到凌霄宝殿上面悬着一把剑鞘。剑鞘中长剑已经消失不见。但这把剑鞘依旧散发着磅礴威压。林大宝甚至可以感知到剑鞘中残留的剑气依旧可以贯穿星河。 “等等。” 林大宝对太叔常沉声说道。他身体高高跃起,向那柄剑鞘抓去。没想到剑鞘上荡出一道波纹,将林大宝轰然击飞。林大宝身体往后踉跄了几步,这才堪堪站稳身体。 太叔常急急道:“你不要命了?这柄剑鞘明显是用来镇压这具青铜棺的。你把剑鞘取走,搞不好会弄出大事来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没有说话。如果他猜得没错,这把剑鞘与天柱山那柄青铜长剑刚好是一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者会分离。 不过太叔常说的没错。他隐隐之中也感觉到剑鞘中的剑气垂落下来,正好笼罩在青铜棺上。从剑气的指向来看,确实是用来镇压青铜棺的。只是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在这道凌厉剑气的包围下破阵而出的。 这道剑气十分内敛,但是隐隐间却又露出磅礴杀意,似乎可以摧毁一切。饶是林大宝都无法明白,这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是如何糅合在一起的。 相比起来,林大宝甚至觉得自己感悟出的惊世一剑简直就是垃圾。惊世一剑使林大宝在宗师境界就可以越级击杀道境高手,剑意已经极为逆天。但是在眼下这道剑气面前,惊世一剑几乎破绽百出。剑鞘中的剑气哪怕是分出一缕,都可以瞬间镇压惊世一剑几百次。 林大宝不由自主施展出惊世一剑。在剑鞘剑意的磨练之下,林大宝的惊世一剑也趋于成熟。就仿佛是一块质地极佳的材料,此时终于开始被打磨,锤炼,铸造成趁手兵器。 太叔常见状也是皱起了眉头,喃喃道:“竟然在这种时候感悟剑气?还真有这么不怕死的。” 蟠龙驾驭奥特曼玩具,也从玉扳指中飞了出来。他声音有些颤抖,对太叔常说道:“我有种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在天王殿的时候,就经常可以感知到这里会爆发出很强的威压。这股威压非常暴虐恐怖,连天王殿都无法承受。” 太叔常略一沉吟,沉思道:“现在林大宝处于感悟剑意的关键时刻。这种机会对他来说可遇而不可求。我们能撑多久撑多久,尽量护他周全。如果实在不行,再唤醒他离开。” 蟠龙点点头:“好。” “我们现在跟林大宝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大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如果想要出去复活,千万不要留手。” 太叔常又叮嘱了两句。蟠龙点点头:“我知道的。不管是谁来,我都啵死他。” 两具奥特曼玩具悬浮在林大宝面前,一前一后守着林大宝。林大宝身体虽然一动不动,但是周身上下剑气纵横交错,牵引着周围灵气也暴动起来。太叔常虽然只有神识存活,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到这股剑意对神识的刺激。 “咚。” “咚咚!” 正在这时,两人同时听到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