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破阵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破阵

龟田一和上前捡起地上的匕首。他挥挥手,一名手下马上拔出腰间的武士刀走上前来。龟田一和屏住呼吸,手中匕首对准武士刀狠狠斩下。一道寒芒掠过,武士刀应声断成两截。 “好锋利的匕首!” 饶是龟田一和都露出惊讶神情。那名忍者是宗师上忍,携带的武士刀名为雪村正,是难得一见的上品。没想到这柄看似不起眼的匕首居然轻而易举就将武士刀斩断。 见到雪村正被斩断,这名忍者也是露出肉疼神情。龟田一和将匕首抛给他,淡淡道:“既然破军先生发话了,大家就各自动手吧。能不能拿到趁手兵器,全凭自己实力。” 龟田一和声音落下,几名忍者马上冲上前去。有人骤然出手,向阵法中一道流光抓去。这道流光比其他的都要略大一些,里面赫然包裹着一把黑色长剑。 他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就抓到了那把长剑。他脸上露出笑意,想要缩手将长剑从阵法中拉出来。 没想到长剑竟然被固定在阵法之中。饶是他全力出手,长剑几乎纹丝不动。下一秒,长剑中更是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吸力,将他整个人往阵法中拉去。 “不好!” 这名忍者心中大惊,连忙往后退去。但是这股吸力瞬间摧毁了他体内的灵气防御,甚至冻结了他体内的灵气流转。这名忍者身体不由自主往阵法中移动,几乎整只手臂已经被吸了进去。 阵法中剑光纵横交错,足以将一切都绞杀成粉末。他的手臂节节寸断,一寸一寸被阵法吞没。 “咻!” 一道刀光凭空出现,斩向这名忍者的右臂。忍者惨叫一声,右臂应声而断,被吸入阵法之中。阵法中的剑光瞬间爆发,将右臂彻底磨灭。 “啊!” 这名忍者抱着自己的肩膀惨叫起来。龟田一和扫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不自量力。华夏国有句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们身为上忍,连这点定力都没有?” “大人,我错了。” 这名忍者连连倒吸凉气,咬牙退到一旁。颂帕善见状冷笑一声,讥讽道:“如果你们倭国忍者只有这种实力,还是趁早离开吧。” 龟田一和眼皮微抬,淡淡道:“看来颂帕善大师有其他好办法?既然这样,请大师先来。” “哼!” 颂帕善冷哼一声,朝身后手下打了个手势。对方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来到颂帕善身后叽里呱啦说了几句。 颂帕善脸色不善,手中拐杖重重杵在地上。台阶上的地砖顿时四分五裂。 这名手下这才脸色凝重点点头。他一咬牙,缓缓走到阵法前面。阵法中无数流光呼啸而过,令人眼花缭乱。他眼睛死死盯着这些流光,突然怒吼一声猛然出手。 他出手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就抓到了那道流光。流光散尽,里面居然是一面盾牌。盾牌上花纹繁复,一圈一圈镌刻在盾牌之上。 很显然,这些复杂的花纹肯定是威力不小的阵法。 “好东西!” 旁边几人见到这面盾牌,忍不住羡慕出声。港城遗迹中危险重重,这种防御性的武器反而是最实用的。 龟田一和冷冷道:“抓住了又如何。能拿出来再说。” 他话音刚落,盾牌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那名婆罗沙门人往阵法中移动。众人原以为他会极力对抗这股吸力,没想到他竟然不退反进,主动往阵法中钻去。 众人大惊:“他要做什么?” 密密麻麻的蛊虫从他身体中钻出来,瞬间便将那面盾牌包裹起来。阵法中光华流转,不停将那些蛊虫磨灭。但是又有更多的蛊虫爬出来,推着盾牌往外飞去。 “去!” 这名婆罗沙门人怒吼一声,一拳砸在盾牌上。盾牌“嗡嗡嗡”震动起来,终于从阵法中钻了出来。 而那名婆罗沙门人却被阵法中数道流光击中,逐渐化为虚无。 “哐当。” 盾牌落在地上,慢慢滚到颂帕善脚步。颂帕善捡起盾牌,放在地上。他举起手中的龙头拐杖,对着盾牌狠狠砸下。盾牌上出现一道无形波纹,将这股力量消弭于无形之中。 “好强的防御。” 见到这一幕,就连龟田一和等人都露出了羡慕神情。刚刚颂帕善虽然没有动用全力,但是至少也有宗师境界修为。而这面盾牌竟然可以轻松卸除所有力量,堪称逆天。 注意到龟田一和等人赤裸裸的目光,颂帕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他捡起盾牌,缓缓说道:“不怕死,尽管来。” 他肩头那条毒蛇苏醒,呼呼吐着蛇信。毒蛇的狭长的眼睛由黑转红,看起来十分诡异。 “颂帕善大师言重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破军缓缓开口说道:“这些只不过是外围杀阵中的普通装备而已。真正的好东西都在凌霄宝殿之中。诸位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该不会就这样满足了?” 颂帕善和龟田一和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阴鸷笑容。龟田一和更是皮笑肉不笑,说道:“破军先生说的对。但是凌霄宝殿被阵法保护。如同不破开这道阵法,如何能进入?” “我试过这道阵法的威力。单单以我们道境修为,确实很难破开。但如同我们三方联手,同时攻击阵眼的话,应该可以将阵法撕开一道口子。到时候我们大家趁机进入就可以了。” 破军来到阵法前面,突然伸手刺入阵法之中。虽然破军的动作,阵法运转竟然变得缓慢起来。就好像精密的齿轮中卡进了一颗螺丝钉,从而使整座机器运转停滞。 阵法中那些急速飞舞的兵器也放慢速度。下一秒,所有兵器都调转方向,对着破军的右手轰然砸下。 破军的手指拨动,如同在弹钢琴。他手指跳动的速度极快,令人眼花缭乱。这些兵器轰然而至,竟然没有一件击中破军。 颂帕善和龟田一和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出震惊神色。单单从破军此时暴露出来的实力来看,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一个人。 破军很快收回手,轻描淡写说道:“我只能支撑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需要你们两位出手。这样我才有足够的时间来破除阵法。”